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争鸣 >> 海外思潮
面对国家内部的反全球化思潮,西方发达国家提出了一系列新话语—— 发达国家怎样谋求国际话语权
2020年02月29日 15:01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左凤荣 刘勇 字号

内容摘要:在当今世界,发达国家在国际话语权领域处于优势地位,这是由历史形成的,后来崛起的国家要在国际话语权问题上争得自己的地位,需要一个过程,学习和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是必要的。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掌握国际话语权,是指主权国家依靠正式外交、媒体传播、民间交流等渠道,将蕴含一定文化理念、价值观念和利益诉求等因素的话语“渗透”到国际社会中,通过在国际事务中设置议题、制定规则和标准,并得到其他国家、国际组织、民众的认同和接受。在当今世界,发达国家在国际话语权领域处于优势地位,这是由历史形成的,后来崛起的国家要在国际话语权问题上争得自己的地位,需要一个过程,学习和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是必要的。

  以国家实力为基础谋求国际话语权

  国际话语权反映的是一种国际政治权力关系。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凭借其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优势,掌握着国际舞台的话语权,使国际社会在价值取向、法律体系、制度安排、舆论导向等方面,更多地体现着发达国家的意志和利益。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美国之所以积极取代英国成为世界霸主,构建自己主导的国际体系,享有比英国更多且更长久的国际话语权。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的利益已经跟随美国大兵遍布世界,美国的利益扩展至全球;另一方面是因为美国有超强的实力,在战争期间美国工业年均增长率超过15%,战争结束时美国的黄金储备几乎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美国在诺贝尔奖获奖数量、发表的科学论文的数量和质量、接受外国留学生的数量、排名世界前100名的大学数量、世界500强公司的数量等方面都牢牢占据了世界第一的位置,这是美国维持其国际话语权的基础。美国充分享受现行国际体系对自己的好处,尽量少承担责任,当他国有求于己时,美国再出面,并获取更大利益。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美国总统特朗普频繁“退群”,似乎表明他不重视美国的国际话语权,事实并非如此。美国仍以其超强的综合实力、遍及全球的媒体影响力,占据国际话语霸权地位。在制度性话语权方面,特朗普在“退群”的同时,通过多个双边贸易协定构筑自由贸易联盟,试图塑造一个零关税的自由贸易体系,搞“发达国家超级自贸区”,七个发达国家相互之间将实现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这显然是向WTO机制发起的重要挑战。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已经达成新贸易协定,欧盟与日本签署了自贸协定,美国与日本也签署了贸易协议,美国与欧盟在商讨自由贸易问题。同时,美国也在努力保持其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优势地位。这表明,美国仍要主导未来的世界经济的制度性话语权。

  “话语”的内容能够打动人和吸引人

  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增强国际话语权不仅靠实力,还要靠话语内容有吸引力,能够得到其他国家政府和人民的认可。这就需要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以促进人类的文明与进步为旗帜。西方发达国家在国际话语权上占有优势与其近代以来主导着世界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相关,其倡导的一些理念适应了现代化大生产的要求。

  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之际,发达国家也有危机感。2017年1月就职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维护美国国际话语权方面以不同于传统政治人物的言行,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特朗普不管其他国家是什么态度,完全从美国的国家利益出发,服务于其让美国再次强大的目标,其特点是要价高,务实性强,掌握主动性,取得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特朗普善于设置话语议题并掌握主动权,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面对西方国家内部的反全球化思潮,西方发达国家提出了一系列新话语,比如,在国际经济领域从过去强调“自由贸易”到现在强调“公平贸易”;从过去强调“自由竞争”到现在强调“竞争中立”。特朗普强调各国对美国“不公平贸易”,要为美国的工人争取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贸易协议,要求其他国家开放市场,向美国的标准看齐。如果其他国家没这么做,美国便采取单方面的惩罚措施,如对其他国家输美商品征收高关税等。特朗普关于“公平贸易”的议题得到了本国民众的认同,也被欧盟和日本所接受,美日欧三方已经签署了六份关于贸易的联合声明,都强调公平贸易。韩国、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都与美国重新签署了经贸协定,向美国开放市场。

