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论习近平关于文艺的系列论述及其历史意义
2020年05月02日 08:49 来源:《文艺理论》2019年11期 作者:张炯 字号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文论;辩证唯物史观;习近平关于文艺的论述

内容摘要:本文从中外文论、特别是马克思主义文论的渊源和当今时代发展的角度论述了习近平关于文艺的论述产生的思想和理论背景,阐明它对马克思主义文论的丰富和发展,并分五个方面详细阐释习近平关于文艺的论述的深刻内涵及其在辩证唯物史观的科学基础上如何更深入更全面地揭示了文艺的本质规律和社会主义文艺的态势与对策,从而成为指引我国文艺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时代走向高峰的光辉指南,其历史影响和意义十分深远,不仅产生普遍的指导作用,还促进马克思主义文论的中国化、现代化、大众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文论;辩证唯物史观;习近平关于文艺的论述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本文从中外文论、特别是马克思主义文论的渊源和当今时代发展的角度论述了习近平关于文艺的论述产生的思想和理论背景,阐明它对马克思主义文论的丰富和发展,并分五个方面详细阐释习近平关于文艺的论述的深刻内涵及其在辩证唯物史观的科学基础上如何更深入更全面地揭示了文艺的本质规律和社会主义文艺的态势与对策,从而成为指引我国文艺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时代走向高峰的光辉指南,其历史影响和意义十分深远,不仅产生普遍的指导作用,还促进马克思主义文论的中国化、现代化、大众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文论;辩证唯物史观;习近平关于文艺的论述

  作者简介:张炯,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习近平关于文艺的系列论述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有机组成部分,是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重要理论成果,也是迎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指引我国文艺担当时代号角,以人民为中心、攀登文艺高峰的光辉指南。它的产生不仅有深厚的历史和理论的根源,也具有学理创新的丰富理论内涵,其历史影响和深远意义,必将随着时代的前进,越来越被人们所广泛认识。

  作为具有五千年文明的古国,我国曾经创造了无数光辉灿烂的文艺珍品,其历史经验凝结于历代文论家的著作中,成为中华文化和人类文艺理论宝贵遗产的一部分。而马克思主义作为人类文化的结晶,它的创始人所奠定的文艺理论体系,就文艺本质、文艺创作、文艺功能、文艺生态、文艺发展、文艺批评所作的论述,不独涵盖许多国家、特别是西方文艺实践的历史经验,而且把它建立在辩证唯物史观的科学基础上,从而产生普遍的指导意义。我们知道,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对西方文艺都十分熟悉,广泛阅读过古希腊神话、史诗和西方历代名家的文艺作品,对文学艺术具有广博的涵养,他们的文艺理论观点又因根基于科学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从而深刻地揭示了文艺多方面的本质与规律。中国共产党人自从以马克思主义为思想武装,在中国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的伟大征程中,力求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于艰难曲折中开辟自己走向胜利的坦途。自五四新文化运动肇始,陈独秀倡导“文学革命论”,李大钊、毛泽东提出“平民文学”,到1920年代革命文学兴起和1930年代左翼文艺运动浪涛澎湃,以鲁迅、郭沫若、瞿秋白、茅盾等为代表的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文艺家就文艺的诸多问题与当时的非马克思主义论者展开了多次影响广泛的论争。直至1942年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总结了五四以来我国文艺实践、特别是革命文艺实践的经验和此前的论争,对文艺为什么人和如何为的根本问题,涉及文艺与人民、文艺与现实、文艺与革命、文艺创作中的普及与提高、世界观与创作方法、思想性与艺术性、创作与批评、歌颂光明与暴露黑暗、人性与阶级性等问题都提出系统性的见解,为马克思主义文论的中国化树立了首座光辉的里程碑,指引我国文艺工作者开辟了人民文艺的新时代。新中国建立初期,毛泽东又提出“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等发展文艺和学术的正确思想方针。但他后期的左倾主张,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发动,因偏离社会和文艺的规律,给我国文艺的发展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改革开放40年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领导人都在坚持毛泽东文艺思想正确原则的同时,大力纠正以往的左倾错误,引导我国文艺沿着符合文艺规律的健康大道前进。而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和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的重要讲话先后发表,更以其深刻总结我国文艺的新实践、新问题、新挑战,站在新时代的历史高度,为我国文艺走向高峰,提出系列的科学新见,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为马克思主义文论中国化树立了又一座里程碑。

