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争鸣 >> 编辑推荐
15%的人为何总爱贪杯
2020年01月30日 22:23 来源:文汇报 作者:宇辰 字号

内容摘要:年终岁末,亲戚串门、朋友聚会,你是否发现有些人似乎无酒不欢,而有些人却滴酒不沾。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年终岁末,亲戚串门、朋友聚会,你是否发现有些人似乎无酒不欢,而有些人却滴酒不沾。为什么有人喝酒易上瘾,而大多数人更喜欢甜饮料?科学家通过漫长研究,终于揭开了背后的奥秘。不过,如何为贪杯者解除酒瘾,仍需继续探索。

  酒与糖的抉择

  马库斯·海利格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精神病学家。2004年加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后,他一直雄心勃勃地想要找到治疗酒精成瘾的新方法。尽管治愈了每一只酒精成瘾的实验老鼠,但他一直没有找到可以延伸到人的新方法,这令许多研究人员和制药公司都大失所望。

  经历了一系列失败之后,海利格转到瑞典林雪平大学工作。他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研究方式出了问题。通常情况下,研究人员会让老鼠们按压杠杆自行饮酒,而它们几乎都能学会这样做。但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里——在经常喝酒的人中,只有15%左右会对酒精产生依赖——你不能用一个让所有啮齿动物都上瘾的实验,来回答这个问题。

  埃里克·奥吉尔最近加入了海利格的研究团队,他尝试了一种不同的方法,在训练老鼠自行饮酒时,他给它们多一种选择:含糖的水。这更好地模拟了人类的现实生活,通常,酒和其他令人感到愉悦的饮料一般会同时呈现在人们面前。

  有意思的是,在酒与糖水之间做选择时,大多数老鼠选择了后者,但并不是所有老鼠都会选择喝糖水。在奥吉尔第一次测试的32只老鼠中,有4只不喝糖水,而是沉迷于酒精中。于是,海利格扩大了实验规模。620只不同品种的老鼠实验数据显示,老鼠中始终只有15%选择酒精而不是糖水,这个比例与人类酗酒者在人群中所占比例相同。

  那些嗜酒的老鼠也表现出了人类嗜酒成瘾的其他特征:即使在它们喝的酒中添加了强烈的苦味物,或伴有电击惩罚,它们还是乐此不疲,继续选择喝酒。“作为一名临床医生,这让我感到非常震惊。”海利格说,酗酒的诊断标准中就包括这样一条:哪怕知道酒精伤身,甚至会致死,但他们仍会喝个不停。

  “这是一项非常有价值的研究,”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研究成瘾现象的神经学家迈克尔·塔夫说,“由于只有少数人经历了向成瘾转变的过程,这个研究方向最有可能识别出传递风险的特定基因变异。”

  酗酒基因浮现

  接下来,海利格团队对嗜酒老鼠和嗜糖老鼠进行了比较,并寻找它们大脑中活跃基因的差异。他们集中研究了六个被认为与成瘾相关的大脑区域,其中五个区域未发现任何差别。但在第六个区域内,他们终于找到了这种差异。

  差异存在于杏仁核区域。杏仁核是大脑中一个杏仁形状的区域,位于大脑深处,这一区域与情绪处理密切相关。当奥吉尔观察酒精成瘾大鼠的杏仁核时,他发现有几个基因的活性异常低下,而这些基因都与一种叫作GABA的化学物质有关。

  GABA是大脑释放的一种神经递质,能让人感觉危险和焦虑。某些神经元产生并释放GABA,从而阻止邻近的神经元激发。一旦这个过程完成,生成GABA的神经元就会使用一种叫作GAT3的酶将这种分子回收。但在嗜酒大鼠的杏仁核中,产生GAT3的基因活性要低得多,只有正常水平的一半,于是GABA聚集在邻近的神经元周围,导致它们异常不活跃。

  这种情况产生的后果尚不清楚,但海利格认为,这些过多的GABA使这些老鼠比其他老鼠天生更焦虑,这可能解释了它们对酒精的易感性。

  目前,他的团队已经明确证明了GAT3-GABA循环泵的重要性。他们选取了偏爱糖的老鼠,故意降低它们杏仁核中GAT3的水平,通过这一简单的过程,足以将这些没有酒瘾的啮齿动物转变成为15%有成瘾倾向嗜酒老鼠中的一员。

  寻觅除酒瘾药物

  海利格想再做一个实验,“治愈老鼠酒瘾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对治疗嗜酒成瘾的人类会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事实上,酒精成瘾老鼠的大脑与人类嗜酒者的大脑看起来非常相似。海利格的同事对用于研究的捐献大脑中的酒精成瘾者进行了组织样本尸检,结果就像在老鼠身上发现的一样,在杏仁核中发现了GAT3水平较低的异常现象。

  其他科学家也发现了嗜酒上瘾、杏仁核和与GABA相关的一些基因之间的联系。但是通过对特别容易酗酒上瘾的老鼠的研究,海利格的团队已经开始充实这些模糊联系背后的细节。有学者认为,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研究,将对酒精成瘾现象研究产生深远影响,这是建立人类酗酒现象模型的一个好方法。

  海利格的发现还为药物治疗酒精成瘾提供了理论依据。十年前,一位名叫奥利维尔·阿米森的法国心脏病学家声称,他通过服用一种名为巴氯芬的药物治愈了自己的酒瘾。但阿米森的发现遭到了质疑,没有基础科学来支持他的说法。现在有了证据:巴氯芬可阻止神经元释放GABA。如果酗酒者的大脑不擅长回收这种化学物质,也许可以从一开始就少产生一些来弥补这一缺陷。

  然而巴氯芬治疗方法仍存有争议。有研究指出,巴氯芬治疗酒精上瘾的能力只“略高于安慰剂效应”,而且会很快产生耐药性,增加剂量后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其他药物如苯二氮平类药物也能通过GABA发挥作用,但也很容易导致药物滥用。

  海利格的研究表明,其他以更微妙方式影响GABA水平的化学物质可能帮助人们控制酒精成瘾。一些这样的物质正在开发中,海利格的团队将进一步观察,以确认它们是否能改变偏爱酒精老鼠的选择。

    宇辰/编译

作者简介

姓名:宇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