首页 >> 社科关注 >> 社科院社科联 >> 社科新闻
“如何化解平台经济与数字零工之间的矛盾”庆五一专家座谈会暨第二十九期民盟上海法制沙龙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召开
2021年05月21日 16: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查建国 夏立 陈炼 字号
2021年05月21日 16: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查建国 夏立 陈炼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参加“如何化解平台经济与数字零工之间的矛盾”庆五一专家座谈会暨第二十九期民盟上海法制沙龙嘉宾合影 照片由主办方提供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查建国 夏立 陈炼)近日,上海社科院绿色数字化发展研究中心与民盟上海市委法制委员会联合主办,上海社科院图书馆协办的“如何化解平台经济与数字零工之间的矛盾”庆五一专家座谈会暨第二十九期民盟上海法制沙龙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召开。

  活动旨在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提出的“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明确平台企业劳动保护责任”等重要指示精神,推动有效化解中国数字平台巨头与平台劳动者之间劳资矛盾的步伐。

  推动中国平台经济进一步健康发展

  上海社科院副院长、上海市人大代表王振研究员,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常委、民盟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复旦大学教授丁光宏,全国人大代表、民建上海市委副主委张兆安研究员,上海市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委员、民盟上海市委副主委、法制委主任厉明律师,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市邮区中心局邮件接发员柴闪闪,上海社科院绿色数字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李易教授,《新民晚报》副总编辑、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原副院长裘正义,民盟上海市委法制委副主任、上海市政协常委陆敬波律师,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福利保险处处长杨永华,新华社上海分社经济部主任何欣荣等专家学者出席座谈会并发言。

  王振在致辞中简要介绍了当前世界范围内平台经济和数字零工的发展现状与趋势。在讲到数字零工时,他认为,有些劳动者一人打几份工,不仅身体辛苦,还面临着“工伤”“意外”等诸多不确定因素。各级政府和主管部门要用机制性的办法来解决可能出现的职业伤害问题,给劳动者提供基本的权益保障。在当今数字社会,数字零工需要得到切实的保障与支持、关切和关怀,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带着坚韧与奋斗,坚定地走向充满希望的未来。

  厉明在致辞中提出,平台经济的确是个新事物,给民众日程生活带来了巨大改变和诸多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法律问题和负面影响。

  建立健全零工经济劳动保障体制

  李易以“共享经济·平台经济·零工经济”为题作发言。他认为,在人类历史上,“共享”“平台”“零工”并非新概念,使之真正上升为新经济形态的关键底座是日渐成熟的信息通信技术。根据研究发现,当前零工经济仰赖的所谓创新模式,其实就是通过将公司的劳动力重新分类为独立承包商,通过消减劳动保障福利降低用工成本。显而易见,这对用工企业及其背后资本来说是有利的,但却不利于社会文明的发展。可见劳务关系和劳动关系的一字之差,让劳动者所能获得的法律保护产生巨大差异。而我国现有关于劳动者的各种保障体制,基本都以劳动关系的建立作为前提。只要不被认定为劳动关系,灵活就业者基本就无法获得有力的权益保障。未来,相信我们能在这些政策的制定方面可以做得更快更好。

  张兆安在点评发言中认为,为农民和工人发声,正是中国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天职与本分。“经济”必须兼顾商业效益和社会效益,在数字时代,越来越多的新经济企业家们试图利用所谓共享经济、平台经济、零工经济来规避现有的法律法规。不管用工方式发生什么样的变化,终归要符合现有的法律法规,新“经济”也要明晰基本的劳资关系,保障劳动者的基本权益。他认为,劳动最光荣,知识分子也是劳动者,善待其他劳动者理所当然。

  丁光宏表示,近年来,聚焦消费的中国数字经济,确实在全世界独领风骚。我们中国人的基因里有两个字——勤奋。正是因为中国人骨子里勤奋的基因,有这样一个优良传统,所以造就了我们对工作的执着,同时也造就了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还造就了现在数字平台寡头对这种勤奋的透支。平台经济亦是如此,如果没有节制没有约束,扩张的越快死亡的越快。所以,必须要有监管、法律法规、基本准则。让外卖骑手、快递小哥、网约车司机,这些辛苦劳动的工友们得到保障。我们应明确,保障他们的劳动者权益就是在保护平台经济,我们亟需从法律层面维护中国平台经济的健康发展。为此,围绕平台经济与数字零工的矛盾,专家学者应该多研讨多探索,循序渐进。

  何欣荣表示,近年来一直在关注新职业青年发展问题,而这个问题和数字零工有非常大的重合度。尽管数字零工赚钱不少,但是普遍很焦虑。主要担忧两个问题,一是劳动每天简单重复,没什么专业技能的积累,反而不如农民和泥瓦匠;二是一旦无人机、无人车成熟之后,该何去何从。这些人一旦下岗该怎么生存,既没有传统保障体系支撑,又没有专业技能积累,这也会给政府和社会带来极大挑战。不过,何欣荣也认为,尽管当前情况严重,但是他对前景并不悲观,因为政府已经在加强监管,学术界舆论界对平台经济本质的辨识也在不断加强,在这种合力之下,数字零工的明天会越来越好。

  明确平台经济的社保缴费义务

  会上,柴闪闪通过视频连线以“平台经济的社保缴费义务”为题发言。作为一线劳动者,柴闪闪坦言,身边有很多快递小哥、外卖骑手,似乎这已是农民进城务工首选过渡职业。这种用工模式给劳动者带来了不少的困惑。目前的平台经济普遍利用众包模式来模糊劳动关系,劳动者一旦碰到意外,想获取应有的劳动保障就有难度。他还提到了参保难问题,像北上广深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数字零工基本上都是外地人、农村人,现有社保制度使他们想参保但是无处可保,按照规定,没有稳定的工作单位就没办法参加社保。

  杨永华表示,针对平台经济劳动者的职业伤害保障制度,即针对新就业形态的社保制度建设,国家已经有顶层设计,有明确时间表。在就业方面,无论是什么形式的就业都需要实现高质量就业,尽管高质量就业目前还没有标准,高质量就业一定会有社会保障的就业。

  关于数字零工权益保障的法律短板及其应对

  陆敬波的发言主题是“关于数字零工权益保障的法律短板及其应对的几点思考”。围绕数字零工的劳动者权益保障失衡,陆敬波重点谈了劳动报酬的问题、工作时间问题、劳动保护问题、职业伤害保险问题、职业培训问题、救济渠道缺失问题。他认为,我们要补齐法律短板,就要从平台用工弱从属、弱保障的矫正做起,资本和社会要承认这种弱从属、弱保障的新型法律关系,法律短板的补齐,必须要通过立法来解决。

  裘正义在总结性评议时表示,劳资矛盾存在很大的风险,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不是极端个别问题,它存在结构性、系统性的风险。对上海社科院这样的国家智库来说,关于社会风险的预判及评估,是一个很必要也很重要的课题。总之,通过这次非常有价值的研讨,期待以后可以更聚焦一点、更深入一点,把这个话题讲得更深、更透,真正使得我们在新经济中走出我们自己的道路。

  王振作全场总结性发言呼吁,专家学者及媒体记者应持续关注平台经济和数字零工之间的矛盾问题,为积极推动平台经济健康发展持续建言献策,砥砺前行。

 

 

作者简介

姓名:查建国 夏立 陈炼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