  改革开放40年,我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世界格局也出现新的变动。我国由于放弃“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以实践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大力发展多种经济成分,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体制,从而迅速发展了生产力,使我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屹立于东方的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我国文艺也蒸蒸日上,获得前所未有的繁荣。但是,世界上的反社会主义势力,总力图通过各种途径和办法,阻扼我国的发展,妄图腐蚀和瓦解我国人民的社会主义意志和努力。在文艺战线上,由于这时期中外文化大规模的撞击,西方各种新的文艺思潮纷纷涌入,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思想艺术主张也冲击我国文坛。而市场经济唯利是图的属性在促进文艺繁荣的同时,也给文艺界带来粗制滥造、唯利媚俗等不利于文艺健康发展的负面影响。文艺创作在涌现许多优秀作品的同时,也产生某些思想性艺术性低下的乃至腐蚀人们精神境界的作品。这种情况下,我国文艺在新时代如何坚持为人民为社会主义服务,如何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审美需求,如何正确对待中外文艺的传统,如何坚持不懈地攀登思想和艺术的高峰,就不能不是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面临的历史性课题。习近平关于文艺的论述正是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文论,既充分重视我国文艺的优秀传统,也重视外国文艺的长处,以鲜明的科学的观点,针对我国文艺发展的新实践,深刻地阐明和回答了上述系列重大的课题。

  习近平关于文艺的论述内涵丰富,我体会至少论述了如下几个重要的方面:

  第一,文艺与历史时代的关系。

  习近平提出“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的命题,具有深厚的理论根据,是对文艺与时代关系的基于辩证唯物史观的重要论述,也是对我国当代文艺家提出的更高的要求。

  我国古代文论家刘勰在《文心雕龙》中指出,“时运交移,质文代变”。这种“文随代变”的认识蕴含着朴素唯物论的反映论的主张。因为,文艺与历史时代的关系实际就是文艺与人类变动不居的现实生活的关系。所谓时代,指的总是一定时空人类社会的历史态势,包含社会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的变化和特定时空的政治、文化、生态文明的变化,以及人们相应的社会关系、思想和情感的变化。因而,每个时代的所有这些变化都会反映到文艺创作中。但人们如果停留在这个认识上,而无视文艺作为人类的社会意识形态不但反映人的社会存在,还能反作用于社会存在,那就没有充分和全面地认识文艺的社会功能。马克思曾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说:“动物只是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建造,而人却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怎样处处都把内在的尺度运用到对象上去;因此,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①把“内在的尺度运用到对象上去”说的就是人的主体能动性的一个重要功能。后来在《费尔巴哈论纲》一文中,马克思又批评费尔巴哈的机械唯物论,指出被费尔巴哈忽略的人的能动性方面,反而在唯心论著作中有所论述。他说以往的哲学只是说明世界,而问题在于要改造世界。人类文明所以能发展到今天的高度,正得力于人的能动性和创造性。毛泽东在延安便要求文艺工作者与人民和时代相结合,以自己的作品鼓舞和推动人民群众去改变自己的环境。习近平总书记正是从辩证唯物主义出发,不但强调文艺源于社会现实生活,更指明文艺还能够反作用于社会生活,具有指引和推动时代前进的本质功能。所以他十分重视文艺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大作用,号召文艺要担当鼓舞和指引时代前进的号角。

