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学术视角 >> 学术新闻
学者:做学问需将对真理的探求放在第一位
2016年04月12日 07:52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程念祺 字号

内容摘要:若能将对真理的探求放在第一位,那无论做哪一种事业都必然廓然大公坊间一则戏说,谓汉唐读书人以天下为花园,明清读书人以花园为天下。大体上说,汉唐读书人的胸襟,确乎要比明清读书人开阔得多。读书人若以花园为天下,其实已容不得天下。说起来,明朝的读书人,虽有“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文学努力,却弥补不了他们与汉唐读书人在胸襟上的差距。他可不是什么读书人,但那个时代读书人以天下为花园的精神气质,显然也感染到了他。与明清时代的读书人不同,宋代的读书人,立志要越过汉唐,直接回到遥远的古代,重新开出一个“内圣外王”的上古三代。说到汉唐与明清读书人的天下和花园,就有人戏言当下的读书人,以三室一厅为天下。

关键词:读书人;天下;胸襟;花园;重合;学问;王阳明;政治地位;横流;孔子

作者简介:

    为天下还是为名利做学问 

 

  在中国封建社会,由于缺乏规矩和法制,人与人、私与公之间,总是存在大片重合的地带。人们对利益的追求,在这些重合地带互相激荡冲突。人欲横流而不可遏制,读书人自难免各以其政治地位和背景攫取利益。在这样的过程中,读书人的天下意识,自然而然就越来越淡化了

  把学问看得比天大,以天下为课题自是题中之意。反之,以学问为“禄利之途”,难免以课题为天下,无实事求是之心,而有哗众取宠之意。如今,天下越来越大、越来越丰富,许多利国利民的事都要人去做。若能将对真理的探求放在第一位,那无论做哪一种事业都必然廓然大公

  坊间一则戏说,谓汉唐读书人以天下为花园,明清读书人以花园为天下。戏说像漫画,能抓住对象的主要特征。大体上说,汉唐读书人的胸襟,确乎要比明清读书人开阔得多。读书人,有怎样的志向,就有怎样的胸襟。儒者以天下为己任,胸襟自然非常开阔。

  读书人若以花园为天下,其实已容不得天下。说起来,明朝的读书人,虽有“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文学努力,却弥补不了他们与汉唐读书人在胸襟上的差距。汉朝司马迁,受了宫刑,能忍辱含垢,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精神著作《史记》;唐朝李商隐,仕途困厄,却有着“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这样的超然豁达,都与当时读书人以天下为己任的风气有关。这样的胸襟,怎不令人景仰?

  由读书人的胸襟所形成的风气,是很有影响力的。跟司马迁同时代的霍去病,是皇亲国戚,打匈奴立了战功,汉武帝给他盖了很大的宅子,却不肯去瞧一眼,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他可不是什么读书人,但那个时代读书人以天下为花园的精神气质,显然也感染到了他。

  然而,较之先秦的读书人,汉唐读书人的胸襟,又有所不如。“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孔子具有丰富的古代文化知识、极高的艺术造诣和深邃的历史洞察力。面对浩荡水势,孔子的表达是沉静而悠然的。所道出的,不仅仅是对自然力的感叹,更有对历史沧桑的感悟,有一种深刻、苍凉、雄浑而磅礴浩荡的力量。相比之下,唐人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写得声势浩荡。但除了对于强大自然力的描绘之外,更多的寄托是个人的狂放和感伤,与孔子不在同一境界上。

  所以,后来就有诗人以“人定胜天”的信念,责令李白改诗句:“黄河之水手中来!”在时代的变迁中,新时代诗人显然觉得“手中来”比“天上来”更显得诗情、浪漫和有力量。艺术境界的高低,若非臻于极境,见仁见智的余地,可说是无边无涯的。然而,对于《川上》,即便如毛泽东这样的伟大诗人和领袖,在横渡长江“极目楚天”、抒发雄心壮志时,也还是要借用一番。这是大家所熟悉的。

  与明清时代的读书人不同,宋代的读书人,立志要越过汉唐,直接回到遥远的古代,重新开出一个“内圣外王”的上古三代。所以,宋代出现了一些精神气质上颇有圣人气象的读书人。如张载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真是胸襟浩荡!在这样的精神鼓励和引领下,宋代的读书人志在“新民”,教天下人去私,想在克制人的私欲方面找到一条通途,以达致“存天理,灭人欲”的理想世界。但“人欲横流”的世道之下,仅仅依靠思想上、精神上的说教,又如何能挽狂澜于既倒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