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争鸣
中国文论如何可能?
2016年02月05日 03:05 来源:文汇报 作者:胡晓明 字号

内容摘要: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到“中华美学”,中华美学在文学理论领域就是中国文论。中国文论应该如何坚守,如何传承,如何展现?从“古代文论”到“中国文论”的要义是:不仅能够解释古代的文学现象,而且能够解释一般文学现象的中国文论,如何可能?作为当代中国文化思想资源的中国文论,如何可能?学会的会刊《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丛刊》,马上就要印第四十期了,这是国内外唯一的一本中国文论的专业刊物,这个刊物近十年来一直在标举的一个重要命题就是中国文论。创刊的时候是1979年,全社会有一个审美的复苏,那时刚从文化的浩劫中走出来,刊物发表的代表性文章是郭绍虞先生和王文生教授的《审美理论的历史发展》。(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会长。

关键词:中国文论;文学理论;中国文化;解释;刊物;还原;复苏;古人;石头;文艺工作

作者简介:

  当前的时代是古典中国复苏的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到“中华美学”,中华美学在文学理论领域就是中国文论。中国文论应该如何坚守,如何传承,如何展现?从“古代文论”到“中国文论”的要义是:不仅能够解释古代的文学现象,而且能够解释一般文学现象的中国文论,如何可能?作为当代中国文化思想资源的中国文论,如何可能?

  学会的会刊 《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丛刊》,马上就要印第四十期了,这是国内外唯一的一本中国文论的专业刊物,这个刊物近十年来一直在标举的一个重要命题就是中国文论。我们曾开会讨论,为什么可以把中国的哲学叫做中国哲学、中国的医学叫做中国医学,不能把中国的文论叫做“中国文论”呢?一个大趋势是,古代文论越来越外向、越来越显露出“中国智慧的自觉”。简单地说,三十六年来刊物大致走过了五个阶段:审美的复苏、体系的探索、现代性转换、主体性的回归、史实的还原。基本规律是在美与真、古与今、学问与思想的张力中前进。创刊的时候是1979年,全社会有一个审美的复苏,那时刚从文化的浩劫中走出来,刊物发表的代表性文章是郭绍虞先生和王文生教授的 《审美理论的历史发展》。后来刊物关注的是中国古代文论究竟有没有它的理论体系,在很多人心目当中,中国的理论就是一些碎片。这个阶段比较多的是用西方现代的思维、现代的方法去整理中国诗学和中国文论,诸如“文体风格论”、“艺术构思论”、“形象思维论”、“批评标准论”盛行一时。后来渐渐不满:越来越多的焦虑是,古代文论如何跟现代融合,如何进到当代的文化思想建设中去。当时是全社会的思想热。学界提出了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口号“古代文论的现代转换”,进行了持续的关注和热烈的讨论。但“现代转换”论过于追寻西方,以现代化为尚,失去了中国文化和中国思想自身的主体性。我们试图重新回到中国文化的立场,重新回到中国文化的思维本身,重新追寻在西方之外新的论述。这样一个大的反思之后,就越来越进入了一个“史实还原”的阶段:我们发现有很多问题都没有得到一个全面的梳理、一个完整的发掘,要注重还原历史的真相、还原历史的现场。于是理论的声音渐渐退场,文论变成了史学的一种。

  所谓“现代性转换”,有今无古,趋古就今,有贡献,但也有局限。它遮蔽了古人本来的声音。而“还原”式的研究以古说古,缺少古今的对话。“体系”的研究尊西方而贬中国,也是古人不能充分地在场。在中学与西学之间、古与今之间、道问学与尊理论之间,摇摆晃荡三十年走下来,其原因是这个学科本质上的二元张力,因而“摇摆着前进”是其本质的表现。然而现在的瓶颈是,有两个相反的趋势:一方面是越来越强的文化自信,另一方面是越来越弱的理论解释力。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声音要“祛西方化”,另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研究进去而不能出来,不能告诉我们“破”了西方之后要“立”我们的什么东西。我们不得不问,中国文论是不是永远在自己的圈子里自得其乐,就是“中国智慧”了? 做现代文学的同事,做文艺理论的同事,做当代批评的同事,早就大声问我们:你说我们太西化了,受西方理论牵着走,但是你拿一个什么样的中国的东西,给我们看看?现今的文论研究大多守在自己的小家里,小富即安,缺少像中国哲学、历史那样强大的辐射和解释力,因而应该有新的阶段,接下来在这样一个基础上,要有一个大的综合,要避免前面几个阶段带来的局限,应该有一个新的东西出来。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未标题-3.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