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老萨”,我的芬兰朋友
2021年09月24日 12: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广瑞 字号
2021年09月24日 12: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广瑞

内容摘要:“老萨”是芬兰人,本名叫汉努·萨拉瓦拉(Hannu Salovaara)。我俩相识于1994年,到现在已经有27年了。接触时间长了,觉得他的姓氏叫起来有些拗口,我就给他起了个别名“老萨”,没想到他很喜欢这个中国名字,简单响亮,于是大家就这样一直叫起来了。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老萨”(左三)与我接受媒体采访 作者/供图

  “老萨”是芬兰人,本名叫汉努·萨拉瓦拉(Hannu Salovaara)。我俩相识于1994年,到现在已经有27年了。接触时间长了,觉得他的姓氏叫起来有些拗口,我就给他起了个别名“老萨”,没想到他很喜欢这个中国名字,简单响亮,于是大家就这样一直叫起来了。

  我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与芬兰科学院学术交流协议签订后首批执行协议的访芬学者。那个年代,中芬两国学者交流很少,无论是社会科学还是旅游领域,彼此知之甚少。当时在出访前提交的交流计划中,只提及城市和大学名字,本没有具体的行程安排。当然,芬方对首次接待来自中国的学者非常重视,要开个好头,于是我一到赫尔辛基入住酒店之后,对方马上就和我讨论未来一周的工作日程。很显然,主要是想尽早知道我的要求好做安排。不过,芬兰科学院负责安排行程的秘书透露给我一个信息,说芬兰旅游发展中心负责人非常想见我,并表示会根据我的要求安排好交流活动,我非常高兴地同意了。访问芬兰旅游局和哈嘎旅游学院是事先确认的首访活动,访问旅游发展中心就确定在那两个活动之后。

深海垂钓专家“老萨”和他的猎物 作者/供图

  到达赫尔辛基后的第三天清早,一辆汽车准时开到我下榻的旅馆门口,从车上下来的就是我特别期待的芬兰旅游发展中心的董事长老萨,他个子高,脸盘大,是典型的北欧人,然而,他那大嗓门,笑声爽朗,还真不像芬兰人。由于历史原因和环境的影响,造就了芬兰人坚韧内向的性格,面对陌生人不苟言笑,显得冷漠而腼腆。我怀着困惑不解的心情到了他的办公室,可心里却一直在琢磨下面的戏如何开场。

  老萨告诉我,芬兰政府非常关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的变化,特别是旅游发展的速度与潜力,未来芬兰和中国在旅游业发展方面有着很好的合作前景。以前彼此之间联系很少,缺乏了解,因此他非常珍惜这次机会,希望通过这次交流,探索未来旅游合作的途径和方式。他还对我说,“既然你来到我们国家,想了解什么,有什么要求,请直接告诉我,我们芬兰是个小国,什么事情都好办”。如此直白而热情的欢迎方式,让我喜出望外。的确,后来几天在赫尔辛基活动的安排,几乎都是老萨他们提议和帮助联系确定的。我离开芬兰前,老萨还专门组织了一次小型座谈会,邀请芬兰旅游局、赫尔辛基旅游局和芬兰最大的旅游企业哈嘎旅游集团(Haaga Group)以及所属旅游学院负责人参加,又请我介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和中国旅游发展的重要政策。看来老萨对这次交流很满意,他神秘地告诉我,他正在申请一个项目,愿意在中芬旅游合作方面开个好头。在老萨的帮助下,这次考察活动非常成功,回国后,我写了两万多字的芬兰旅游考察报告和专题报告,部分内容在《中国旅游报》等媒体上发表。

  其实,老萨临别时透露的那个神秘信息,就是要开启中国和芬兰旅游合作项目。通过芬兰政府,他的旅游发展中心向欧盟申请了一个援助发展中国家的基金项目——“中国黄山水源保护的规划”的编制。因为他们事先得到信息,黄山已被中国政府确定为重点旅游区。按照欧盟当时对基金项目的要求,只针对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援助项目是技术而非商业性的,所需费用由欧盟提供,项目由欧盟国家专业人员执行,根据受援方的实际要求,可以附加专业报告和培训项目。在这个项目上,老萨的确费了很大心思,他在遴选国内合作伙伴时,特别增加了旅游开发专家和教育机构。旅游发展中心为这个项目花了两年时间,他亲自到黄山考察过5次,同时,借这一机会,他还拜访了国家和地方旅游管理部门以及大型旅游企业,几次安排黄山旅游局的领导和专业人员到芬兰实地考察和交流,最后除提交了规定的黄山水源保护规划报告外,另外还编制了黄山旅游发展和人才培养的专项规划和实施方案。这个项目应当是黄山政府首次得到海外专家咨询的项目,为黄山旅游景区水源和生态保护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并为黄山与欧盟国家旅游培训打开了大门,该项目得到了欧盟和芬兰政府的认可。我虽然不能作为成员参与他的项目,但在这个项目过程中与国内相关部门的协调发挥了东道主作用,这也是他最需要的。项目完成后,他正式聘请我为芬兰旅游发展中心的特别顾问,也是唯一的海外顾问专家。

