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现代汉语
“名而动”结构补说
2014年10月20日 08:00 来源:《中国语文》(京)2014年2期 作者:吴春生 马贝加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古汉语“名而动”结构来源于“判断句+而+小句”或“存在句+而+小句”两种形式,判断句中类属名词或具体人、事物的不出现,存在句中“有”和所存在场所的不出现导致“名而动”结构的形成。上述情况表明“而”前的“名”是可以通过要么添加具体名词,要么添加类属名词而构成“具体人或事物+类属名词”的判断句,而不是一味地只添加具体名词,或一味只添加类属名词,这是本文需要补充的第一个地方。另一方面,傅文在统计各类名词做判断句谓语时,是按指人名词、指物名词、专有名词、代词进行分类的,但是像“子产”“陈氏”“管氏”这些虽为专有名词,但却指人,“谁”“我”这些虽为代词却也是指人,因此把这两类分别分到专有名词和代词之列。

关键词:名词;判断句;语义;分析;主语;语法;管氏;谓语;存在;定型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吴春生,宁德师范学院中文系,E-mail:nntt2011@sina.com;马贝加,温州大学人文学院,E-mail:mabeijia@tom.com。

  内容提要:古汉语“名而动”结构来源于“判断句+而+小句”或“存在句+而+小句”两种形式,判断句中类属名词或具体人、事物的不出现,存在句中“有”和所存在场所的不出现导致“名而动”结构的形成。由于受出现频率所限,“名而动”结构一直未能定型,这使得“名而动”结构在上古汉语中不仅有多种表层形式,而且在句法和语义结构上也相应地出现不同的分析。

  关 键 词:名而动/判断/存在/主谓结构

 

  杨荣祥(2008)指出,“名而动”结构的“名”代表体词性成分,“动”代表谓词性成分,“在‘名而动’结构中,‘名’原本是一个判断句的谓语部分,是一项陈述,它和‘而’后的‘动’(也是一项陈述)通过‘而’接构成一个复杂谓语形式,共同对句子的主语加以陈述。因为整个句子的主语省略(往往承前省),所以该结构看上去就成了名词性成分直接通过‘而’与谓词性成分连接,实际上‘而’连接的仍然是两项陈述,而省略的主语是‘话题性主语’。”宋洪民(2009)进一步区分无指、定指及通指三类名词,指出只有无指时才是杨文所说的话题性主语未出现的情况,定指和通指则分别是突出内涵的评判性和描述性用法。杨文和宋文对“名而动”结构的论述是准确的,但似乎并不能很好地解释下面这一句:

  (1)是故卷甲而趋,日夜不处,倍道兼行,百里而争利,则擒三将军,劲者先,疲者后,其法十一而至。(《孙子兵法·军争》)

  句中“十一而至”的“十一”为充当主语的名词性短语,“至”为动词,“十一而至”为准“名而动”结构。按照宋文,“十一”显然不是定指,有无指或通指两种可能。如为无指,则按照杨文,“十一而至”应当可以补出省略的话题性主语,并把“而”前部分还原成判断句。可事实上,我们找不到这个所谓的话题性主语,也不能将其还原为判断句。如为通指,我们并不能看到它对“而”前“名”之类事物本质属性的确认强调,故而“十一”也并非突出内涵的描述性用法。有鉴于此,笔者以为,对于“名而动”结构,还有继续探讨的必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