  文艺所以能够有助于指引和推动时代前进,乃因文艺不仅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是传播文化的最有力的载体。文艺所包含的人类理想和思想导向从来对影响各民族精神、塑造各民族灵魂,鼓舞人们去改造世界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所以,习近平总书记说:“要改造国人的精神世界,首推文艺。举精神之旗、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园,都离不开文艺。”他认为,“揭示人类命运和民族前途是文艺工作者的追求。伟大的作品一定是对个体、民族、国家命运最深刻把握的作品。”“我国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全国各族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②这段大气磅礴的话语,正是前所未有地阐明了文艺在一定时代的文化建设和历史进步中的重要作用,也阐明了文艺作为时代号角的特殊性。

  正是从文艺担当时代号角的重要作用,习近平还要求文艺家认识当今时代与延安时期的区别,认识“大时代”与“小时代”的区别。他希望我们的作家艺术家要深入生活,了解客观事物的尺度,不但从细节上去把握时代的特色,更要从宏观上去认识时代,还要站在时代的高度,洞察历史发展的趋势,把握时代的走向,建构自己正确美好的理想。他指出,不能只看到“小时代”而不见大时代;不能只拘于“杯水风波”,而不见大河奔流。我们的文艺家对普通人固然要描写,对富于时代高度、体现历史走向的典型人物更要描写。他把文艺与时代趋势,与特定时代的历史任务相联系,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当今时代的历史趋势和使命来考察当代我国文艺的立足点。这就既高屋建瓴,又以辩证唯物史观把文艺与社会现实关系的论述置于科学基础上,从而更全面更深刻地揭示文艺的本质规律。正是从文艺应担当时代前进的号角的视点出发,他在讲话中不止一次强调文艺应大力塑造英雄人物的典型形象。因为英雄人物正是以自身的行为范例,率领群众服膺进步理想,鼓舞和指引时代前进的典型代表。

  第二,文艺与人民的关系。

  文艺与人民自古就具有密切的关系。人类最初的文学艺术,包括神话传说、原始舞蹈和岩画等都为劳动人民所创造。由于后来出现了阶级社会,广大劳动人民才不同程度地被剥夺了创造和享用文艺的权利。但民间文艺仍然广泛存在和发展。优秀的文艺家总是与人民保持一定的联系,从民间汲取创作的参照。随着人民革命的兴起和社会主义社会的诞生,以人类解放为奋斗目标的马克思主义,自然要把文艺与人民的关系作为文艺理论的基本问题。列宁曾提出艺术属于千千万万劳动人民的观点。毛泽东在延安更提出文艺必须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首先为工农兵服务的论述。他号召文艺家与广大人民群众相结合,向人民群众学习,从人民群众中汲取创作的源泉。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文艺的系列论述中所以重新把这个问题作为重点论述,提出文艺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方向,是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中曾出现某些不同程度地脱离人民群众的创作倾向与理论主张有着针对性的关系。他更加全面和深入地论述了这个问题。

  习近平指出,“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说,就是人民的文艺。”“人民既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的见证者,既是历史的‘剧中人’、也是历史的‘剧作者’。文艺要反映好人民心声,就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这是党对文艺战线提出的一项基本要求,也是决定我国文艺事业前途命运的关键。只有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真正做到了以人民为中心,文艺才能发挥最大正能量。”他说:“以人民为中心,就是要把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和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把人民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③

  无疑,这是基于文艺发展的历史规律的阐释,也是以辩证唯物史观对文艺与人民的关系作出的符合历史事实的阐释,更是中国共产党作为人民利益、人民解放的代表者对文艺工作者提出的科学要求和正气凛然的号召。

