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际综合 >> 综合新闻
钱穆自称做学问无师授 从诵读唐宋名家古文入门
2014年04月29日 23:49 来源:深圳商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业师钱穆宾四先生相当喜欢《选集》一类的书,当然也要编选者有眼光有识见。钱师自言做学问无师授,乃是从诵读唐宋(韩愈、欧阳修、王安石)等诸家古文入门。

关键词:做学问;钱穆;古文;标点;江南大学

作者简介:

  业师钱穆宾四先生相当喜欢《选集》一类的书,当然也要编选者有眼光有识见。好选集可让读者得益多。钱师自言做学问无师授,乃是从诵读唐宋(韩愈、欧阳修、王安石)等诸家古文入门。亦即是说,钱师颇喜姚鼐的《古文辞类纂》、曾文正的《经史百家杂钞》和《十八家诗钞》等选集。他曾要我从上述选集中先逐家逐家来读,如有对某几家特别喜爱的,再去找其全集来读。读诗亦然,亦可先取《十八家诗钞》逐家读,即使不能全读十八家,拣十家八家亦可,不求速,不求多,每天只读三两首即可,如此始可细味咀嚼而有所得。

  钱师早年曾读起,有意想编选上述一类选集。1947年时,上海正中书局委托钱师编选一部书,就是从《四部备要》中选出一百种古籍,再加以新标点出版发行,以便国人易读易藏。

  钱师自抗战后期,在从山东迁到四川的齐鲁大学任教。并在1944年秋至1946年夏于四川大学兼课。此一时期,洪廷彦君在川大于1944年秋曾修读了钱师开的《中国政治制度史》。抗战胜利后,钱师于1947年夏应聘为无锡江南大学文学院院长。同年9月,钱师致函正想找工作的洪廷彦君。同时并聘请多位青年学者担任此一百种书的新标点工作。钱师想起抗战时期跟随他读大学或研究所的那批青年学子,来参加圈点工作。员工薪酬及书籍供应由正中书局负责。钱师先与江南大学章渊若校长商妥,拨多两间毗邻大学图书馆的房间,作为上述人员的宿舍。洪廷彦和吴佩兰(后钱师改名沛澜)为钱师最先邀请的两位,其他尚有魏宗海、钱树棠、郦家驹及吴昌汉等多位。

  选出一百种古籍定名《四部选粹》

  钱师当初拟选出准备标点的一百种古籍定名为《四部选粹》。此书单包括文、史、哲重要典籍,据洪廷彦君所说,并无佛学书籍入选。不过钱师曾说:“初步先这样选择。还可再斟酌。章学诚说:‘年轻时下工夫多读些书,中年以后杂务干扰,难得有很多时间专心读书。’你们标点这些书,会有很大好处,不忙随便写文章。”此后他们圈点时,遇有疑处,由钱师为之决定。

  同时,为了办好江南大学的文学院,钱师特别着重要建一良好的图书馆。章校长亦赞同这提议,遂聘请王庸(以中)先生担任江南大学图书馆主任。王庸先生曾在抗战前担任北平图书馆主任。他熟悉古书版本。钱师为了方便标点古籍,也安排王庸先生同住在图书馆的小楼,方便这批年轻人向他随时请教。

  事实上,钱师在香港新亚于九龙土瓜湾建校时,也特重图书馆,把图书馆建成差不多有足球场那么大(连藏书库)。而自己的校长办公室却附设在教务处内的一角,占地面积100多平方英尺而已。因此使美方的文教基金如雅礼协会及哈佛燕京学社等大受感动。农圃道一期校舍落成后,接着马上动工天光道的二期校舍。

  因火车很挤钱师空手站到苏州

  再说《四部选粹》。要从众多的四部丛书中拣出来,真不知从何选起。现在由钱师来精选一百种加以新标点,作为人人必读书,让爱好中华学术文化的国人可以节省莫大的时间与精力,真是功德无量。钱师在参与创办江南大学时期,全国民间的生活,普遍十分清苦。

  由于江南大学是私人创办,财力比公立差,教职员薪酬亦较低。因此王庸馆长在1948年秋辞职到无锡国学专修馆任教,并在某中学兼课以增加收入。此时期钱师亦有去该馆讲课。为《四部选粹》做评点工作的几位青年学者,魏宗海和吴沛澜去了某中学任教;钱树棠则自1947年10月起带着负责标点的《资治通鉴》,去了县立女中任教。只剩下洪廷彦和郦家驹两位陪伴着钱师仍在荣巷。洪君又常为家务事常回南京老家。更糟的是,正中书局于1949年1月决定停止《四部选粹》的标点工作,并将全部图书运回上海。1月31日钱师与洪君同车离开无锡,因火车很挤,钱师是空手站着到苏州;洪君则回到上海。同年4月1日,钱师应华侨大学王淑陶校长邀请到广州任教,钱师事先还约见了洪廷彦君,并为他安排在无锡任教中学。

  可惜没把一百种书单留下来

  钱师应邀到华侨大学还有一段插曲。本来是早一年王淑陶校长于1948年春函邀钱师担任文学院院长的。钱师亦同意准备赴穗的,但由于章渊若校长辞职,江大董事会坚决挽留钱师,笔者见当年钱师致王校长函谓:“江大坚决挽留,穆为桑梓关系,又此校新创,本学期校长去职,人事方面极度不安。穆若匆遽离去,恐对学校前途有甚不利之影响。只有暂时勉留,而对尊处则万分负疚,事出无奈,敢祈谅恕……前蒙以文学院长一席相邀,穆若果南来,谨愿担任课务。兹既不获如愿,承教之期,急切未能把握。尊处为穆安排之课务及职名,万恳另觅替人,以免遗误失约之罪。如蒙宽宥,一俟下年此间得有交代,荷不弃绝。当再南来,藉赎内疚,万一尊处仍盼穆于本期到校者,穆仍当在此告假,以短期讲课之性质前来,如何之处,统乞明示。”此后钱师是否在1948年间前往华侨大学作短期讲课,已无材料可稽。惟可确知者,则是钱师确于1949年4月1日离苏州到穗华大赴任。

  很遗憾地,在钱师主持下的《四部选粹》的新标点工作,竟因经济问题在工作一年多后停办了。可惜的是钱师和这五六位青年学者没有把这一百种书单留下来。吴沛澜只记下了分派她圈点的《王荆公全集》一种;还有,钱树棠君则由1947年10月起负责标点《资治通鉴》。其他可查的便是洪廷彦君所记下的30余种而已。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