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士林华选:唐代博学宏词科研究
2019年02月02日 09:05 来源:《历史研究》2018年第1期 作者:金滢坤 字号
关键词:唐代;博学宏词科;及第进士;释褐;吏部科目选

内容摘要:宏词科考官主要由吏部官员主导,皇帝临时选任尚书省其他五部侍郎、郎中、员外郎与吏部侍郎等同考,考官多为进士及第者。42)之所以出现上述今日进士科状元、明日宏词科敕头的情况,除了由于进士科与宏词科考试内容和评判标准十分相似外,还因为宏词科考官在某种程度上认可礼部贡院进士科考试的结果,直接以当年的状元为“敕头”,既可获得美名,又可搪塞责任。表3中,以宏词科释褐的士人共61人,其中58人为进士兼宏词科出身、1人为门荫兼宏词科出身、2人仅有宏词科出身,说明进士兼宏词科出身在宏词科释褐中占绝对优势,达95%,亦可证明宏词科录取的主要对象是及第进士。

关键词:唐代;博学宏词科;及第进士;释褐;吏部科目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唐代吏部宏词科考诗、赋和议论等“三篇”,与进士科试诗、赋、策论的内容和评判标准十分相似,以致此科及第者几乎均为进士科出身。宏词科考官主要由吏部官员主导,皇帝临时选任尚书省其他五部侍郎、郎中、员外郎与吏部侍郎等同考,考官多为进士及第者。唐代宏词科设置之初是吏部为了解决“格限未至”的才能之士迁转问题,后来变为及第进士赖以解决释褐问题的最重要科目。唐后期宏词科考试为“士林华选”,从及第进士中“优中选优”,释褐校书正字、畿望县尉、两府参军等基层官中的清要官职,或入幕使府,重点培养,“以备将相之任”。其中释褐校书郎者最多,入幕使府者其次,释褐畿县尉最为清显;而释褐人数最少的两府参军者入相率却最高,释褐畿县尉者次之。唐后期及第进士再登宏词科者,其释褐官的品秩高低和职望清浊,往往决定其能否入仕清望官,与其问鼎相位的几率成正比。

  关 键 词:唐代 博学宏词科 及第进士 释褐 吏部科目选

  作者简介:金滢坤,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6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童蒙文化史研究”(16ZDA121)阶段性成果之一,在修改过程中吸收了匿名评审专家的宝贵意见,并请郝春文、黄正建先生赐教,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唐朝国运兴盛,得益于制度创新,最为突出的就是对科举制度的不断发展,形成了以常举、科目选和制举三大类科目体系,构成了种类多样、不拘一格选拔人才的制度。在“偃武修文”、“以文取士”的大环境下,知识分子出路狭小,多以入仕为宦为正途。因此,唐朝自高宗以后,选人增多与员阙有限的矛盾不断凸显,①为了缓解铨选压力,吏部在铨选试判的基础上,陆续设置平判入等科、书判拔萃科和博学宏词科,②以及三史、三传、三礼等科,总称“科目选”,③以选拔不同类型的人才。宏词科为唐代吏部最高科目,学界一般认为设置于开元十九年(731),④面向“格限未至”的选人,以缓解《循资格》带来的选人“屈滞”问题。⑤其实,宏词科设置之后,很快变为解决及第进士释褐问题的最重要科目,此科及第者优与授畿县尉、校书郎和两府参军等最为清显的释褐官,从而步入“八俊”升迁图,进而直登卿相。但长期以来学者多未注意到宏词科的这一真正功能,相关研究多集中在对宏词科设置时间和原因的梳理、考证等方面,未能解决最核心的问题。⑥本文拟在前贤研究的基础上,梳理宏词科考试的内容、考官的选任,重点对此科及第与及第进士者释褐的关系进行探讨,并就其仕途前景作深入分析。

  一、考试内容与及第情况

  关于宏词科考试内容,刘海峰认为试诗、赋、议论各一篇,⑦但未作具体考证。《通典》云:“选人有格限未至,而能试文三篇,谓之‘宏词’。”⑧唐人往往用“三篇”指代宏词科。如《唐摭言》云,何扶,太和九年(835)及第,明年,“捷三篇”。⑨“捷三篇”即指宏词登科,“三篇”指诗、赋、论。《册府元龟》云,大中十二年(858)三月中书舍人李潘知举,“放博学宏辞科陈琬等三人,及进诗、赋、论等”。⑩