  习近平还以“人民需要文艺”、“文艺也需要人民”和“文艺要热爱人民”的不同视角,对文艺与人民的关系,联系时代作了更深入论述。他指出,“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民对包括文艺作品在内的文化产品的质量、品位、风格等的要求也更高了。文学、戏剧、电影、电视、音乐、舞蹈、美术、摄影、书法、曲艺、杂技以及民间文艺、群众文艺等各领域都要跟上时代发展、把握人民需求,以充沛的激情、生动的笔触、优美的旋律、感人的形象,创作生产出人民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让人民精神文化生活不断迈上新台阶”。④他不仅考虑我国人民的需要,还考虑到世界人民的需要。他说,“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他们想了解中国,想知道中国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想知道中国人对自然、对世界、对历史、对未来的看法,想知道中国人的喜怒哀乐,想知道中国历史传承、风俗习惯、民族特性等等。这些光靠正规的新闻发布、官方介绍是远远不够的,靠外国民众来中国亲自了解、亲身感受是很有限的。而文艺是最好的交流方式,在这方面可以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⑤因此他号召我国文艺工作者“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发中国精神、展现中国风貌,让外国民众通过欣赏中国作家艺术家的作品来深化对中国的认识、增进对中国的了解”。⑥这正是基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宏阔胸怀提出的新时代的要求。

  关于文艺需要人民,习近平首先指出文艺反映生活最重要的就是反映人民的生活,表达人民的心声。他说:“人民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一旦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人民的需要是文艺存在的根本价值所在。能不能搞出优秀作品,最根本的决定于是否能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他列举古今中外的许多名作,说明“文艺只有植根现实生活、紧跟时代潮流,才能发展繁荣;只有顺应人民意愿、反映人民关切,才能充满活力”。⑦所以,他进而要求文艺家深入人民的生活,真切地感受人民的喜怒哀乐。他告诫文艺家不能以自己的个人感受代替人民的感受,“而是要虚心向人民学习、向生活学习,从人民的伟大实践和丰富多彩的生活中汲取营养,不断进行生活和艺术的积累,不断进行美的发现和美的创造。要始终把人民的冷暖、人民的幸福放在心中,把人民的喜怒哀乐倾注在自己的笔端,讴歌奋斗人生,刻画最美人物,坚定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信心”。⑧

  讲到文艺要热爱人民时,他说:“有没有感情,对谁有感情,决定着文艺创作的命运。如果不爱人民,那就谈不上为人民创作。鲁迅就对人民充满了热爱,表露他这一心迹最有名的诗句就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文艺工作者要想有成就,就必须自觉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做人民的孺子牛。这是唯一正确的道路,也是作家艺术家最大的幸福。”他还说,“热爱人民不是一句口号,要有深刻的理性认识和具体的实践行动。对人民,要爱得真挚、爱得彻底、爱得持久,就要深深懂得人民是历史创造者的道理,深入群众、深入生活,诚心诚意做人民的小学生”。⑨

  上述基于人民的立场和需求,基于对文艺创作所以不朽乃根源于人民的深刻认识,基于对文艺创作中主客体互动规律的自觉把握的论述,只有真正热爱人民,曾经与人民融为一体的领导才能有如此深切的体会和见解!习近平既坚持马克思主义以人为本的原则,又如此细致、具体而微地阐述文艺与人民的关系,在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发展史上应属前所未有。

