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艺术
上古阴阳合体形象源于生殖崇拜
2014年05月26日 08: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5月26日 作者:邢爽 字号

内容摘要:从中国工艺美术史分期来看,今人对石器时代和陶器时代的各种信息知之甚少。

关键词:生殖;合体;舞蹈;形象;女性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从中国工艺美术史分期来看,今人对石器时代和陶器时代的各种信息知之甚少。至今,学界对彩陶舞蹈纹饰的解释仍存在较大分歧。对于舞蹈画面表现的内容,有狩猎生活、图腾崇拜、庆祝丰收、祈求生育和农业祭祀等多种解释,但很多学者的结论充满猜测,这使得彩纹陶盆更加具有神秘色彩。

 

  从中国工艺美术史分期来看,今人对石器时代和陶器时代的各种信息知之甚少。至今,学界对彩陶舞蹈纹饰的解释仍存在较大分歧。对于舞蹈画面表现的内容,有狩猎生活、图腾崇拜、庆祝丰收、祈求生育和农业祭祀等多种解释,但很多学者的结论充满猜测,这使得彩纹陶盆更加具有神秘色彩。

  马家窑舞蹈彩纹陶盆图像引发争议

  1973年,青海大通县孙家寨马家窑型墓葬出土的距今5000年历史的舞蹈彩纹陶盆内壁上部,均匀地画着三组舞蹈者,每组五人,皆头垂发辫,腰系兽皮,每人的体侧都有一尾状物,并列携手共舞。笔者通过与之后发现的几只同时期的马家窑舞蹈彩盆描绘的人物造型、体态等进行比对,基本可以判定,这些舞者为女性(另有男性图案)。对于她们神秘的尾状物,学者有模拟动物的一种装饰、“男根”、舞蹈者摆动的裙摆和系于女性腹前的佩巾等不同猜测。持尾饰观点的学者认为该聚落人群以狩猎为主要生存方式,这种装饰可以在狩猎活动中起到迷惑猎物的作用。笔者认为这是不太可能的,没有这种狩猎情况的真实依据,且这也与图画描述的背景不符;至于女性佩巾等装饰的说法就更加荒谬无稽,因为至今没有记载或其他显示,女性有如此夸张的装饰物品。但是作为“男根”,古今中外则不乏这种生殖崇拜的表现。

  当时先民们为什么会在陶盆上描绘此类情景,为什么他们认为阴阳二性可以合体,学者观点各异。笔者认为,先弄清楚人物体侧的尾状物这个关键问题,其他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物理光学投影发现印证

  舞蹈彩纹陶盆图案的描绘与当时不够发达的自然科学知识有关。先民们不可能凭空想象出阴阳合体,在舞蹈者身上赋予两种性别,这一定是有最初的溯源。先民们之所以这样描绘,是因为他们曾经看到过阴阳合体、两性合一的景象才产生这种想象的。那么,这种景象的来源是什么?笔者认为,这是一种物理学光影投射的现象。光学中有这样的实验证明:当一强一弱两束光源同时照向前方一个人时,其投影映射到墙壁上时就会显现出一强一弱两个影像。在其下体部位,就会有两个不同强度影像的交叠,构造出一个类似于男性生殖器官的影像,就如同从人的身体里长出来的一样。所以无论男女,都会产生这样的效果。在科学技术发达的今天来看,这种物理现象早已有了科学的解释,但是对于早期的先民们来说,这就是不可知现象,从而被视为神的意志。

  原始社会的人类已经普遍使用火把照明,而且经常居住在山洞等有岩壁的房舍中,可以断定他们会有这样的经历。先民们偶然发现了这种光影现象,而误以为这是上天赋予人类,无论男女都潜藏、具有的器官和机能。加之当时人类对生殖繁衍的崇拜,这样偶然的惊人发现就被深深地刻在人们的脑海中,被先民们加以发挥和想象,并运用到祭祀、节日欢庆的表达,或是器物的制作、图画的描绘之中。后来这种认识被越来越多的人尊崇和礼赞。

  女性生殖崇拜向男性生殖崇拜演变

  原始人类普遍带有生殖崇拜的倾向是绘有此图景的根本原因。由于当时社会生产力极端低下,人类就是生产力的全部,人口的多少、体质的强弱直接决定氏族或部落兴衰。但是,由于先民们不懂得人类生殖繁衍的科学原因,见到从妇女腹中能生出一个新的生命,总认为其中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对此充满了种种臆测,甚至是时刻都在关注生殖繁衍问题。当人们逐渐认识到男性在生殖过程中的作用后,对女性的生殖崇拜逐渐向男性过渡和转移。这个陶盆是女性主体附有男性生殖器的例子,当然其他器物也不乏男性主体附有女性生殖器的展现。

  我们从马家窑之后出土的几件类似陶器作品创作时间的先后进行考证,不难发现,马家窑文化先民们的生殖崇拜倾向的转变和认知水平的进步是一个真实过程。通过以上分析,笔者认为,马家窑出土的这个明显带有生殖崇拜意向的舞蹈陶盆正是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转化过程中先民们内心世界的展现和印证。原始先民们生殖崇拜的对象经历了从动植物、神意图腾到人类自身女性至男性的转变。其中,女性生殖崇拜由盛转衰、男性生殖崇拜日渐兴盛的过程,正是母系氏族社会逐渐没落、父系氏族社会逐渐形成的过程。

  另外,从整个人类社会进程看,东西方都曾存在这种生殖崇拜观念的演化。现存几大神话体系中人类的创造者都已是男神,如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希伯来神话中的上帝耶和华、印度神话中的摩奴、埃及神话中的泰姆皆为男神。女神在神界地位的变迁从另一角度折射出女性在现实中地位的改变。在原始人类眼中,生殖观念的影响力远远要大于劳动的作用。女性单性生殖说是母系氏族社会建立的根基,女性单性生殖说的破灭、男性单性生殖说的兴起是母权失落、男权建立的决定性因素。马家窑舞蹈彩纹陶盆所描绘的图画正是人类生殖观念变迁过程的体现,且是对女性生殖崇拜还没有完全褪去、男性生殖崇拜刚刚兴起时期的深刻反映。

  这件器物图案意为我们展示洪荒时代的先民们充满文化生机的混沌和奔放的运动。原始人类崇拜生殖是其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繁衍生存、走出洪荒时代的要求与动力。他们所做之事并不仅仅是为了愉悦,多数是为了部族的繁衍与兴旺。真实地还原祖先生活,发掘民族璀璨文化的积淀,有利于我们更好地发掘本民族不断向前发展的内在动力。

  (作者单位: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文化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