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现代汉语虚词赋元功能羡余研究
2015年07月17日 08:14 来源:《语言教学与研究》(京)2010年第1期 作者:邵洪亮 字号

内容摘要:8),当介词“在”与典型的时地名词语或者与方位词组配的时候,介词“在”的隐现基本上未造成句法、语义和语用上的差别,可以认为“在”在句中的功能也是羡余的。

关键词:语义;介词;虚词;方位词;助词;语用;汉语;动词;词语;的赋元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邵洪亮,上海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上海 200234)。

  内容提要:现代汉语虚词赋元功能羡余分两大类:一是虚词与其他手段的赋元功能羡余。二是虚词之间的赋元功能羡余。汉语虚词赋元功能羡余会出现两种结果:如果虚词本身没有明显的语用功能,它在形式上可能会弱化或脱落;如果虚词还具有某种语用功能,它原有的语用功能可能会得以强化并固化下来。这两种结果都有实证。

  关 键 词:虚词;题元标记;功能羡余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本文得到上海市普通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编号为:SJ0705)基金资助,是教育部杜科项目(编号为:06JC740011)和上海市教委科研项目(编号为:06DS065)的成果之一。

 

  一 关于汉语虚词的赋元功能

  1.1 区分NP语义角色的主要手段

  汉语中,一个名词性成分(NP)在句中承担何种语义角色(题元),在形态上是区分不出来的。汉语区分NP语义角色的主要手段有以下四种。

  一是通过动词的语义特征。比如,与性状类一价动词同现的NP是系事题元①,如“这种款式很流行”。与“存在”类二价动词共现的NP往往是系事题元和处所题元,如“北京市位于华北平原北部”。

  二是通过NP的句法位置。比如,与二价动作动词同现的NP,主语位置往往是施事题元,宾语位置往往是受事题元,如“他握了一下我的手”。不过,经常会由于某种语用需要而改变语序。

  三是通过NP本身的语义特征。比如,一些典型的时间词语和处所词语,其自身能够反映一定的题元义,如“明天”、“周末”、“几分钟后”、“读大学期间”等,在句中往往充当时间题元,“门口”、“湖心”、“教室里”、“学校西边”等,在句中往往充当处所题元。

  四是通过添加特定的虚词。比如,介词“把”后的NP往往是受事题元,如“我把玻璃杯打碎了”。介词“在”后的NP是处所题元或时间题元,如“他在教室看书”、“这事儿发生在革命年代。”

  上述四种手段往往共同发挥作用,使名词性成分的语义角色得以明确。其中,句位和虚词是形式上显性的赋元手段。

  1.2 关于汉语虚词的赋元功能

  具有赋元功能的虚词主要指前置介词、一些意义虚化了的方位词、个别助词。

  前置介词的赋元功能相对比较复杂。不同的介词有各自典型的题元标记功能。学者对一些常用介词比较典型的题元标记功能作过研究,本文不再赘述。

  方位词的赋元功能相对比较单纯。标记它所由构成的NP是一个处所题元或时问题元。

  具有赋元功能的助词主要是比况助词,以及没有后附NP,被“悬空”了的“被”、“把”、“给”。比况助词标示它所附的NP是一个比事题元。②而被悬空的“被”、“把”、“给”,虽然已无所谓对其后面未出现的NP的赋元作用,但仍对其前面的NP具有一定的赋元作用。例如:

  (1)a.那只老母鸡早已被吃了。

  b.桌子高头有一瓣西瓜,三仔,你把吃得。(转引自胡德明2006,江淮官话清水方言)

  c.家里的水龙头我给修好了。

  这种赋元功能带有辅助性质,因而常常是羡余的。但有时这种赋元功能却是不可或缺的,若去掉会影响句子的基本语义。如例(1a),如果没有“被”,那么“那只老母鸡”到底是施事题元还是受事题元是有歧义的。又如“我一共被偷走了三个手机”,如果没有“被”,“我”便成了施事题元。

  张谊生(2003)认为,例(1a)这样的“被V”句中的动词具有共同的语义特征,即都是二价动词,但“凡是进入‘被V句’的二价动词,原来的两个必有论元必定要有一个(一般是施事论元)变成可有论元。”“施事尽管在语义上是存在的,在形式上也大都能补出来,但实际上都没有出现,也不必或不宜出现。”这说明,助词“被”前主语位置上的NP具有受事题元的身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