  第三,文艺与真善美的关系。

  习近平十分重视文艺的真善美品格,十分重视真善美对创造优秀作品的重要性。

  人类在历史实践过程中,因与客观的对象发生关系,包括因自己生命主体的能动性、创造性,不同程度地改造了对象,从而使对象成为人的对象,并丰富了人对自己和对事物的感觉与认知。从美的领域来说,无论是自然美,还是艺术美,它们的美质都是客观存在的。由于存在客观的美质,才培养和丰富了人对于美的感觉。而艺术美对自然美的反映,由于体现了人的能动性和创造性,就区别于自然美,如毛泽东曾指出,可能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因此就更带普遍性。而美又是与真善相联系的。文艺作品中的真,通常是指文艺家所创造的艺术形象世界的真实感。相对于现实生活而言,艺术真实源于生活真实,又有别于生活真实。作为文艺家的艺术创造,无疑包含文艺家的艺术想象和幻想,它之所以能够真实感人,就因为它根源于现实生活,反映了现实生活中的人物性格、思想、情感和人际关系的真实。即如幻如古代的神话或《西游记》《聊斋志异》那样的作品,也莫不如此。而文艺作品中的善,则指作品的思想导向是否有益于人类社会的进步,是否能够促进人类走向更加和谐有序,更加美好的未来,其中便包含道德的导向。尽管美学家们对什么是美?有过许多见解和争论,但多数都同意美以真善为前提,因为人们面对美的事物所以产生愉悦的快感,总因事物的内容与形式相统一而言对人无害有益。假和恶的东西,很难被人认为美。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认为:“美和善是一个东西,就是有用和有益。”“任何一件东西如果它能很好地实现它在功用方面的目的,它就同时是善的又是美的,否则它就同时是恶的又是丑的。”⑩这是最早把美与善相联系的观点。法国启蒙思想家狄德罗在《论画》中说:“真、善、美是些十分相近的品质。在前面的两种品质之上加一些难得而出色的情状,真就显得美,善也显得美。”(11)狄德罗所谓的“难得而出色的情状”,指的就是作家、艺术家所创造的生动而真实的艺术形象。黑格尔也说:“感性观照的形式是艺术的特征,因为艺术是用感性形象化的方式把真实呈现于意识。”(12)他明确认为艺术形象的美与真紧密联系。中外文艺史都表明,历代优秀的文艺作品莫不都是真善美相统一的。

  习近平把真善美的文艺作品的创作看作是通向文艺高峰的必由之路。他认为,优秀作品与它所蕴含的真善美的品质分不开:“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文艺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动心,让人们的灵魂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我们要通过文艺作品传递真善美,传递向上向善的价值观,引导人们的道德判断力和道德荣誉感,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他指出,“优秀文艺作品反映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创造能力和水平。”“衡量一个时代的文艺成就最终要看作品。推动文艺繁荣发展,最根本的是要创作生产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13)

  这些话对优秀文艺作品蕴含真善美的品格作出了十分全面的阐述,深刻地揭示了优秀文艺作品的特性与功能,也深刻地揭示了真善美虽相区别、却又密切联系的辩证关系。概而言之,我国文艺工作者要攀登文艺高峰,必须充分认识到,一定要反映这个时代的真、体现这个时代的善、创造这个时代为人民所喜闻乐见的具有中国作风中国气派的美,必须看到现实生活中主导的光明面,表现光明必将战胜黑暗;必须看到社会中善的精神的主导作用,表现善必将战胜恶;必须帮助人们去发现生活中的美,并通过典型的集中、概括,创造出比现实生活更高更理想的美,表现美必将战胜丑。

  第四,文艺的思想性、艺术性与中国精神的关系。

  文艺作品的思想性与艺术性的关系也是文艺理论的基本问题之一。它既与真善美的论题密切联系,又是真善美论题的延伸。习近平总书记从时代的高度,在强调文艺创作必须精益求精,追求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统一时,突出地阐明应该高度重视思想性,重视弘扬中国精神、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们知道,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分为三个层面的要求,即国家层面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社会层面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个人层面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它体现了我国文化的优秀传统,也吸取了世界各国优秀的文化成分,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基本要求。习近平召我国文艺家“要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他把它看作是当代中国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指出:“核心价值观是一个民族赖以维系的精神纽带,是一个国家共同的思想道德基础。如果没有共同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会魂无定所、行无依归。”(14)

  在阐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当代中国精神的关系时,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爱国主义和道德伦理的重要,也特别强调继承中华文化优秀传统和吸取外国优秀文化成分的重要。他说:“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最深层、最根本、最永恒的是爱国主义。”他要求文艺“更要把爱国主义作为文艺创作的主旋律,引导人民树立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15)爱国主义当是人类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它反映人类的一定族群对于自己生存空间的热爱,对于自己的一定社会关系、社会制度和历史文化的热爱。本质上它是一种集体主义的精神,要求个人为了国家和族群的利益作出自己的奉献,必要时还应牺牲自己的生命。因而,它具有一种崇高性。只要国家存在,爱国主义就会存在。并构成一个国家和民族永不衰亡的最珍贵的精神品质,更是一个强大国家不可缺少的精神支柱。我国作为文明古国,爱国主义传统向来是维系国家统一和富强并抗击侵略的国魂血脉,理所当然,今天仍然是中国精神精华的体现。文艺要弘扬中国精神,必然要弘扬爱国主义。

