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学热点
魂体相依 综合创新 —— 兼评《马魂 中体 西用:中国文化发展的现实道路》
2016年02月02日 08: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2月2日 作者:杨俊峰 字号

内容摘要:“马魂、中体、西用”是方克立先生就中国当代文化建设提出的著名观点。最近出版的《马魂中体西用:中国文化发展的现实道路》较为系统地再现了方先生这一思想的发展历程及学界研究的最新进展。

关键词:中国文化;中体西用;发展;现实道路;中体

作者简介:

  “马魂、中体、西用”是方克立先生就中国当代文化建设提出的著名观点。这个观点是对张岱年先生“综合创新”文化观的重要发展与推进,代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的主流方向,得到了众多学者的赞同和支持。最近出版的《马魂中体 西用:中国文化发展的现实道路》较为系统地再现了方先生这一思想的发展历程及学界研究的最新进展。

  “马魂、中体、西用”论的实质内容是要解决“中、西、马”三种文化传统的关系问题,其核心和关键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文化的关系问题。在“马魂、中体、西用”的三元结构中,作为生命主体、创造主体、运作主体和接受主体的中国文化始终处于中心地位。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的一切外来文化,首先必须被有着数千年积淀的中国文化这一主体选择与接受,才能在中国产生影响和发挥作用。肯定“中学”的主体性,也就是肯定中华民族文化的主体性。众所周知,一百多年来一直被批而不倒的“中体西用”论,正是以捍卫民族文化传统的鲜明立场相号召。不过,清末“中体西用”论者讲的“中体”,一般是以儒家倡导的纲常名教为体,其实质是企图用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来维护中国封建的旧文化与旧制度。在这里,固化的、教条式的封建纲常之“体”实际上构成了学习吸收外来文化的障碍,是一种相当偏狭的文化心态。方先生从主体性的意义上重新界定“中体”,从而避免和克服了“中体西用”论的局限。在他看来,“中学为体”是以“有着数千年历史传承的,经过近现代变革和转型的,走向未来、走向世界的活的中国文化生命整体”为创造主体和接受主体,某一阶段、某种形态、某个流派的中国文化都不足以担当此任。如果说真实存在的文化传统总是先于我们的意识并支配、决定和影响着我们的思想与行为方式的话,那么它显然不能是某些遥远的、高度理想化了的古代理念,更不会是依据任何人的主观意愿而拣择与拼凑起来的传统时代的图景,而只能是自古及今、绵延不断的“活的中国文化生命整体”。唯有从这个意义上肯定民族文化的主体性,才是客观理性、符合实际的;也只有这种“中体”,才真正具有学习、吸收、融汇外来思想文化、为我所用的实际能力。

  相对于中国传统文化而言,马克思主义同其他西方文化一样,也是一种被主体自主选择和接受的外来文化,因而也是一种“为我所用”的“他山之石”。不过,作为科学的世界观与方法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认识和改造世界的根本思想武器,代表着人类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同时,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与无产阶级解放全人类的价值立场也决定着中国新文化的社会主义方向。就此而言,马克思主义作为中国新文化建设的精神指导原则,其地位和作用类似于“道体器用”之“体”,显然与其他“西学”有着根本不同,不能简单地归结为“西用”。为了与“中体”之“体”相区分,方先生借用日本“和魂洋才”说中的“魂”的概念,来指代“道体器用”之“体”的意义,从而将二元性的“中体西用”拓展为“马魂、中体、西用”三元模式。“马魂”与“中体”是“魂体相依”的关系。马克思主义要成为“魂”,发挥指导思想的作用,就必须被中国文化之“体”所接受。马克思主义自传入之后,已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的面貌,是社会主义中国的主导意识形态。五四运动之后,中国新文化的主流正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新文化传统。这一传统不能脱离马克思主义而存在,并且正是马克思主义才赋予了它继往开来、不断创新的生命主体的功能与意义。正是有见于此,方先生才强调,“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文化之间主要是一种相需关系,而不是体用关系”。这种“魂体相依”的相需关系,不但是20世纪以来中国文化发展形成的新传统,而且也是未来中国文化建设必须坚持的基本立场和正确方向。

  从“魂体相依”的角度来说,马克思主义必然要求坚持民族文化的主体性。同时,作为人类优秀文化遗产的产物,马克思主义也必然要求对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保持开放与包容的心胸。以“马学为魂”的当代中国文化建设之路,必然是广泛学习、吸收和继承世界优秀文化成果的“他山之石”,以“为我所用”、“有容乃大”的过程。“马魂、中体、西用”论之所以特别提出“西用”,其意在强调学习与借鉴有价值的外来文化的必要性,而并非忽视或否定“中体”自身之“用”。在体用一致的意义上,“中体”自有其相应之“用”,但由于此种“中用”是必然伴随着“中体”的,因而无须另外提及。同时,“西用”也并不局限于西方文化,而是泛指包括西方文化在内的一切人类文化优秀成果。唯有始终保持对外开放的心胸,才能在博采众长的基础上实现中国文化的综合创新。

  总的来看,“马魂、中体、西用”论的鲜明特色和突出意义,不仅在于以三元结构模式摆正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现当代文化发展中的地位与作用,更在于准确定位了民族文化的主体性,此即“活的中国文化生命整体”。这一定位,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这就进一步畅通了中华民族的文化生命,避免了由于将中国古代文化与中国现代文化打成两橛而使得中国文化的生命精神在一定程度上难免窒塞不通的问题。”在“活的中国文化生命整体”这一主体性视野之下,“马魂、中体、西用”的三元结构不再是静态的判分,而是更具有了动态互动的意义。“五四”以来中国现当代文化的主流,已然形成了以“马”为“魂”、以“中”为“体”、以“西”为“用”的形态与格局;而未来中国文化的发展,则更是这一不断发展中的“中体”继续自觉地以“马”为“魂”,并广泛吸取其他民族优秀文化“为我所用”的过程。由此可见,“马魂、中体、西用”是一个极具思想活力的文化结构模式,能够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始终指引正确方向。当然,作为一种新的理论构想,“马魂、中体、西用”论也有进一步发展完善的空间。特别是对马克思主义与“活的中国文化生命整体”这一“魂体相依”关系的形成、发展过程,仍有必要更加深入细致地梳理、诠释与论证。从这个意义上说,该书的出版无疑为进一步推动“中、西、马”“三学合一”、综合创新的研究,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思想指引和参考资料。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