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音义同构是汉字的重要特点
2016年11月08日 08: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钱伟 字号

内容摘要:汉字最大的特点是以象形文字为基础构成表意文字,以对客观事物的原始模仿或描摹为历史源头。然而,与汉字的象形特点相比,常被人们忽略的是,在汉语有声语言体系中汉语音节对客观自然的模仿。这一特点由于有声语言的历史演变以及它作用于人的听觉而并非视觉等原因而显得模糊,导致汉字的音义联系往往不如形义联系紧密的印象。“拟声表义”的规律汉字中有不少音节的形成起源于对客观事物声音的模仿。综上所述,作为汉语有声语言的基本单位音节,它和汉字系统中的基础——象形文字一样,是起源于对客观事物特点的模仿。从汉语有声语言的历史发源、发育的角度来看,可以断定模仿声音的汉语音节是汉语发源最早、最古老的音节。

关键词:模仿;音节;汉字;汉语;读音;语言;唇形;客观事物;象形文字;起源

作者简介:

  汉字最大的特点是以象形文字为基础构成表意文字,以对客观事物的原始模仿或描摹为历史源头。然而,与汉字的象形特点相比,常被人们忽略的是,在汉语有声语言体系中汉语音节对客观自然的模仿。这一特点由于有声语言的历史演变以及它作用于人的听觉而并非视觉等原因而显得模糊,导致汉字的音义联系往往不如形义联系紧密的印象。

  最早提出汉字源于“象声会意”之说的是清代著名学者陈澧。他在《东塾读书记》中云:“大字之声大,小字之声小,长字之声长,短字之声短,说‘酸’口若食酸形,说‘苦’口若食苦形,说‘辣’口若食辣形,说‘甜’口若食甜形,说‘卡’声音突然止……”近代学者章太炎也曾提出类似的论断。先行者们似已发现汉语的音与义之间并非只存在着偶然对应性。大量事实证明,汉字的发音与其所代表的含义具有某种心理—生理—物理方式的高度契合。这主要体现在汉字读音的“象声会意、拟声表义、音近义通”三大规律上。

  “象声会意”的规律

  汉字音节在其发音器官活动过程中有模仿客观事物特点的性质。

  如“圆”与“扁”:“圆”发音时双唇是向外聚拢的,其唇形构成的形状恰好是圆的;而“扁”发音时唇形构成的形状却相反,双唇闭合,唇形恰好呈扁平形。“平”与“突”:当发“平”音时,唇形闭合,刚好呈平直状;而当发“突”音时,唇形却恰好相反,双唇是聚拢向外突出的。“闭”与“开”:发“闭”音时,双唇是闭合的;而相反,发“开”音时刚好是开口音,双唇是向上与向下打开的。“凸”与“凹”:发“凸”音时,嘴唇前突,这显然是用唇形对凸状这一客观事物的特点加以模仿而产生音节;而发“凹”音时则是口腔张开,舌面低陷下去的。发“环”音时唇形为圆形,而“蝙蝠”之“蝙”或“鳊鱼”之“鳊”,因此类动物形体呈扁状,所以发音时唇形均呈扁形。

  再以表示人的感觉或感情活动的“喜、怒、笑、骂”四字的读音加以分析。发“喜”音时唇形扁平,嘴角呈笑意状,模仿人喜悦时笑嘻嘻的形状(“喜”在古音系中声母属晓母字,在古音中读如“hi”,“hi-hi”为人喜悦时发出的笑声,其模仿的特点更明显,现代粤语仍读此音);发“怒”音时嘴唇撅起,模仿人不高兴之状,与“努嘴”之“努”同属一音;发“笑”音时不难感觉脸部肌肉是鼓起的,与人笑时嘴角咧开、脸部肌肉鼓起形状无异;发“骂”音时脸部是拉长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