  目前能够确切考订宏词科考诗、赋和议论“三篇”试题的年份,只有贞元九年(793)、十年。宋人洪兴祖《韩子年谱》引《科第录》载,贞元九年宏词科试《太清宫观紫极舞赋》、《颜子不贰过论》。(11)《玉海》记载:“贞元九年,宏词试《太清宫观紫极舞赋》。李观、裴度。”(12)《文苑英华》收录了张复元、李绛的《太清宫观紫极舞赋》。(13)宋人陈振孙在《李元宾集》下注云:“唐太子校书江东李观元宾撰,观与韩退之贞元八年同年进士,明年试博学宏词,观中其科,而愈不在选。《颜子不贰过论》,其年所试文。”(14)《文苑英华》还收录了崔宗、张复元的《恩赐耆老布帛》二首,(15)应为贞元九年宏词科所试诗。洪兴祖《韩子年谱》引《科第录》云:贞元十一年,“试《朱丝绳赋》、《冬日可爱诗》、《学生代斋郎议》”。(16)《文苑英华》有庾承宣《朱丝绳赋》、韩愈《省试学生代斋郎议》,下注:“韩愈,贞元十年。”同书还收录了陈讽、庾承宣的《冬日可爱诗》两首,在陈讽下注:“贞元十年及第。”但庾承宣下注误作“贞元八年及第”。(17)显然,韩愈在贞元十年宏词科及第,试《朱丝绳赋》、《冬日可爱诗》、《学生代斋郎议》。

  现存唐代宏词科考试内容,赋最多,诗次之,议论很少见。目前所见最早的宏词科试赋为开元二十二年《公孙弘开东阁赋》,《文苑英华》收录了王昌龄、李琚、杨谏和韩液的赋四篇。大历四年(769)试《五星同色赋》,《文苑英华》收录了张叔良、崔淙的赋两篇。(18)大历十四年试《放驯象赋》,并《沉珠于渊》诗。(19)贞元八年试《中和节诏赐公卿尺诗》、《钧天乐赋》。(20)《文苑英华》记载贞元十二年宏词科试《披沙拣金赋》,有李程、柳宗元、席夔、张仲方赋四篇,还收录了李程、席夔、张仲方所试《竹箭有筠》诗三首。(21)贞元十五年试《乐理心赋》、《终南精舍月中闻磬诗》,贞元十八年试《瑶台月赋》。(22)又《全唐文》记载冯宿“应宏词科,试《百步穿杨叶赋》”。(23)考虑到冯宿贞元八年进士及第,而贞元九年、十年、十二年宏词科试赋题名都已明确,(24)故《百步穿杨叶赋》为贞元十一年或十三年、十四年试题的可能性比较大。

  宏词科试诗、赋、议论的内容和评判标准与礼部进士科试诗、赋、策十分相似。(25)韩愈《答崔立之书》云:“闻吏部有以博学宏词选者……就求其术,或出所试文章,亦礼部之类,私怪其故,然犹乐其名。”(26)大中十二年,中书舍人李潘向宣宗解释宏词科考诗、赋和议论的评判标准,云:“赋忌偏枯丛杂,论则褒贬是非,诗则缘题落韵。”宏词科试赋切忌“偏枯丛杂”,试诗要“缘题落韵”,用字不得重复。宣宗问李潘:“凡考试之中,重用字如何?”李潘答曰:“其间重用文字,乃是庶几,亦非常有例也。”并举钱起《湘灵鼓瑟诗》为例,其诗中用了两个“不”字。诗曰:“冯夷空自舞,楚客不堪听……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27)宣宗以此次陈琬宏词科应试诗中所用重字不如钱起诗合乎韵律,重落前进士即及第进士陈琬等人,说明重字是试诗的大忌。

  宏词科试赋分八字韵和四字韵两种,用韵的原则是以试题中字依次为韵。试赋要求选人作赋用韵合乎韵律,并作为全篇主旨。如大历四年试《五星同色赋》,其韵“昊天有成命”,取自《诗经·昊天有成命》。(28)从现存张叔良、崔淙的《五星同色赋》来看,都紧扣《诗经·昊天有成命》中苍天有天命的主旨,赞颂古代圣王应天受命,法天地,为人事,“圣能法天,天能瑞圣;君臣合作,远近相庆”,从而说明“五星同色”,乃天下太平的瑞象。即便赋题相同,而用韵不同,主旨亦差距很大。林益《五星同色赋》以“天下偃兵,无为而理”为韵,(29)本自《史记·天官书》。(30)用“惟我皇之至圣,信体元以合理……蛮夷自清,戢戈之日久矣”等语阐释“天下偃兵”,歌颂“圣上事无事,为无为”的“五星同色”瑞象。而姚逖《五星同色赋》以“天下和平,君臣合德”为韵,用“至道无偏,阴阳至理”,“五星同色,四序调年”等来说明“天下和平”;用“尧舜为主,伊吕作臣”,“谅朝廷之嘉瑞,表君臣之道合”等来阐述“君臣合德”。(31)林益和姚逖《五星同色赋》的用韵与张叔良、崔淙不同,同一次宏词科考试不能任意用韵,可推知林益和姚逖不可能在大历四年宏词科及第。(32)