  习近平认为,弘扬中国精神也应包括弘扬中华民族优良的文化传统和道德观念。他说,“中华民族在长期实践中培育和形成了独特的思想理念和道德规范,有崇仁爱、重民本、守诚信、讲辩证、尚和合、求大同等思想,有自强不息、敬业乐群、扶正扬善、扶危济困、见义勇为、孝老爱亲等传统美德。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很多思想理念和道德规范,不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有其永不褪色的价值”。道德从来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反映一定时代构成人们社会关系、生活行为的准则。传统美德当然是中国精神的一种体现。习近平认为,弘扬中国精神,并非要排斥外国的优秀文化。人类文化发展的过程中,各国各民族的文化由于互相冲撞互相交流,吸取他国他民族的先进的优秀的文化成分以丰富自己的文化,又是文化发展的一条历史规律。所以,习近平又指出,“我国社会主义文艺要繁荣发展起来,必须认真学习借鉴世界各国人民创造的优秀文艺。只有坚持洋为中用、开拓创新,做到中西合璧、融会贯通,我国文艺才能更好发展繁荣起来”。(16)

  习近平之所以特别重视文艺的思想性,重视弘扬中国精神、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战略高度,并针对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社会状况、文艺状况而提出的。他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发展很快,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也很快。同时,我国社会正处在思想大活跃、观念大碰撞、文化大交融的时代,出现了不少问题。其中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就是一些人价值观缺失,观念没有善恶,行为没有底线,什么违反党纪国法的事情都敢干,什么缺德的勾当都敢做,没有国家观念、集体观念、家庭观念,不讲对错,不问是非,不知美丑,不辨香臭,浑浑噩噩,穷奢极欲。现在社会上出现的种种问题病根都在这里。这方面的问题如果得不到有效解决,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就难以顺利推进”。

  他对于文艺要弘扬中国精神、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作贡献的阐述,不仅体现对新时代文艺思想性的高度重视,也无异于对那种主张文艺要“平面化”“碎片化”“去理性化”和“消解主流意识形态”的论者的严正有力的驳斥!

  第五,党与文艺的关系。

  党对文艺的领导权问题虽然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兴起后才有的新问题,却是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的老问题。在马克思主义政党没有夺取政权之前,列宁和意大利共产党领袖葛兰西都提出过这个问题,这当然基于革命的需要。马克思主义政党必须动员一切力量,包括文艺力量为革命服务。夺取政权之后,党实现对文艺的领导自然更为正当和必须。但反对共产党领导文艺,一直有人在。

  中国共产党从诞生起便十分关注文艺,还在20世纪20年代初,邓中夏便提出文艺应为党所领导的革命服务的问题。当时革命文学和后来左翼文艺兴起,都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分不开。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阐明诸多文艺理论问题的同时,实际上也代表中国共产党阐明关于文艺发展的一系列重要的政策方针。习近平关于文艺的论述可以说是总结了自延安时期以来我们党领导文艺的长期实践的经验和教训,并根据新时代的历史条件,就这一问题作了最新的阐述。

  习近平指出,“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文艺发展的根本保证。党的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文艺的根本宗旨也是为人民创作。把握了这个立足点,党和文艺的关系就能得到正确处理,就能准确把握党性和人民性的关系、政治立场和创作自由的关系。”(17)大家知道,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的先锋队,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建设社会主义伟大国家的核心力量。文艺从本质上是属于人民的,既为人民而创作,也广泛反映人民的生活、人民的思想、情感和愿望。党之所以必须和可能领导文艺,从根本上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是因为中国共产党与人民的利益完全一致。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与文艺的宗旨也完全一致。党作为先锋队代表人民执政和领导整个国家各方面建设,文艺自然不在外。

 

作者简介

姓名:张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豪)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