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现代汉语
从词汇化、语法化看话语标记的形成 ——兼谈话语标记的来源问题
2015年02月19日 20:19 来源:《世界汉语教学》(京)2012年3期 作者:李思旭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本文结合“别说”“完了”“就是”三个话语标记的语法化演变过程,探讨了话语标记的来源及其形成动因,话语标记与句法位置,话语标记与词汇化、语法化三者之间的关系,以及话语标记与副词、连词之间的纠结等理论问题。当然按照语法化的从实到虚,我们认为以上话语标记“完了”的虚化链还不够完善,至少是少了副词这一环节④,因为已有研究都提到了“完了”副词的用法,所以我们认为话语标记“完了”完整的虚化链条应该是:动词→副词→连词→话语标记。4.2副词、连词与话语标记上文探讨的“别说”“完了”“就是”这三个话语标记,在产生初期都经历了先从短语词汇化为副词,再由副词语法化为连词,最后再由连词语法化为话语标记。

关键词:话语;副词;连词;语法化;汉语;词汇;研究;短语;完了;动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思旭,男,博士,安徽大学文学院教师,国际中国语言学会会员,研究领域包括语言类型学、认知语言学、语法化理论、韵律句法学等,在国内外语言学期刊上发表论文20余篇(合肥 230039)。

  内容提要:本文结合“别说”“完了”“就是”三个话语标记的语法化演变过程,探讨了话语标记的来源及其形成动因,话语标记与句法位置,话语标记与词汇化、语法化三者之间的关系,以及话语标记与副词、连词之间的纠结等理论问题。

  In the light of the process of grammaticalization of three discourse markers of biéshuō(别说),wánle(完了)and jiùshì(就是)in Chinese, this paper attempts to explore the origin of discourse markers and their formation motivation, and theoretical problems like their relationship with syntactic positions, lexicalization and grammaticalization, the complexity among discourse markers, adverbs and conjunction, etc.

  关 键 词:话语标记/词汇化/语法化/句法位置/主观性discourse marker/lexicalization/grammaticalization/syntactic positions/subjectivity

 

  引言

  近年来话语标记已经成为国外话语分析、语用学研究中的一个新的研究课题,同时也不断引起了国内学者的重视,吴福祥(2005)就曾强调指出“话语标记的语法化研究应该成为当前语法化研究的重要课题”。最近几年国内学者围绕话语标记展开了广泛的研究,但大部分都是个案研究,如“完了”(高增霞,2004)、“你知道”(刘丽艳,2006)、“这/那个”(刘丽艳,2009)、“你看你”(郑娟曼、张先亮,2009)、“我告诉你”(董秀芳,2010)、“这不”(胡建峰,2010)和“不是”(殷树林,2011a),等等。

  以上这些主要是从共时平面对话语标记进行具体的个案研究,从历时宏观角度探讨话语标记的来源及其形成动因的文章则很少①,到目前为止只有董秀芳(2007)和李宗江(2010)。这两篇论文无疑对汉语话语标记的深入研究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但是我们认为这两篇文章中有关话语标记的来源等问题,都还有值得进一步商榷的地方。本文将结合“别说”“完了”“就是”三个话语标记的语法化演变过程,进一步探讨话语标记的来源及其形成动因,话语标记与句法位置,话语标记与词汇化、语法化三者之间的关系,以及话语标记与副词、连词之间的纠结等理论问题。

  一、话语标记“别说”的形成

  现代汉语中的“别说”有多种形式,它可以是短语,也可以是副词、连词,还可以是话语标记。下面例(1)中的“别说”是“副+动”的短语,意思是“不要说”。例(2)中的“别说”是副词,表示强调语气,强调其后的命题显而易见。例(3)中的“别说”是连词,是前一小句指出事情在某一情况下,即已经具有某种性质,产生了某种结果,后一小句以“别说”表示更进一层,指出在另一更容易产生此类结果的情况下事情会在更高的程度上具有此种性质,产生此种结果,这是不言而喻、显而易见的。

  (1)您千万H1WC02.jpg您不知道,他瞒谁也不会瞒您,是他不让您告我的对么?(王朔《无人喝彩》)

  (2)我从没干过农活,学着村里人的样子干活,H1WC02.jpg有多慢了。(余华《活着》)

  (3)而这个坏眼一旦瞪起来,H1WC02.jpg那小孩子了,即使是那些大人们看见了,顿时便能让你魂飞魄散。(张平《十面埋伏》)

  (4)H1WC02.jpg,和珅他还真就见着皇上了,而且皇上一看他,一眼就相中他了。(纪连海《百家讲坛》)

  以上例(4)是“别说”的话语标记用法,句中的“别说”几乎没有任何概念意义,对句子的命题意义也没有什么贡献,也不改变话语的真值条件意义,在形式上省略以后也不影响句子的完整性,只起组织话语信息、构筑话语结构、体现发话者态度的功能性的作用。②董秀芳(2007)认为作为话语标记的“别说”与其作为强调副词和连词的用法不处在同一演变链条上,没有直接的演变关系,如下图所示。

  H1WC01.jpg 

  董秀芳认为“别说”的话语标记用法可能来自于“别说”在话语中对听者的提醒用法,是提醒用法的进一步扩展,如下例句所示(在引用时我们检索标注了例句的具体出处),句中“别说”的表面意思是请听话人不要说出某话,实际用意是提醒听话人不要产生某种想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