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中日友好世代延绵 ——《辛亥革命与大陆浪人》读后
2020年03月30日 10: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章开沅 字号

内容摘要:我不是宿命论者,但我相信人生确实有某些缘分。我与日本宫崎家族就有缘分,看似偶然,实寓必然。我从小是个书迷,曾在父亲书房中看过中译本的《三十三年落花梦》。当时我已读过《隋唐演义》之类武侠小说,觉得宫崎滔天很像那充满浪漫色彩的虬髯客,对中国如此热心,仗义支援孙中山。长大以后研究辛亥革命,我更增进了对于宫崎滔天一家的了解。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我不是宿命论者,但我相信人生确实有某些缘分。我与日本宫崎家族就有缘分,看似偶然,实寓必然。我从小是个书迷,曾在父亲书房中看过中译本的《三十三年落花梦》。当时我已读过《隋唐演义》之类武侠小说,觉得宫崎滔天很像那充满浪漫色彩的虬髯客,对中国如此热心,仗义支援孙中山。长大以后研究辛亥革命,我更增进了对于宫崎滔天一家的了解。

  1966年我被借调到北京,参与筹备纪念孙中山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工作。有一天外事部门突然打来电话,说是宫崎家世民与龙介在机场候机回国,临行前想与我见面,有所商谈。我立即乘车前往,但不幸路途堵塞,及至赶到机场,飞机已经起飞,可说是失之交臂。至今我还弄不清他们为什么要与我见面,很可能是有若干历史文献打算捐赠。因为我负责这方面的征集工作,联系面比较广泛,连“四大寇”中尤列的儿子都从加拿大来信给我。不久,“文革”爆发,十年蹉跎,根本未曾想过能与宫崎家族成员相遇。

  但是在1978年春,黄兴遗腹女德华与丈夫薛君度回国探亲,约我一同前往长沙看望其长兄一欧。正巧一欧住院疗养,热情畅谈辛亥前旅日往事,提及曾寄居宫崎家。其时滔天经济异常困窘,靠演唱“浪花节”为生,宁可让自己的儿女吃粗粮,也要保证一欧吃大米。说到深情之处,老人泣不成声,但临别时又兴致勃勃地摹仿滔天演唱“浪花节”片断,这又重新唤醒了我对宫崎家族的敬重与痴迷。

  不久,日中友协(正统)奈良县本部名誉会长北山康夫教授来我校访问,他也是辛亥革命研究者,并且对宫崎滔天有浓厚兴趣,回国后托专人把自己珍藏多年的滔天主编的《革命评论》赠送给我。我深受感动,立即在《人民日报》发表《只教文章点点血 流作樱花一片红——宫崎滔天与中日友谊》,初步给以介绍。文章篇幅很短,未想到却引发日本学界与宫崎家族的注意。

  1979年深秋,我有幸应邀访问日本,在东京大学田中正俊教授引导下参观东洋文库,顺便复制了宫崎滔天与梅屋庄吉档案文献两套缩微胶卷。随即又访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小野川秀美教授虽已退休,但仍然邀我深夜长谈,详细介绍1970年以来编辑出版《宫崎滔天全集》的经过,并赠送一套(共5卷)。同时也介绍了上村希美雄、渡边京二、麦田静雄等学者对于宫崎滔天及其家族的研究论著,建议我与他们加强联络。随后狭间直树教授又陪同我前往熊本参观滔天故居(已作为孙中山纪念馆)与宫崎家墓,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日本民间学术团体“滔天会”密切关注我的熊本之行。1980年春,滔天孙女蕗苳在藤井升三教授陪同下率团前来华中师范大学与我恳谈,并参观武汉辛亥革命遗址。我与蕗苳一见如故,从此成为海外知己,共同推动中日友好文化交流,特别是对于宫崎兄弟的研究。

  万事齐备,只缺东风。东风者何?人也。当时我招的第一批研究生中大多是学英语,连我自己也不通日语,手头这一大批日文资料难以利用。幸好其中赵军尚有日语基础,是他知难而进,毅然选定“大陆浪人与辛亥革命”作为研究方向。当时师范院校经费支绌,连缩微胶卷阅读器都没有。他只有用电筒和纸盒制作自己的“土阅读器”,勉强辨认这些宝贵资料。皇天不负苦心人,1981年10月,他居然写成第一篇论文《试论宫崎滔天与“支那革命主义”》,在纪念辛亥革命70周年国际学术会议上公开发表。由于视野广阔,资料翔实,条分缕析,阐析精审,赢得中外学者广泛好评,成为报刊比较看重的辛亥革命研究者的年轻俊彦。

  最为令人感动的是,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岛田虔次、狭间直树诸教授及时支援,我们才有可能送赵军到日本进一步深入研究这个课题。人文科学研究所从一开始就把我当作“自己人”(竹内实语),狭间直树家宴时,甚至让他的小儿子高呼“章开沅先生万岁”。赵军去后受到这些前辈无微不至的关怀,他们从生活安排、语言训练到攻读必要课程,都做了周密安排,花费的精力甚至超过自己的学生。当然,赵军也没有辜负大家的热切期望,终于写成质量较高的博士学位论文,赢得中外学者的好评。此文在1991年曾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付梓问世,但美中不足的是误植之处较多,且未经作者亲自校阅,又作过较大删节。现经作者认真修订完善,想必能够成为传世佳作。

  作者离国多年,但仍极为热爱祖国,更为关心母校,经常为华中师范大学提供许多助力。特别重要的是,在他的热心联络下,我们不仅与宫崎家族保持将近30年的密切交往,而且还与梅屋庄吉的后裔成为海外知交,共同为中日文化交流作出重要贡献。为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宫崎滔天家藏文献》及时出版,梅屋庄吉遗存文物在武汉举办展览,都是我们共同营造的硕果。

  我很高兴地看到,不管国际风云如何变幻,在日本都有那么多朝野友好人士,始终努力维护日中友好,而且是一代又一代人相继崛起,谱写新的历史篇章。天寒岁暮,然而心潮澎湃,东亚繁荣,前程如锦,有厚望焉。

  2019年冬于武昌实斋。

  (本文系章开沅教授为赵军即将再版的《辛亥革命与大陆浪人》一书所作序言)

  (作者系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教授,曾任华中师范大学校长、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章开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