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当代拉美文学中的老年叙事
2018年11月15日 07: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玲 字号
关键词:小说;老年;爱情

内容摘要:对于同时拥有诸如亡灵节的土著文化和基督教文化的拉丁美洲而言,生命与死亡的界限本就没有那么明显,拉美作家对生老病死看得更为透彻,对衰老的描绘和思考往往戏谑多于严肃,讽刺之中见深意。2015)由住在养老院中的80岁的女主人公的回忆展开,老年、爱情和死亡是小说的三个主题。另一种则是老年持重的,女主人公与丈夫之间的爱情),让人不由得联想到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阿连德以女性特有的敏锐与智慧,诠释了老年和爱情的主题。还有一些作家认为时间是循环往复的,老年不过是新生和死亡之间的一个阶段,是通往新生的必由之路,因此对老年和死亡淡然处之。

关键词:小说;老年;爱情

作者简介:

  从某种意义上说,任何一部小说书写的都是时间的流逝,“变老”是所有故事的主题。作家或将变老与人生的终点相联系,表达对死亡的敬畏与恐惧;或将其视作一种新生,思考生命的终极意义。对于同时拥有诸如亡灵节的土著文化和基督教文化的拉丁美洲而言,生命与死亡的界限本就没有那么明显,拉美作家对生老病死看得更为透彻,对衰老的描绘和思考往往戏谑多于严肃,讽刺之中见深意。如果说“文学爆炸”时期的作品着眼于国家的悲剧性现实之下的家族兴衰、人生起伏,那么“爆炸后”的作品则更多展现的是衰老的个体对历史、对环境的无声抗争。

  英雄迟暮的伤感

  在关于老年的故事中,我们首先读出的是对衰老最初的意识和恐惧。

  加西亚·马尔克斯(1927—2014)《霍乱时期的爱情》(1985)的主人公弗洛伦蒂诺在一次对镜梳头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开始变老,因为他发现自己开始长得像父亲了。另一位主人公乌尔比诺医生在50岁时开始对自己各个内脏器官有了感觉,一个接一个地感觉到它们存在于自己体内。医生发现自己开始健忘时,便求助于写纸条来记忆,但到最后却忘记了各种纸条究竟想说什么。他会戴着眼镜却满屋子找眼镜;锁上门后又把钥匙转回来;看书时丢掉线索;对于最熟悉的人或事物,也常常忘记。《苦妓回忆录》(2004)中的主人公刚刚年过五旬,就发觉记忆里出现了空白。有时吃下两顿早饭,因为把第一顿忘记了;跟朋友重复讲着已经讲过的故事;打招呼时无法把别人的脸和名字对上号。

  或许真正可怕的并非衰老本身,而是失去尊严的生活。马尔克斯的另一部小说《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1961)中,等待养老金等了56年的上校,尽管日子窘迫,却依然执着地维护着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参加邻居的葬礼前郑重其事地整理着自己的衣着,连靴子缝里的土都擦得干干净净。瘦得皮包骨时,却仍旧保持着幽默:“我正打算把这把老骨头卖了呢。”小说结尾处,75岁的上校,面对绝望的妻子问他今后吃什么时,小说戛然截止在他的一句“吃屎”的回答上,让这位老人所有的愤懑、心酸和尊严升华到了极致。

  无独有偶,阿根廷女作家萨曼塔·齐维布林(1978— )的短篇小说《失速》(2009)里的男主人公,是从日常最简单的动作中察觉到衰老的:他的呼吸变得沉重,仿佛脊柱压到了肺部的某个地方;他在厨房活动时,扶着椅子和灶台才能站稳,需要时不时地停下来休息。他不由得对妻子感慨道:“你没看见我接个电话都会耽搁半天吗?开个门也是,还有端起一杯水,刷牙……这简直是苦难。”曾几何时,身为杂技演员的他可以在空中快速而敏捷地飞翔,此时却连简单的动作都感到吃力。最终,他预言了死亡:他感到自己正在失速。他说:“当一个人做不好自己最擅长的事情时,就要出事了。”说完,蹒跚几步,便倒地而亡。

  此外,可以窥见同样主题的还有墨西哥作家卡洛斯·富恩特斯(1928—2012)的《美国佬》(1985),小说以美国记者和作家安布罗斯·比尔斯为原型,讲述了其在70岁时毅然前往墨西哥,跟踪采访起义军首领潘丘·维拉,最后不知所终的故事。在阿根廷作家费德利科·法尔科(1977— )的短篇小说《树林风波》里,一位年轻时种下一片松林的老人为了求得一席栖身之所,急于把女儿嫁出去,表面上唯利是图的背后却是心酸和无奈。

作者简介

姓名:杨玲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