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评论
话剧《兰陵王》:灵魂拷问 意象创造
2017年07月27日 16:55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许波 字号

内容摘要:由国家话剧院出品,罗怀臻编剧、王晓鹰执导,张皓越、夏力薪等联袂主演的话剧《兰陵王》,从历史上北齐名将兰陵王的传奇故事演绎发展出全新的情节,将兰陵王设置成一个因目睹父王被害而用女儿态掩藏真性情的柔弱王子。

关键词:意象;灵魂;话剧;面具;人性

作者简介:

  由国家话剧院出品,罗怀臻编剧、王晓鹰执导,张皓越、夏力薪等联袂主演的话剧《兰陵王》,从历史上北齐名将兰陵王的传奇故事演绎发展出全新的情节,将兰陵王设置成一个因目睹父王被害而用女儿态掩藏真性情的柔弱王子。其生母齐后为唤回兰陵王的男儿血性,交予他先王遗物——神兽大面,戴上大面的兰陵王神奇般地平添雄伟气概,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并于还朝后为父报仇,除掉了篡位的齐王。但神兽大面同时也使兰陵王走到冷酷无情、暴虐可怖的人性另一个极端。最终,齐后用母性的牺牲帮助兰陵王告别迷途,回归本我。全剧用艺术象征、意象创造的方式,体现对悲剧命运的观照,讲述了一个关于“灵魂与面具”的寓言,拷问人的灵魂,引发观众对于人性、本心的思考和探讨。

  剧中齐主篡位、弑杀先王、迎娶先王之妻为后的情景,均被躲在幔帐后面的兰陵王看到,使其内心受到巨大冲击。为保全性命替父报仇,当时只有九岁的兰陵王,竟甘愿成为涂脂抹粉阴阳怪气的伶人,并以“可人儿”的女性形象隐忍十余年。而当兰陵王戴上神兽大面后,则英气勃发,成功为父报仇,但也嗜血无情冷酷暴虐,将违逆自己的母亲、爱人、亲随一并押入牢狱,走向人性的另一极端。在兰陵王身上,表现出人性的两个极端:当他戴着“可人儿”的“面具”示人时,是卑微孱弱毫无尊严的形象,体现出人性懦弱柔软的“羊性”;当他戴上神兽大面时,是威武阳刚冷酷无情的形象,体现出人性残暴冷酷的“狼性”。

  然而,无论是为了保全性命韬光养晦的“羊性”,还是大权在握时不可一世的“狼性”,都是对人性的戕害。故作卑微时固然是蒙蔽真心,享受霸道时何尝不是迷失本性,二者同样悲哀,也许后者更甚。诚如该剧导演王晓鹰所言:“《兰陵王》不是一个讲述历史故事的情节剧,而是一个象征性极强的现代寓言,揭示的是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的关于‘灵魂与面具’的人性难题,是在体察和挖掘生命的艰难与矛盾。面对不同境遇,人们难免像兰陵王那样戴上不同的面具,而在习惯性的面具遮掩下,有时甚至忘了真心,丢了本性,由此看来,叩问人性,回归善良,又何其艰难,何其紧要!”当兰陵王试图摘下那个给予他安全和隐忍的女性面具时,他尚能把控,而当他想摘下那个使他成为英雄、王者,并最终成为霸主的兼具神性和魔性的威武大面时,事情已经变得复杂、艰难,甚至惨烈,竟然需要亲人的牺牲作为代价。兰陵王的“经历”是独特的,但从兰陵王身上体现出来的人的异化过程却极具普遍性,它将人性的复杂展现在舞台之上,直接拷问每个人的灵魂。

  话剧《兰陵王》最突出的艺术特征在于意象的创造。纵观王晓鹰导演的一系列创作,可以发现他一直在不断坚持实验、探索各种超越表象的舞台表现方法,使意象成为戏剧演出意义的载体,成为表达全剧主旨的重要工具。在《兰陵王》中,自始至终都贯穿着面具这一重要的意象,剧中角色基本上都戴着面具。兰陵王先是戴女人的面具,继而以神兽大面示人,将其游走于人性两极的状态和情状,形象而极具象征性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具体而生动地凸显出剧作的主旨。剧中其他人物——无论是伶人还是武士也都头戴面具,突出了“面具”在人的生活中的普遍性,进而引发人们对“灵魂与面具”的深入而广泛的思考。王晓鹰惯用意象,也善用意象,他喜欢将人物放置在极端的情境中加以锤炼,展现人性的挣扎与选择。红色的意象是王晓鹰所惯用的,在《兰陵王》中,兰陵王的红颜知己郑儿为了唤醒被大面控制丧失人性的兰陵王回归“本真”,来到神武宫,恰逢逃狱而出的齐王欲放火烧死兰陵王,为救兰陵王,郑儿葬身火海。整个舞台被一块大红绸布所覆盖,众演员拽着红绸的边缘上下舞动,动感十足。同时,大红的灯光直打到舞动着的红绸之上,强烈震撼。兰陵王从红绸中跃出,而郑儿却被掩盖在红绸之下。这一组红色的意象,极具感染力,极大地调动了观众的情绪,同时也将兰陵王内心的剧烈冲突与挣扎表现了出来,为下一场兰陵王“本真”的回归作了有力的铺垫。贯穿《兰陵王》始终的另一重要意象是置于舞台中心位置的“铁屋顶”,它或是停放于舞台正中,或是悬挂于舞台之上,但却始终给人以压迫感。它就像一个铁笼,禁锢、扭曲着人们的内心,联系到戏的情节与内涵,每位观众对这个意象或许都会有不同的理解与体悟吧。

  王晓鹰曾表示,希望通过回溯“兰陵王”这个我国戏剧艺术发端的源头,进行既有中国文化深厚传统又有现代戏剧艺术品格的舞台演出创造,在自己钟情多年的“中国式舞台意象的现代化表达”的艺术道路上进行新的、更深层的探索。在《兰陵王》中,蕴含着诸多中国传统文化、传统美学思想,包含着众多中国元素。剧中的傩戏、傩面的展现,让观众对这一极具历史传统的地方戏有了真切的认识;大量中国戏曲程式化的表演和念白的运用,以及锣鼓点的配乐等,都让熟悉传统戏曲的观众倍感亲切……而这一切无不彰显出王晓鹰导演对中国话剧民族化的追求。

  戏剧是关乎社会、关乎人生的。戏剧所能提供给社会和观众的,远不仅仅是表面的娱乐,它以艺术的方式向人们传递更为丰富、更为深刻、更有感染力、更有启发性的精神信息,并潜移默化地对人们的精神生活产生深远的影响。《兰陵王》便是这样一部以意象为表现形式的拷问人的灵魂、直指人的精神的剧作,而这也是中国话剧110年的主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