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鉴赏
张路《驴背诗人》赏析
2015年04月28日 22:40 来源:收藏快报 作者:张春岭 字号

内容摘要:如果不用笔墨、线条这些绘画的专业术语来考量,张路所绘人物,总是能够抓着人物的动态瞬间,像现代摄影家抢拍运动场上运动员一样,生动而传神地表现人物。只有这一驴背诗人的形象,穿越历史,走到我们的面前。

关键词:诗人;老者;毛驴;李白;杜甫

作者简介:

  明代画家张路(1464—1538),字天驰,号平山,祥符(今河南开封)人,以画山水人物擅长。如果不用笔墨、线条这些绘画的专业术语来考量,张路所绘人物,总是能够抓着人物的动态瞬间,像现代摄影家抢拍运动场上运动员一样,生动而传神地表现人物。他的《骑驴图》,画一老者骑驴而行。老者稳坐驴背,悠然自得,小毛驴边走边叫,让人好像听到了得得的驴蹄声和欢快的嘶鸣。张路绘画,不喜题款,让人无从猜测老者的身份,但也给人留下了更为广阔的想像空间。

  中国历史上,诗人和驴关系的密切程度,超过了一般人的想像。凡是见到书画上的骑驴人,除了骑毛驴回娘家的小媳妇,都要往诗人方面联想。

  诗人和驴的关系,从魏晋时期逐步凸现。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任东平太守时,一反走马上任的惯例,竟然骑驴而去,任上十日,清肃一郡,然后又骑驴悠然离去,留下一个风流潇洒的背影。而同时代的魏文帝曹丕,与一帮文友参加朋友王仲宣的葬礼时,因为王好驴鸣,竟然每人学上一阵驴叫,来送别这位朋友。

  盛唐是中国诗歌的巅峰,中国文学史上璀璨的双子星李白和杜甫都活动在这一时期,并且都因为骑驴而留下了千古佳话。李白骑驴,发生在他“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理想破灭之后,“曾令龙巾拭吐,御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天子门前,尚容走马;华阴县里,不得骑驴?”这一段狂放不羁之语,好像掴在狗眼看人低的华阴县令们脸上的一记耳光,让人解气。相对而言,杜甫则是一位资深的骑驴诗人。这位怀揣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梦想的伟大诗人,却过着“骑驴三十载,旅食京华春。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的日子,不能够骑在耀武扬威的高头大马上,而是骑在向来被称为“蹇驴”的驴背上,去远房的侄儿家蹭口饭吃,诗人的胸中,隐藏了多少的无奈和悲辛。

  真正可能称为驴背诗人的,是中晚唐时以苦吟著名的贾岛。他早年遁入空门,还俗后穷困潦倒,日子过得苦;他一心做诗,“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诗做得苦。长安大街上,他骑着一头毛驴,摇头晃脑地吟哦“鸟宿池中树,僧推月下门”。为拿不准用推或用敲而犹豫不定,一时间神游像外,连冲撞了京兆尹韩愈的车马也浑然不觉,幸而韩愈也是一位诗人,要不,又要被押入大牢。正是从贾岛开始,诗人、骑驴、吟诗成为不可分割的整体,骑驴吟诗成为诗人的代表形象。晚唐诗人郑綮,当别人问他有无新作时,他回答说:“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背上,此处何以得之?”诗人唐彦谦在《忆孟浩然》中说“雪晴驴背兴无穷”。在他们心目中,只有在驴背上,才可能诗思勃发,诗意无穷。

  到了宋代,陆游的《剑门道中遇微雨》,成为脍炙人口的传世名作:“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骑驴吟诗成为诗人的象征,后来,以至竟将诗人称为“骑驴人”,清张问陶的《题画》诗云:“我亦长安车马客,几生修到骑驴人。”

  张路《骑驴图》中的老者,不会是李白杜甫,也不会是贾岛陆游,他是在与野老相聚的三杯浊酒之后,悠然而回,还是因驴背得到佳句而洋洋自得,已经无从得知。只有这一驴背诗人的形象,穿越历史,走到我们的面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