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疫情反显自由旅行价值
2021年09月26日 07: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悠然 字号
2021年09月26日 07: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悠然

内容摘要: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各国旅游业受到严重打击,许多地方尚未解除旅行禁令或继续执行非常严格的旅行限制措施。这令我们怀念能够自由旅行的时光,也促使我们思索旅行的意义。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各国旅游业受到严重打击,许多地方尚未解除旅行禁令或继续执行非常严格的旅行限制措施。这令我们怀念能够自由旅行的时光,也促使我们思索旅行的意义。

旅行激发创造力

  许多作家、艺术家和思想家都谈到过旅行的益处。西班牙裔美国哲学家、诗人乔治·桑塔亚那(George Santayana)曾说,“有谁思考过旅行的哲学?这种思考或许是值得的。如果生活不是一种运动形式,不是在一个陌生世界中的一段旅程,生活又是什么?”美国作家欧内斯特·海明威许多作品的灵感,就源于他旅居西班牙和法国的经历。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在《憨人国外旅游记》中写到,旅行专治偏见、顽固和心胸狭窄。墨西哥裔美国作家桑德拉·希斯内罗丝(Sandra Cisnero)在幼年时期,随家人频繁往返于美国和墨西哥之间,旅居经历、身份和文化的交叉重叠对她的文学创作产生了巨大影响,“墨西哥总是带给我汹涌的创造力”。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领导力与伦理学教授亚当·加林斯基(Adam Galinsky)和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组织行为学副教授弗雷德里克·戈达尔(Frédéric Godart)等人合作的一项研究,考察了全球270家高级时装公司连续11年的产品创意评分以及公司创意总监的经历,并通过理论模型解释了企业管理者海外工作经历的三个维度(广度、深度、文化距离)对企业创意创新表现的预测能力。他们发现,聘用具有海外工作经历的创意总监,其品牌创意评分较高。

旅行增强认知能力

  近些年的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研究显示,创造力与神经可塑性(neuroplasticity)相关。神经可塑性指的是大脑神经元和神经网络在新信息、感官刺激、损伤等因素作用下可能发生改变。在旅行环境中,声音、气息、食物的味道、人们所讲的语言都是陌生的,这会“激活”不同的神经突触,提振精神。美国摩根州立大学语言学教授米尔福德·A. 杰里迈亚(Milford A. Jeremiah)提出,在旅行中,大量信息经由视觉和听觉通道被传送至大脑,人们可以通过改变物理环境并记录下所听所见来激发思考。加林斯基认为,“陌生的经历增强认知灵活性、思想的深度和综合性,这些是在不同的(事物)形式之间建立起深刻联系所需的能力”。认知灵活性指思维不同想法之间“跳跃”的能力,是创造力的关键要素。

  关于文化位移(cultural displacement)的心理学研究,将抵达旅行目的地的最初一段时间称为“蜜月期”,旅行者在这一时期陶醉于新鲜的景色和风土人情,感到强烈的欣喜、兴奋。“‘新来者’常常心态开放、充满好奇,准备迎接面前的一切。他们不作判断,压抑轻微的不快,聚焦于好事”,美国天普大学旅游与酒店管理系副教授伊薇特·赖辛格(Yvette Reisinger)在《国际旅行:文化与行为》一书中描绘了这种“蜜月期”心理。在文化冲击(cultural shock)真正“袭来”之前,“蜜月期”是接触不同背景的人、了解新事物的好时机。加林斯基表示,跨文化旅行可将人们从自己的“文化泡泡”中拉出来,增进普遍信任。

  新的社会联系能够对人们如何分类整理不一致的信息产生影响。根据英国杜伦大学心理学系教授理查德·克里斯普(Richard Crisp)等人的研究,与新群体的认知和情感联系,能够使旅行者拓展自我定义,培养在各种认知策略和语义范畴之间切换的能力,以及将相互冲突的不同理念整合起来的技能,最终扩大自己的“创意基地”。

  去往多语言地区旅行,还可能产生超越语言交际的效果。挪威奥斯陆大学应用语言学教授阿内塔·帕瓦兰科(Aneta Pavlenko)等人认为,在多语言环境中,语言选择和态度与政治制度、权力关系、语言意识形态、对话者对自己和他人身份的看法密不可分。神经语言学研究显示,多语言使用可使特定大脑区域含氧量上升、更加活跃,并对更高阶的认知功能有益,如注意范围、注意力强度、多任务处理能力等。

再思旅行的意义

  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副教授罗伯特·辛纳布林克(Robert Sinnerbrink)谈到,旅行在文学和艺术中一向被视为具有转化性的人生经历,旅行使人见识到多种多样的世界,也更加了解自己。对相较熟悉的环境,旅行还是一个测试和挑战自我的机会。旅行能否使人变得更好?哲学家对此看法不一。尼采认为,人们不应相信任何不是在开放空间内和自由移动过程中产生的想法,蒙田说,“人应该随时穿好靴子准备离开”。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则批判旅行的热情,在他看来,“灵魂不是旅人;智者必须待在家里”。

  对学术人员来说,旅行不仅可以启迪心智,还提供了开展合作和获得直接经验的机会。美国普渡大学农业与生物工程助理教授莫希特·沃玛(Mohit Verma)表示,大学教授完全不旅行,就会错过对外介绍自己的研究、建立人际网络的机会,而这些对科研工作来说十分重要。

  波多黎各大学马亚圭斯分校教授杰弗里·赫利希-梅拉(Jeffrey Herlihy-Mera)谈道,旅行有助于破除错误假设、以新的模式组织记忆和信息、提升创造力、建立新的人际关系,对学术职业有重要的促进作用。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而不得不实行社交隔离期间,我们不禁思考,远程办公是否也能引发新问题?是否在某种意义上隔绝了知识?抑或知识的生产和交流转向其他形式?疫情迫使许多学术活动在线上开展,但在疫情平息、恢复常态后,旅行应成为一种活跃文化和智力生活的哲学,一种在新框架下测试已有知识的方法,一种对“居家”自我和思想进行批评审视的途径。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王悠然 

 

作者简介

姓名:王悠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