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学术视角 >> 学术新闻
中国共产党推动中国百年政治变革取得的伟大成就
2021年07月26日 14:02 来源:《科学社会主义》2021年第3期 作者:杨柠聪 字号
2021年07月26日 14:02
来源:《科学社会主义》2021年第3期 作者:杨柠聪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中国共产党推动中国政治变革历经百年,不但赓续了近代先贤救国、兴国、强国的遗志,使中华民族不断接近伟大复兴目标,而且构筑了独具优势的政治制度,实现了对苏东及资本主义国家政治变革的超越;不但突破了西方主导的政治发展模式、"东方从属于西方"的世界政治格局,使黑格尔、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得到终结,而且为世界政治发展提供了新的方案,为人类政治文明作出了伟大贡献。

  关键词:百年世界变局;中国共产党100周年;政治变革;

  近代中国遭遇“数千年未有之强敌”,面临“数千年未有之变局”,是西方工业文明赶超东方农业文明,迫使“东方从属于西方”这一世界变局的必然结果。面对变局,中国共产党人主动肩负民族复兴重任,在各个时期不断推进中国政治变革,创造了兼具中国特色和世界意义的政治文明。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之际,回顾其推动中国政治变革取得的伟大成就,对深入理解我们党对中国及世界政治发展的重要贡献不无裨益。

  一、赓续了近代先贤救国、兴国、强国的遗志,使中华民族不断接近伟大复兴目标

  救国、兴国、强国不仅是经济、科学、技术问题,还是关系国家生存、发展、复兴的政治问题。从封建体制内的技术救国、政治救国到完全推翻封建制度的政治变革,近代先贤的救亡兴国运动经历了漫长的探索过程。毛泽东指出,“一百多年以来,我们的先人以不屈不挠的斗争反对内外压迫者,……其中包括伟大的中国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在内。我们的先人指示我们,叫我们完成他们的遗志”。[1]

  中国共产党人继承了孙中山等先贤的遗志,在革命、建设、改革过程中将其不断推进。孙中山的遗志简言之就是三民主义的彻底实现,祖国河山的完全统一,以及振兴中华,与欧美各国并驾齐驱的愿望落实。1949年毛泽东在给宋庆龄的信中写道,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中山先生遗志迄今始告实现”[1]。中国共产党不但完成了孙中山的民主革命事业,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而且将民主革命推向社会主义革命,促成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变革,开启了兴国、强国的新征程。改革开放后,党和国家领导人在纪念孙中山诞辰时表示,仍要坚持孙中山的遗志,将祖国统一、社会发展、国家繁荣同中山先生的爱国主义、“开放主义”以及革命夙愿结合起来,开创新的事业。[2]经过几代中国共产党人的努力,孙中山的革命遗志、《建国方略》中的现代化构想、与西方诸国并驾齐驱的理想都在中国共产党推进中国政治变革的进程中逐步实现了。

  当然,孙中山的宏愿也是一切近代先贤的遗志,新时代的中国共产党人正进一步完成这些遗志。正如习近平所说,我们要“把孙中山先生等一切革命先辈”、“近代以来一切仁人志士”“为之奋斗的伟大事业继续推向前进”。[2]可以告慰他们的是,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和能力将这些事业推向前进,不断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

  二、构筑了独具优势的政治制度,实现了对苏东及资本主义国家政治变革的超越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百年政治变革,除了要实现救国、兴国、强国以外,还要建立一套完善的政治制度实现“治国”。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共产党借古鉴今,建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这些制度包括:人民代表大会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基本政治制度。与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相比,它独具优势和特色。

  首先,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多党竞争的民主制度相比,更能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如果中国简单引入西方竞争性民主,反而会导致不公正的结果。邓小平指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资产阶级议会制度不同,它可以避免内部分裂,以及“打架”的“麻烦”,它的“益处很大,很有助于国家的兴旺发达”[3]。

  其次,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具有总揽全局、协调各方、形成合力的优点。相较资本主义两党制、多党制“互相倾轧”的特点,以及相互竞争且不代表人民利益的缺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及政治协商制度更能团结力量,维护人民利益。另外,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不是反对党和在野党,它是协助政权运营,有权对中国共产党进行监督的参政党,这种制度可以避免西方两党、多党对抗引起的社会撕裂,以及政权更迭引起的政治失稳风险。