  1995年,老萨又给了我一个惊喜。为庆祝年度“世界旅游日”活动,他和芬兰旅游局一起组织了一次规模盛大的国际论坛,邀请芬兰政府旅游主管部门、旅游企业负责人和旅游学术界、教育界的专家出席,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秘书长弗朗加利、欧盟旅游委员会代表以及邻邦旅游界人士和中国驻赫尔辛基大使作为嘉宾出席论坛,而这次论坛的主题是“中国旅游”。无论是在芬兰还是在欧洲,这样一个以中国旅游为主题的大规模、高规格的论坛实属首次。在这次论坛上,我作为欧洲以外唯一的嘉宾作了主题演讲。更使我感到意外的是,论坛在赫尔辛基会议中心举行时,楼前的旗杆上悬挂了中国国旗,而论坛资料包装盒的封面竟然使用的是中文。老萨作为承办方做得如此用心我非常感动。论坛结束后,芬兰旅游局专门办了个小型招待会,邀请芬兰哈嘎旅游集团董事长和哈嘎旅游学院院长出席,除表示感谢外,还商讨了今后两国旅游合作的具体方案,会上指定芬兰旅游发展中心作为芬方代表做出安排。芬方表示,虽然当时两国旅游交流规模还不大,但为了未来的发展,双方要以扩大学术交流为起点,先从简单易行的项目入手,打好政府与业界旅游合作的基础。

  从那以后,作为顾问,老萨几乎每年至少邀请我访问一次芬兰,安排不同地区进行实地考察和参加相关活动,选择不同的主题与中心的研究人员进行探讨。199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成立,我任主任,遂正式与芬兰旅游发展中心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并聘请老萨作为我们中心的学术顾问,使双方的合作更加常规化。在后来的岁月里,我们帮助芬兰旅游发展中心为联合国发展计划署编制了《图们江旅游发展规划》,共同协助北京和天津市旅游局与赫尔辛基市旅游局互访和举办旅游说明会,参与芬兰航空公司成立75周年和中芬通航10周年在北京的庆祝活动,帮助芬兰旅游局在北京开设旅游办事处和年度圣诞节活动,邀请芬兰专家参与我们中心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编制旅游发展规划,以及开展哈嘎旅游学院与北京旅游学院的培训合作、中芬旅游研究生交流活动等,这些活动对中芬两国的旅游交流与合作产生了积极效果。值得说明的是,鉴于我们旅游研究中心不是独立法人,没有经济预算,因此,在这些交流活动中,中方到芬方考察的费用均由芬方负责,而芬方人员在中国的活动,除咨询服务项目外,其费用主要是芬方筹措。我每每谈及此事,老萨总是说,“这是应当的,我们也是受益者,都是为了我们国家之间的旅游发展”。

  至于我们与老萨的个人友谊则始于学术交流,个中故事几天几夜也讲不完。记得1997年香港回归当天,他正好在北京,早早地在长城饭店顶楼餐厅预定了价格不菲的座位,约我和他一起深夜观看交接仪式,举杯庆祝。2009年国庆节后我访问芬兰,给他带去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阅兵式的光盘。那时他住在乡间第二住宅,观看时高兴得简直像个孩子。第二天专门把周围几个邻居请到他家观看光盘,一边看一边给大家解释。后来他曾告诉我,他们村的人大都看过光盘,他成了当地的大名人,有关中国的事都跑来和他打听。等后来我再到他乡间住宅做客时,他带我拜访他的邻居们,还请来了当地记者采访了我们俩,一起讲述中国故事。老萨一直赞赏我提议给芬兰旅游局的一句广告词:“中国和芬兰并不遥远,中间只隔了一个国家。”在朋友眼里,距离总是很短的。

  回想起大半辈子的学术生涯,我最高兴的是有了很多国际学术交流的机会,结识了很多朋友。我觉得学术交流绝不是单向的知识索取,而是双向的信息奉献。学术交流不是一锤子买卖,学者间更需要交朋友,国内国外都一样。友情的基础是相互信任,开诚布公,虽然观点认识可有不同,但能彼此尊重、关照和理解,只有这样,友谊才能长存不断。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张广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