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现代汉语
“都”的语义分合及解释规则
2015年06月01日 09:35 来源:《中国语文》(京)2013年第1期 作者:蒋静忠 潘海华 字号

内容摘要:从句法结构到三分结构的映射由句子结构和焦点来决定,并遵循以下规则:话题规则P1如果“都”左边存在着可以充当量化域的短语,就把它映射到限定部分,并把句子的其余部分映射到核心部分。从句法结构到三分结构的映射由句子结构、焦点以及语境来决定,并遵循以下规则: P2.如果述题中含有一个对比焦点成分,就把它映射到核心部分,同时把句子的其余部分映射到限定部分。(3a)“小李都买呢子的衣服”其量化域位于“都”的左边,可以通过语境补出来,比如可以是“小李(每次)都买呢子的衣服”,量化域是“每次”,适用于左向量化规则P1,意思是小李每次都买(了)呢子的衣服。第二个意思是“(这几次)小李都买的呢子衣服”,这时候既可以通过语境在“都”的左边找到其量化域,也可以在述题中找到一个对比焦点“呢子衣服”。

关键词:语义;量化;焦点;句子;呢子;潘海华;电脑;解释;蒋严;语境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蒋静忠,河北大学文学院,E-mail:jjzhbdbd@163.com;潘海华,香港城市大学,E-mail:Haihua.Pan@cityu.edu.hk。

  关 键 词:都;全称量化;话题-述题规则;等级差别;背景-焦点规则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本文是河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基于焦点理论的现代汉语副词研究”(项目批准号:HB12YY011)和香港政府RGC资助的GRF项目(CityU1514/06H,CityU1501/05H)的研究成果之一。

 

  1.问题的提出

  目前,有许多学者致力于把“都”的用法用一个统一的语义来概括,比如李行德(1986)、Cheng(1995)、蒋严(1998、2009)、潘海华(2006)认为“都”表示全称量化,黄师哲(1996)认为“都”表加合,林若望(1998)认为“都”表分配,徐烈炯(2007)认为“都”表示达到相当程度,Giannakidou & Cheng(2006)、向明(2008)则认为“都”是一个最大化算子。

  

  目前学界对第一种观点的质疑是:能否解释所有的例句?比如刘丹青(2005)就举了如下一些例句:

  (1)a.可是她穿上以后连路都走不了啦。(《黄金时代》)

  b.他们有钥匙,连门都不敲就进来了。(《黄金时代》)

  c.那段时间箫雨天天在家做家务,出门连“的士”都舍不得打。(《知音》杂志)

  d.他连事情都没搞清楚,杀了我,还说我的不对。(网)

  例(1a)中,没有比“路”更走不了的东西。例(1b)中,没有比“门”更不能敲的东西。例(1c)中,没有比“的士”更舍不得打的东西。例(1d)中,没有比“事情”更难搞清楚的东西。

  刘丹青认为,这种非典型“连”字句的最大特点是:在上下文、说话现场、言谈双方的共享信息和认知背景中都找不出与“连”后XP构成对照的一个成员,无法形成一种可能性等级尺度。因此,很难用全称量化或梯级序列①来解释。

  这个问题在潘海华(2006)中基本上得到了解决。潘海华认为这样的句子都是变体或者省略形式,例如“他连头都没抬一下”是“他连抬头都没有抬一下”的变体或省略形式,“他连凉都没有冲”是“他连冲凉都没有冲”的变体或省略形式。按照这种处理,(1)中的例句都可以得到全称量化的解释。

  但是,下面的一些例句就不容易用全称量化来解释了。例如:

  (2)a.天都黑了。(Huang,1996)b.天天如此,我都习惯了。(北京大学CCL语料库)

  c.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北京大学CCL语料库)d.这话说都说了,还能怎么办?(王红,1999)

  上面的例子都只表达了一个单数事件,我们很难根据当前语境构造出一个复数的事件来。而认为“都”表全称量化、表加合、表分配也好,都必须以构造出一个复数事件为基础。黄师哲(1996)认为(2a)可以构造出一个复数事件,即“天黑”和“天亮”,但这种构造跟句子表达的意义是什么关系,黄文并没有详细说明。蒋严(1998、2009)、潘海华(2006)都认为可以根据时间先后关系构造出一个梯级序列,即“天亮→天黑”,这种解释比黄文更深入了一步,但这种解释会把句子解读为“天黑和天亮都出现了”,这显然不是这个句子真正要表达的意思。说例(2)表示达到相当程度似乎也不大妥当,因为它们表达的并非极端事件。

  

  但是,这里的“不寻常”、“不协调”的意义是怎么来的?是事件本身就不寻常,还是说话人主观上认为事件不寻常?还需要进一步的说明。而且,有些句子,如(2b),明确表达了“我习惯了”的原因是“天天如此”,这似乎并没有不寻常或不协调的意思。

  

  我们认为,不管把“都”看作几个,都必须承认“都”的内部是存在区别的。不管是区分为两个,还是区分为三个,都必须先把各自的范围划分明确,之后才能归纳各自的意义。

  基于以上考虑,我们下面主要做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对“都”的用法进行重新分类,并揭示各个次类的内部区别。二是在潘海华(2006)的基础上对其语义解释模式进行修正,使之能够解释所有的“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