  再者,解决民族问题,中国采取的是“民族区域自治的制度……这个制度比较好,适合中国的情况”[3]。因为相较于民族沙文主义,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把少数民族当成大家庭的一员,这种多民族共同发展的模式,更能维护祖国统一,增进民族团结。而中国的基层自治制度则有助于培养群众政治参与的意识和能力,增强人民民主的广泛性和真实性。当然,中国的监察制度、司法制度、宗教制度都为中国政治发展奠定基础,在不同领域发挥作用。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变革及其建立的政治制度,帮助中国在世界“大动荡”“大变革”时期保持了稳定和发展,并在一定意义上实现了超越。与战后的欧洲共产党相比,中国共产党不仅在政治变革中扩大了阶级基础,而且通过各种制度与各个阶层建立了牢靠的政治联系。再相较苏东国家在政治变革中放弃党的领导、放弃社会主义,走向亡党亡国的教训,中国共产党则通过不断地改革和调整,避免了停滞和崩溃。又观中东国家的民主化改革,已经不是民有民治的田园诗,反而变成了一种混乱的无序民主,它不仅没有使国家繁荣,反而沦为困扰社会乃至国家的文明危机。再观民主化改革的“模范”美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民主权利的过度行使非但没有实现“治国”,反而变为了对善治原则的破坏,对公共权威的削弱,以及整个社会的持续对抗。而在改革开放后渐进稳妥的政治变革和民主发展进程中,中国共产党不仅变乱为治,巩固了执政地位,还破除了“中国崩溃论”、“中国西化论”,通过有序民主和稳定发展实现了对苏东及西方资本主义政治变革的超越。

  三、突破了西方主导的政治发展模式,以及“东方从属于西方”的世界政治格局,使黑格尔、福山的“历史终结论”终结

  近代以来,中国开始被迫适应西方主导的政治发展模式。在苏东剧变之后,有的西方学者甚至认为西方主导的世界将永久延续,中国将会重蹈苏联的覆辙,在政治变革中发展成为西方式的国家。这种思维在上个世纪有一定的市场,但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今天,应当改变了。

  首先,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其意识里从来没有想要在政治变革中从属于任何国家及其政治模式。习近平指出,“在工业革命发生前的几千年里,中国……一直走在世界的第一方阵”[4]。黑格尔也承认,世界历史是从东方向西方发展的,而“历史真正的源头在中国”,尽管他宣称世界历史在欧洲终结。[5]许多西方学者也认为,工业革命以前的世界就是“以中国为中心的”,“说中国处于今天美国、西欧的地位,而欧洲处于今天摩洛哥的地位一点也不夸张。”[6]因此,基于传统古国、大国的基因,近代以来的中国政治变革都没有完全走西化的道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变革更是如此。从某种角度讲,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变革基于共产主义伟大目标,它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社会主义现代化更为相关,它背负的更多的是中国的历史印记。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推动中国政治变革至少是要与欧美并驾齐驱,而不是在政治上处于边缘或从属地位。而要达到这样的目的,中国共产党也意识到必须通过政治变革开辟自己的政治发展道路,并将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在解决技术“卡脖子”的同时解决话语“卡脖子”难题。而纵观横览中国共产党在政治变革进程中开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仅解决了中国的政治发展难题,而且突破了西方主导的政治发展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其次,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百年政治变革释放了巨大的发展活力,改变了中国积贫积弱的形象,使今天的中国跻身世界大国、强国之列;而中国的崛起也改变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使“东方从属于西方”的世界政治格局发生历史性转变。另外,新时代中国已经从近代国际政治的边缘者、受压迫者成为如今国际事务的重要参与者、领导者,从全球化的被动参与者成为全球化的主要推动者,从全球公共产品的搭车者转变为提供者。“如果说自1978年以来,世界带给中国的改变要大大多于中国带给世界的改变,那么这种进程将很快发生逆转———中国带给世界的改变将远远多于世界带给中国的改变。”[7]因此,随着中国在政治变革中不断崛起,“东方从属于西方”的世界政治格局也会被打破。关于东西方关系的讨论有很多,有学者认为,文艺复兴以前是西方从属于东方,而资本主义国家的第一次科技革命则在世界历史上第一次改变了这一历史格局;但在西方文明衰落,中华文明崛起的今天,“东方从属于西方的历史”就“宣告终结了”[8]。而“东方从属于西方”的历史终结,是中国共产党对近代以来不平等的世界政治格局的重要突破,这对发展中及落后国家摆脱“中心—边缘”“主导—从属”的国际关系具有启示意义。

