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现代汉语
词汇语义与句法界面研究的三种模式
2015年07月10日 09:41 来源:《外语与外语教学》(大连)2010年第6期 作者:刘宇红 字号

内容摘要:在传统的界面研究中,语义角色属于词汇语义的成分,在构式语法中当语义连贯原则在语义角色与构式成分之间建立了固定联系时,映射的始端已不再是早期理论的语义角色,而是更加具体化了的语义标签,如mail的词汇语义成分是〈mailer mailee mailed〉。由于元构式的结构和意义基于因果链的传递来定义,词汇语义角色的定义也基于因果链的传递,共同的基础保证了两者之间有效的互动:在共时层面上,词汇语义角色可以检验元构式中因果关系的传递,反过来,因果元构式可以解释词汇语义角色的分布、增补和缺失。由于词汇语义的概括性提高了,传统映射模式中各种词汇语义角色也能在统一的标准(即因果关系和力的传递)之下被定义,传统界面研究中词汇语义角色名称不统一、数量不统一的局面能够被扭转。

关键词:语义;映射;词汇;因果;角色;句法;语法;动词;研究;参与者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宇红,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研究方向:理论语言学(江苏 南京 210097)。

  内容提要:到目前为止,词汇语义与句法的界面研究已有两种模式。一是传统的界面研究,二是构式语法的方法。在分析和对比两种研究方法的优势和不足的基础上,本文提出了第三种研究模式,即因果元构式的方法。将因果元构式与题元等级结合,可以有效地解决界面研究中的不足,如词汇语义“颗粒”难以确定的问题,局限于单向映射的问题,以及句法结构的特异性被忽略的问题。

  关 键 词:因果链;构式;元构式;词汇语义;句法;界面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词汇语义与句法界面的双向互动研究”(项目编号:08BYY070)和江苏省博士后科研资助课题“论元结构的动态研究”(项目编号:0901133C)的阶段性成果。

 

  1.词汇语义与句法界面的传统研究及其不足

  词汇语义与句法的界面(lexical meaning syntax interface,下文简称为界面)研究“谓语动词能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与句子结构相互关联”(Arad,1996)。到目前为止,国内外对界面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如下两方面:

  (1)动词的哪些意义影响句子结构,这些意义如何表征;

  (2)动词意义对句子结构的影响是如何实现的,即动词意义向句子结构映射具有什么规律,包含哪些类型。

  如何选择与句子结构有关的词汇语义内容,并用恰当的方式表达出来,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做法,但大致可以归纳为两类。

  一类是罗列动词的语义角色,即把动词(在句子中)必须有的名词成分罗列出来,如Gruber(1965)、Fillmore(1968)、Stowell(1981)、Cruse(1986)、Givón(1990)等人的做法属于这一类。詹卫东(2004)把动词与语义角色的搭配能力形象地描述成“动词在自己周围挖坑的能力”。

  另一类主张在特定的维度上进行谓词分解,如Jackendoff(1976,1983,1990)基于空间位置与运动关系的谓词分解;Tenny(1994)基于体特征(aspectual properties)把谓语动词分解成有限的概念特征或基础谓词(但不一定是原子谓词);Croft(1991)受Talmy(1985,1988)的启发,提出了对事件进行分解的因果链(causal chain)方法。

  理论的多样性体现了理论的随意性。这种随意性首先表现为各家的术语千差万别、各不相同,比如Givón(1990)提出了“语义角色”(semantic role),Gruber(1965)和Jackendoff(1972,1976)提出了“题元关系”(thematic relation),Fillmore(1968)提出了“语义格”(semantic case),Stowell(1981)提出了“题元栅”(theta-grid),cruse(1986)提出了“参与者角色”(participant role),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词汇语义单位不仅名称不同,数量也不同。比如,杨成凯(1986)以列表的方式对比了Fillmore(1966,1968,1971,1977)各时期语义格的数目和名称:1966年提出6种,1968年和1971分别提出9种,数量虽然巧合,但名称和所指各不相同,1977年又缩减为4种。此外,Halliday(1967)提出9种语义角色,吕叔湘(1942)提出12种,丁树声等(1961)提出8种,汤廷池(1972)提出12种,邓守信(1971)提出9种。

  名称不同或许是可以接受的,但数量不同体现的是不同学者对词汇语义的不同切分,即词汇语义的“颗粒”大小不同。数量越多,“颗粒”越小;数量越少,“颗粒”越大。“颗粒”大小的不确定性直接决定了词汇语义与句法之间映射关系的不确定,既可能是多对一的映射,也可能是一对多的映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