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学术视角 >> 学术新闻
古代神话砥砺当代“追梦”精神
2015年10月18日 10:00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胡中行 字号

内容摘要:核心观点:神话实际上就是中华民族的童年之梦。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古代神话散发着奇光异彩,其中如祖先与天奋斗与地奋斗的伟大精神、坚韧不拔百折不回的可贵品性等精神内涵,正激励当代中国人勇敢追梦,走向未来。

关键词:神话;嫦娥;祖先;品性;中华民族

作者简介:

  核心观点:神话实际上就是中华民族的童年之梦。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古代神话散发着奇光异彩,其中如祖先与天奋斗与地奋斗的伟大精神、坚韧不拔百折不回的可贵品性等精神内涵,正激励当代中国人勇敢追梦,走向未来。

 

  中国梦,是朴实无华的梦,是催人奋发的梦。我认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只有古代神话与之最为契合。为什么?因为神话实际上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童年之梦。而童年是最纯洁无瑕的,所以我要提出“神话无糟粕”的观念。后来的诸子百家,乃至于各种传统思想文化,都是良莠并存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是我们必须要做的工作。而神话中的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故事,都是一股正能量。我们可以放心地从中吸取营养,以利于我们实现伟大的梦想。

  大家都知道,“神话”一词,源自希腊语,意为“远古时代关于神的故事”。马克思曾经说过,神话是人类童年的产物。如果用这样的定义来衡量,那么要把《封神演义》、《西游记》等古代神魔小说当做神话,显然是不合适的。但是,由于“神话”是外来的而不是我们民族文化中所固有的概念,因此,我们在具体使用这个概念时并不是很严格。新版《辞海》在做了如同上述的严格释义之后,写道:“历代创作中,模拟神话,假借传说中的神来反映或讽喻现实的作品,通常也称神话。”可见在我国,神话有着狭义和广义的区别。

  今天我想说的,当然是严格意义上的中国古代神话。此类神话“绝不是纯意识和心理的活动,而是客观现实和生活斗争的反映。”(游国恩《中国文学史》)从中我们可以深切地体会到我们的祖先与天奋斗与地奋斗的伟大精神。比如《精卫填海》:“又北二百里,曰发鸠之山,其上多柘木(桑树),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头有花纹),白喙(白色的嘴),赤足(红色的爪),名曰精卫,其鸣自詨(自己叫自己)。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填塞)于东海。漳水出焉,东流注于河。”(《山海经》)这则神话在复仇的表象背后,体现的是一种坚韧不拔、百折不回的可贵品性。而这种品性,在实现中国人梦想的进程中是多么的重要。

  再比如《嫦娥奔月》,这则神话讲得十分简略,给人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对嫦娥的评价,也经历了漫长的由贬到褒的过程。我国把自己制造的探月卫星叫做“嫦娥X号”,可说是对嫦娥这位神话人物的彻底平反。把嫦娥尊为探月的先驱,既贴切又意义深远。因为大胆探索,正是这则神话的基本精神,而这种精神也正是当代中国发展强大所不可或缺的。

  又比如 《羿射九日》,这则神话显得与众不同。与崇拜太阳的习惯心理相反,羿射九日反映的却是对太阳的厌恶。这种心理又是在怎样的现实基础上产生的呢?“在我国古代有些部族或氏族,因生活于干旱的西部地区,长期受炎热之苦而把太阳当做恶神或反对者之神。”(朱天顺 《中国古代宗教初探》)这种解释是有道理的,因为后羿在神统上是属于黄帝一系,而黄帝族正是由我国西北地区“入主”中原的。所以说,西北地区炎热干旱的气候就是产生这则神话的客观条件。有趣的是,羿射九日而不是射十日,终于没有使天下变得漆黑一团,可见我们的祖先即使在创作神话时,也没有离开客观现实的基本点。可以说,我国的西北地区是中华民族的发祥之地,历史上最强大的朝代西汉盛唐,便是植根于此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