  最后,随着西方主导的政治模式以及“东方从属于西方”的政治格局被中国打破,黑格尔和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得到了终结。也就是说,两个世纪以来,先是西欧,然后是美国主导世界政治制度的情形,首先在东方中国改变了;带有欧洲中心主义色彩的黑格尔“历史终结论”,也在当今世界变局下终结了。在西方资本主义深陷经济政治社会泥沼,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焕发生机活力的今天,福山的历史终结论也被终结了。福山在“其新著《出乎预料》中也不得不承认中国社会主义的崛起,‘历史终结论’并不完善,西方自由民主并不是人类进化的终点”[9]。

  四、为世界政治的发展提供新的方案,为人类政治文明作出伟大贡献

  “在西方国家占主导地位两个多世纪之后,历史的‘接力棒’正传向东方———尤其是中国。”[7]那么,中国在通过政治变革逐渐强大之后该如何作为,这是全世界都关心的问题。有的担心中国掉入“修昔底德陷阱”,或者像欧美鼎盛时期那样,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世界。然而,这都是对中国的误读。中国崛起是重获以前失去的国际地位,而不是从他国攫取利益。而几代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均表示,中国的政治变革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并且会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10]

  中国共产党在推动中国政治变革的百年进程中,对人类政治文明作出的贡献,概括地说,就是“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11]

  第一,中国提供了不同于西方政治现代化道路的经典范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政治变革没有“言必称希腊”,走西化的道路;没有与自己优秀的历史传统割裂,而是既保留优势又克服缺点式的发展;没有像某些政党一样严重依赖西方来构建自己的现代化;没有在现代化过程中丧失领导力量和话语权,导致亡党亡国。不仅如此,中国共产党主导的政治变革取得了巨大成功,在国内享有非常高的声望和支持率。而这些经验为落后国家提供了一个有别于西方的发展路径,同时为他们的不发达问题提供了合理解释。

  第二,如果说马克思主义为东方落后国家或者发达国家的政治变革提供了共产主义革命方案,列宁主义为落后国家提供了社会主义建设方案的话,那么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则为落后国家或民族提供了既保持独立又推动社会发展的可行方案。这种既保持独立又实现发展的方案,更加强调与西方中心主义“脱钩”,突出自主性和自我性,而非依附性和边缘性。我们知道,那些曾经遭受帝国主义压迫的国家,即使推行欧美资本主义道路,也难以实现现代化,因为西方会踢掉“上升的梯子”。因此,保持政治独立并借鉴吸收的方法是中国提供给落后国家实现发展的可取路径。

  第三,为人类政治发展贡献中国智慧。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特色政治变革道路将逐步消解以西方为中心的国际秩序,引发国际政治变革。未来政治怎么发展,中国既提供了前两点经验,也提供了解决国际政治发展问题的智慧,比如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进全球治理现代化等。如今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写入联合国宪章,这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发展思想在全世界得到了高度认可,未来影响世界政治走向的合力必然有一部分来自中国。

  综上,中国共产党在推动中国政治变革的百年里,不但赓续了近代先贤的遗志,使中国不断走向富强和复兴,而且突破了西方主导的政治格局,为落后国家提供了新的政治模式,对人类政治文明产生深远影响。而中国的政治发展模式“不仅优于英美积极推崇的新自由主义模式,而且优于自18世纪资本主义现代化以来欧美开创的发展道路”[9]。特别是次贷危机及新冠疫情中的“美国模式”遭受重大质疑以后,中国模式就更具吸引力。中国模式将巨大的人口规模、强有力的负责政府、稳定的社会形势和高速的经济增长相结合,为世界提供了全新经验,而这些经验无疑是中国共产党对人类政治发展的重要贡献。

 

    (作者单位:重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注释:

  [1](2)《毛泽东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344、237页。

  [2](3)(4)《习近平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6年11月11日。

  [3](5)(6)《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20、257页。

  [4](7)《习近平在布鲁日欧洲学院的演讲》,《人民日报》2014年4月2日。

  [5](8)[德]黑格尔:《黑格尔历史哲学》,九州出版社2011年版,第219页。

  [6](9) Robert K.G.Temple,The Chinese Scientific Genius,The Courier,1988,p.20.

  [7](10)(13)[英]马丁·雅克:《当中国统治世界:西方世界的衰落和中国的崛起》,中信出版社2010年版,第XXV、XXIII页。

  [8](11)王义桅:《世界是通的:“一带一路”的逻辑》,商务印书馆2016年版,第38页。

  [9](12)(16)冯颜利:《金融危机以来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新进展与启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52、239页。

  [10](14)《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习近平总书记中外记者见面会讲话启示》,《人民日报》2017年11月14日。

  [11](15)《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13页。

作者简介

姓名:杨柠聪 工作单位:重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