  国际话语包含的诸种要素和特征,如概念的创新、话语的逻辑性和说服力、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基础等,需要有发达的人文和社会科学研究作基础。西方发达国家在当今世界的话语优势地位,与其发达的人文社会科学提供的学理基础分不开。当前,特朗普等奉行的许多理念是与经济全球化的潮流相违背的,其之所以还在发挥作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具有超强的国力。

  能够利用各种传播手段把自己的“话语”传播出去

  一个国家国际话语权的大小,话语内容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要看其是否具备强大的媒体传播能力。英国、美国等发达国家在崛起的过程中,总是动员各种资源,通过多种渠道的传播最大限度地吸引听众,并且用世界多数国家都能理解的方式进行表达,建立自己言辞的信任度,使自己的话语“有人听”。

  从当今发达国家话语传播的经验看,新媒体具有快捷、迅速、更易于被受众接受的优点,灵活运用新媒体有助于在国际上传播自己的话语。发达国家特别重视发挥新媒体的作用。美国技术先进,是新媒体最早出现的国家。脸书、推特等新媒体的崛起对张扬其话语权起了非常大的作用。特朗普充分利用了新媒体,以较少的投入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效果。在当今世界,互联网特别是社交媒体在大国话语之争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特朗普是大国首脑中最会利用社交媒体的领导人,他所推行的“推特外交”被一些人看成是不严肃的表现,也引发了国际社会一些舆论的讽刺和耻笑,但特朗普并无任何改变,他平均每天发七条推文。特朗普的推特被世界广泛关注,其传达的信息影响着大国关系和世界市场。

  在强势的西方宣传平台的鼓动下,美欧左右着国际舆论的风向标,掌握着对国际性事件的话语控制权。发达国家的媒体之所以受到其他国家的重视,很大程度上在于这些国家的媒体都是以独立、自由的面目出现的,被认为是不受政府控制的中立者,被认为是相对客观的。当然,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善于把舆论性话语权转变成制度性话语权

  制度性话语权和舆论性话语权都是国际话语权的重要方面,但能带来实际利益的主要是制度性话语权。西方媒体的话语优势不仅仅反映在信息的流量和流向中,更表现在议题设定和评判标准方面。通过意见表达和提供理念影响甚至主导国际规则的制定,是国际话语权最为核心的部分。提高国际话语权的本质是使舆论性话语权所反映的诉求通过一系列机制性安排,成为国际通行规则。

  近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受众多内部问题的困扰,全球治理的意愿在下降,美国频繁“退群”,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朗核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导条约等,“退群”意味着不承担国际责任和不用承担相关费用,国际社会治理的赤字突出,但这并不表明西方强国在放弃国际制度性话语权。相反,美国利用自己的强大实力,以国内法对其他国家的企业进行“长臂管辖”,把自己的规则强加于世界。在国际贸易领域,美国对国际机制采取了“有利则用,无利则弃”的实用主义态度,破坏世界经济秩序的正常运行。特朗普政府无视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其他国家输美商品征收高关税,推行贸易霸凌主义,挑起贸易争端。

  从当代世界的全球治理情况看,以国际法为基础的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机制、人类追求和平与正义的共同价值理念,保障了战后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发展,发达国家在其中的制度性话语权起了重要作用。在当今世界大变局下,国际话语权的态势也在发生变化。世界经济重心的东移和国际格局的变化,为发展中国家增强国际话语权提供了契机。国际秩序的变革成为世界的共识和大国博弈的重要内容。后起大国在增强国际话语权的进程中,需要摒弃资本主义强国长期奉行的实力原则,在话语权问题上更应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解决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面临的问题,推动世界的和平与进步。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正确的义利观、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捍卫现行国际秩序等新理念,提升了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使中国在国际舆论界占有道义优势。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提升在全球治理中的话语权,在全球经济治理、金融治理、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发挥建设性甚至引领作用。中国努力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改革,增强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的话语权,积极创设上合组织、亚投行等国际组织和机构,具备了一定的制度影响力。但我们还要清醒地认识到,中国深度融入国际社会,参与国际话语权的大国博弈的经验还很不够,加强对其他国家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的分析和研究,还是十分必要的。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

作者简介

姓名:左凤荣 刘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