  宏词科试赋首句为“破题”,又称“赋头”,然后依次为韵,末句为末韵。贞元十二年,李程参加进士科考试,试《日有五色赋》,以“日丽九重,圣符土德”八字为韵,状元及第。李程最中意者为赋头八字曰:“德动天鉴,祥开日华。”后来,李程得知浩虚舟应宏词科,亦试此题,“颇虑浩赋逾己”,见其“破题”云:“丽日焜煌,中含瑞光。”李程喜曰:“李程在里。”(33)《北梦琐言》则说李程见浩虚舟《日有五色赋》,开始“服其才丽”,至末韵“侵晚水以芒动,俯寒山而秀发”,大咍曰:“李程赋且在,瑞日何为到夜秀发?”由是浩赋不能陵迈。(34)说明宏词科试赋看重“破题”和“末韵”,其格调高低,关乎成败。

  关于宏词科及第情况,松本明《唐代宏词拔萃两科科第表》收录了从开元五年到天祐三年(906)宏词科及第者有78人次。(35)笔者在《登科记考》、《登科记考补正》基础上,再增加李华、裴次元、李方叔等23人,剔除了李蒙、王播、赵秬、陈琬非宏词科出身4人,共计97人。

  由于宏词科与进士科的考试内容和评判标准十分相似,进士科及第者在宏词科考试中占得先机,往往状元及第,就成了当年的宏词科“敕头”。如李琚,开元二十二年状元及第,“当年中词头登科”。(36)陈讽,贞元十年状元及第,当年以宏词敕头登科。李程,贞元十二年状元及第,同年登宏词科“敕头”。(37)柳公权,元和三年(808)进士及第,“首冠诸生,当年宏词登高科”。(38)崔元翰,建中二年(781)参加进士科考试,“咸为首捷,京兆解头,礼部状头,宏词敕头,制科三等敕头”。(39)武翊黄,元和元年以“解头”连登进士“状头”、宏词“敕头”,时谓“武三头”,(40)章孝标称其“花锦文章开四面,天人科第上三头”。(41)还有一部分及第状元,在随后的几年中陆续登宏词科状头。如张又新,元和九年进士科状元及第,十二年宏词敕头登科。(42)之所以出现上述今日进士科状元、明日宏词科敕头的情况,除了由于进士科与宏词科考试内容和评判标准十分相似外,还因为宏词科考官在某种程度上认可礼部贡院进士科考试的结果,直接以当年的状元为“敕头”,既可获得美名,又可搪塞责任。当然,状元登“敕头”者是少数,进士及第者连登宏词科的情况是多数。最著名的当属冯陶、冯韬、冯图兄弟,太和前后“连年进士及第,连年登宏词科,一时之盛,代无比焉”。(43)相关事例,不再赘述。

  总体来看,宏词科应试者主要是包括状元在内的新及第进士和前进士。如孙逖开元二十二年典举,所放进士27人,“数年间宏词、判等入甲第者一十六人”,(44)仅从这一榜的情况来看,进士及第者在数年之间,又登宏词科等科目选者近60%。足以说明开元天宝以后,及第进士成为宏词科考试的主要人选。如大中九年,有“前进士苗台符、杨岩、薛訢、李询、古敬翊已下一十五人就试”宏词科,拟取前进士柳翰、赵秬等3人及第,(45)此次宏词科考试的选人主要是前进士。后唐明宗天成二年(927)有前进士王蟾请求仿唐制,恢复宏词科考试,(46)亦可证明唐代宏词考试主要面向及第进士。北宋绍圣二年(1095)设置宏词科就明确面向及第进士,(47)应该也是受唐代的影响。非进士出身者宏词科及第甚难,仅有吕炅、裴次元、孙纬、杨谏、潘孟阳等人,屈指可数。这些人虽无进士科名,但都擅长诗赋。如裴次元贞元四年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敕头”,“宏词同日敕下,并为‘敕头’,时人荣之”。(48)

作者简介

姓名:金滢坤 工作单位: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课题:

2016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童蒙文化史研究”(16ZDA121)阶段性成果之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