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明代宫廷女教论析
2016年09月04日 09:51 来源:《中原文化研究》 作者:谢贵安 字号

内容摘要:朝廷设立教学机构,先后任用有文化的女官和知识型宦官对宫廷女性进行教育,并以司礼监秉笔太监加以提督和管理,甚至有时太后、皇后和嫔妃也亲自对其他宫中女性进行教育,基本上形成了相对完善的教育机制。明代宫廷女教的存在和延续,既受到明代社会整体教育发展的影响,也受益于宫廷政策的调整,又得益于后妃、宫女自身增值固宠的内需。一、宫廷女教机构与制度明代宫廷女教的对象是后妃、宫女和公主,但限于材料,公主受教育的史料罕见,故本文主要以后妃和宫女的教育为主要研究对象。三、宫廷女教推行的原因明代推行对宫廷女性教育的政策,并采用了宫中教学机构,请宦官为教员,后妃亲自撰写女教书,且宫廷女性教育从明初迄明末,虽潮起潮落,但终未废弃,其原因何在?

关键词:后妃;宫女;皇后;女训;太后;教员;宫廷女性;女性教育;民间;教材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在程朱理学和纲常观念盛行的背景下,明代宫廷女性在接受教育上得到了一定的保障。朝廷设立教学机构,先后任用有文化的女官和知识型宦官对宫廷女性进行教育,并以司礼监秉笔太监加以提督和管理,甚至有时太后、皇后和嫔妃也亲自对其他宫中女性进行教育,基本上形成了相对完善的教育机制。明代宫廷女教的内容和教材充斥着男性话语霸权,使受教者自觉承传“夫为妻纲”等男权意识。宫廷女教的顺利开展,必须首先进行扫盲训练和基础教育,这在无形中促进了宫廷女性识字率的提高和文化水平的提升。明代宫廷女教并不因红墙环绕而封闭,而与民间有一定的互动。明代宫廷女教的存在和延续,既受到明代社会整体教育发展的影响,也受益于宫廷政策的调整,又得益于后妃、宫女自身增值固宠的内需。

  关 键 词:宫廷/女性/教育/内容/特点

 

  古代女性教育被称为“女教”或“内教”。女教概念在明代既有男性使用,也有女性使用,前者如嘉靖间礼部官员尝言“欲令翰林院撮诸书关女教者,撰为诗言进呈”[1]卷二○《皇后讲女训仪》,后者如明成祖仁孝徐皇后在《内训·原序》中称“独女教未有全书”。看来女教已经成为通用的词汇。内教概念则多为男性使用。如明太祖“立纲陈纪,首严内教”[2]3503。内教也是女教,两者可置换。嘉靖年间的那次令翰林官抄撮诸书中有关女教的内容撰诗以进之事,何乔远又直接称之为内教:“令翰林官撮诗书关内教者,撰为诗书,诵咏之宫中,而后四布中外,以兴天下之内教。”[3]卷三十四《开圣记下·献皇后》明代的女教在宫中有较成熟的制度,推行也较得力,但由于相关史料分散、稀缺,对此问题进行研究者较少,目前似只有吴仕伟、丁伟忠、蔡锋和陈宝良等有一定程度的研究①,但篇幅都不长。本文拟在前人基础上,对明代宫廷女教问题进行更进一步的探讨,以此折射整个明代女性教育的状况和水平。

  一、宫廷女教机构与制度

  明代宫廷女教的对象是后妃、宫女和公主,但限于材料,公主受教育的史料罕见,故本文主要以后妃和宫女的教育为主要研究对象。明代后妃与宫女的教育,有其相应的机构和制度。

  (一)宫中女性教育机构、对象和出路

  明代宫廷在后妃、宫女人数日益增多的情况下,“立纲陈纪,首严内教”,建立宫廷女性的教育机构,设置相应的教官。关于明代宫女的教育机构,从史料中未发现具体的名称,姑且称之为“宫内女校”。宫内女校的地点,笔者推测可能并无固定场所,属于分散教学,教学点当在后妃的各宫之中。王家屏曾述万历年间,李太后亲编《女鉴》让宦官教员“教六宫”,而让太监张宏“督教事”。“教六宫”表明教学点在各后妃的宫中,其中慈宁宫就设有女校的授课点。宦官王翱“万历辛巳,奉旨慈宁宫教书”[4]198。

  宫内女校的教育对象,既有宫女,也有后妃。万历年间,神宗对辅臣张居正等说过:“今宫中宫女、内官俱令读书。”[5]224明末刘若愚也称,宫内女校教的是宫女。有人用诗句描写了宫女读书学习的情景:“十五青娥诵《孝经》,娇多字句未分明。”②同时,亦有史料记载后妃接受教育的情况。如明太祖马皇后、成祖徐皇后等就曾对其他妃嫔进行过教育;世宗生母章圣蒋太后也曾对世宗的皇后、妃子等讲授自己编写的《女训》。据此可知,宫内女校其实也是皇后、妃嫔的教育之所。

  宫内女校的学规与出路有直接的联系。该校有严格的学规,要完成规定的学习任务。学习内容反映在所用的教材上,包括《百家姓》《千字文》《孝经》《女孝经》《女训》《女诫》《内则》《诗》《大学》《中庸》《论语》等,为一般的识字课本、女训教材和儒家经典。遵循学规完成学习任务的女子有较好的出路,一旦毕业,这些女学生可能升任女秀才、女史、宫正等女官。刘若愚指出:“学规最严,能通者则升女秀才,升女史,或升宫正,司六局掌印。”秦元方也称:“教成者,升女秀才、女史官,六局掌印。”②并且这些女校毕业生拥有比较崇高的地位,“凡圣母及后妃礼仪等事,则女秀才为引礼赞礼官也”[4]130。嘉靖九年(1530年)举行亲蚕礼,皇后对参加仪式的命妇、宫人赏赐酒饭时,把女秀才作为第一等,位列命妇之上[2]礼志。有人认为这是“对宫中女性读书者的优礼”[6]。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