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德对中国法制的影响

    1946年2月,庞德正式被聘为国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顾问。据说他的中文名“庞德”,便是杨兆龙所起,取“崇高的美德”或“伟大的人格”之意。仔细算来,他应该是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最后一位由官方正式礼聘的外籍法律顾问。庞德于1946年6月28日抵达中国。接下来的七八月份,庞德在杨兆龙的协助下,初步研究了中国民、刑事诉讼法和法院组织法。庞德对中国当时施行大陆法系及法典化的思路评价极高,期望中国能够自信地在最短时间内,创造出合乎国情的法律制度。庞德还提议中国方面聚集专家,合力完成一套专门解释中国法律的巨著。此后,庞德多次来到中国。1948年5月,为彻底改善法制,司法行政部专门设立法制研究委员会,从事法律调查、改革方案研究、重要法学著作编纂等工作,该委员会下分别由“法学著作编纂委员会”及“司法调查团”,由庞德、杨兆龙等主持其工作。1948年6月到8月间,庞德一行先后在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司法机关、监狱等地展开调查。到了年底,随着国内局势的变化,庞德接到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的通知而离境,前往武汉、北平等地调研的计划自然取消。尽管由于时局变幻,他的建议并未得到执行,但若我们不以成败论英雄,他的贡献仍须铭记。至少从官方层面是这样——庞德92岁生日时,台湾地区的“国民政府”曾专门派代表到哈佛法学院致贺。他逝世后,“国民政府”又派出专员,参加了悼念活动。
 
 专题策划/制作:胡博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