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教学科研为何两难
2020年03月31日 09: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马秋丽 字号
关键词:教学;科研;传统理念;职称评聘;机制体制

内容摘要:重科研轻教学是国内外高校普遍存在,且长期未能得到有效解决的老大难问题。高校教师对待教学与科研的方式通常有四种:重科研轻教学、重教学轻科研、教学科研并重、教学科研均不重视。科研强、教学强是高校教师成长的目标和努力的方向,但不能兼顾时,多数教师倾向于把更多时间与精力投入科研。为什么优先选择科研而不是教学?

关键词:教学;科研;传统理念;职称评聘;机制体制

作者简介:

  重科研轻教学是国内外高校普遍存在,且长期未能得到有效解决的老大难问题。高校教师对待教学与科研的方式通常有四种:重科研轻教学、重教学轻科研、教学科研并重、教学科研均不重视。科研强、教学强是高校教师成长的目标和努力的方向,但不能兼顾时,多数教师倾向于把更多时间与精力投入科研。为什么优先选择科研而不是教学?

  传统理念对教学与科研的理解,引导高校教师在价值认知和行为选择上更倾向于科研。传统理念认为,教学与科研有如下差异。第一,未知与已知的差异。科学研究的根本宗旨和任务在于探索未知、发现新知,使人类认识和把握事物本质及规律,并利用规律为人类发展服务。教学在总体上指向已知,向学生传授已有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依然是高校的主要任务。这些科学知识和技能对学生来说是未知的,但对教师和科研工作者而言却是已知的。第二,好奇心与责任心的差异,科研与教学活动的内在驱动力不同。科学研究和科学发现主要受内在好奇心与求知欲驱动,而教学则受外在的任务要求和工作责任心驱使。从心理学角度来看,与直接源于好奇心驱动的科研活动相比,来自使命感与责任心驱动的教学活动,需要活动者时刻付出更为坚定的意志努力,其动力显然不如好奇心内驱力那样自觉自愿、持久强大。

  职称评聘长期以科研为重,导致高校教师重科研轻教学。职称评聘是指挥棒,引导大学教师的行为选择。高校职称评审条件中,论文及论文等级、科研项目及项目等级,科研经费,学术专著是硬性规定,一个都不能少。职称评定中的教学要求,最终只体现在完成一定的教学工作量。由于职称评聘条件的牵引,科研项目、科研经费、科研成果和论文等级成为学校和教师关注的重点,教学不受教师的重视,沦为“良心活”成为事实。这样的职称评聘政策对承担繁重教学任务,尤其是从事公共课教学的老师并不友好。公共课教师教学任务量大、教学投入多,在耕种教学“公家田”同时,容易荒掉科研“自留地”。教学投入仅仅说明完成了教学任务,在职称评聘对科研硬性条件要求栏目中,填不上任何“好看”的数字,因此在职称评聘中处于劣势。熬夜甚至通宵做科研是高校教师的工作常态。做科研虽然辛苦,但可以收获职称晋升、学术认同、学术声誉、工资收入增长等。

  评价机制与激励机制使高校教师重科研轻教学。高校对科研的评价相对客观清晰,而对教学的评价则难以量化。一方面,科研评价标准客观清晰,能很好刻画教师的学术成长。学界公认的院士、长江学者、杰青等不同学术称号、高校教师职称的不同层次,学术成果评审和奖励的各种级别、科研论文大小不同的影响因子,科研课题不同层面的立项、学术出版物或刊物的不同等级等评价标准,是高校教师自我认同和获得学界认同的客观依据。另一方面,衡量教学进步和成就的标准,多数只能定性描述和说明,难以衡量教师的成长。最能体现教师劳动价值的学生成才人数与教师及其教学并非一一对应,从而不能真正体现教师教学水平。

  教学与科研投入的收益对教师的激励作用存在显著差异。从科研与教学投入与收益的效果来看,教学和人才培养的周期长,成果见效慢,显示度低;科研投入相对见效快,显示度高,其投入很快就能产出回报;从影响范围来看,教学成就的效应范围多局限于学院内部、学校内部,科研成就的溢出效应范围则多是国内外专业同行。教学获得的各种各样的荣誉等级、教学集体荣誉称号、建设项目等,难以与院士、长江学者、杰青等学术称号相抗衡。

  各种大学排行榜对学术指标的重视,是高校教师重科研轻教学的深层根源。国内外高校长期存在的重科研轻教学问题与各种世界大学排行榜密切相关。国际上比较著名的排行榜有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告世界大学排行榜(US.NEWS,始于1983年)、泰晤士世界大学排行榜(TIMES,1993年)、上海交大世界大学学术排行榜(ARWU,2003年)及QS世界大学排名(2004年)、欧盟多维排行榜(U-Multirank,2011年)等。各个排行榜虽然各有侧重,但共同之处在于强调学术优势,更多地基于学术研究成果来进行大学位次排名。由于世界大学排行榜源于美英等国,所以主要是欧美大学评价标准。即便是上海交大的学术排行榜,也是基于对“我国名牌大学离世界一流大学有多远”的思考,极大程度参照了欧美标准,以国际可比的科研成果和学术表现作为主要指标。

  世界大学排行榜提供了外在的发展动力,排名位次意味着大学的声誉。越来越多的潜在入学学生和家长开始关注大学排行榜,接纳大学毕业生的机构、给大学提供捐赠的潜在社会机构和个人也在关注大学排行榜。高校提高排行榜的位置有利于吸引更优秀的教师和学生,巩固学校的地位和声誉,也有利于大学从更多渠道获得更多的办学资金。

  为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提升高校的国际排名位次和声誉,高校不得不按照世界大学排行榜的导向重视科研。于是,高校的办学水平似乎主要体现为科研项目数量多寡、科研经费的额度大小、获奖等级高低、研究生规模大小、论文的等级和影响因子上。但是排行榜对大学的导向形成了高校重科研轻教学的大环境,这种大环境反过来又进一步影响高校内部的职称评聘、各种评价激励政策,导致科研与教学的冲突与失衡。若想改变高校教师科研与教学失衡现象,我们必须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是否必须完全依照欧美标准建设中国大学,可否找到欧美标准与中国大学特色的契合点,探索与提出适合中国大学发展的评估标准体系。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威海))

 

作者简介

姓名:马秋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