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业务
亲密新闻:“两个一百年”的百姓体验(下)
2018年08月15日 10:33 来源:《新闻战线》 作者:张立伟 字号

内容摘要:亲密新闻的舆论监督是为美好生活“打苍蝇” 。亲密新闻的制高点是原型人物故事。四大原型:英雄、好妈妈、斗坏人坏事者、灾难及受害者为美好生活“打苍蝇”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是舆论监督的新方位。有些报道,紧盯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亲密新闻呢?——为美好生活打苍蝇!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亲密新闻的舆论监督是为美好生活“打苍蝇” 。亲密新闻的制高点是原型人物故事。四大原型:英雄、好妈妈、斗坏人坏事者、灾难及受害者,是新闻报道情感竞争的重武器。 “两个一百年”的特定时期,传统媒体的创新机会多于新媒体。亲密新闻与发展报道,是“两个一百年”中最重要的主流新闻。

  新时代、新征程,传统媒体重点开发亲密新闻,有井有水有中国人处即有亲密新闻。上篇侧重理论务虚,论亲密新闻“是什么”和“在哪里”;下篇侧重操作务实,论亲密新闻“怎么做”与“感动人”。

  为美好生活“打苍蝇”

  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是舆论监督的新方位。有些报道,紧盯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亲密新闻呢?——为美好生活打苍蝇!

  “打苍蝇”多次引起争论,现在,有些可以划句号了。习总书记说:“老虎”“苍蝇”一起打。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党的奋斗目标。为美好生活打老虎、打苍蝇,是顺乎党心民心之事。

  前提立住,进而讨论新闻业务:媒体适合打什么?主张打老虎的,说了很多优点:社会效益、连锁反应、品牌效应……但我要指出一个很少提的缺点:打老虎无法常态化。没有办法批量化生产,对每时每刻运行的媒体,作为主打就不合适。主张打苍蝇呢?太适合了!一是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日常生活十二支柱:衣食住行、性健寿娱、学劳保权,都有营营青蝇,你开个“打苍蝇”专版,题材源源不绝。二是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增长,对苍蝇的容忍度降低。像生活污水直排入河,原来可以不计较;现在不打,要引发社会矛盾!三是制约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因素,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打苍蝇,由小见大,直击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照样做大新闻。

  打——撞击蒙太奇!苍蝇题材琐碎,尤其要讲究“怎么打”。且引入爱森斯坦的“撞击蒙太奇”:镜头剪接不是平滑过渡,而是冲突、是撞击、是“通过两个给定物的撞击产生思想”。看!南京电视台的《学雷锋的队伍走了以后》:学雷锋日,有200多家企事业单位的3万名团员青年,上街摆摊学雷锋,群众高兴地说:雷锋又回到了我们中间。“咣当”一声,撞击来了:

  活动结束时,有些单位匆匆收摊,丢下一地的垃圾不打扫,一走了之……

  这里是新街口四环路的人行道,废纸、果皮、脏布块、脏棉絮到处可见。

  再看看这堆饭盒,半盒半盒的米饭就这样被扔掉了,看了怎不让人心疼!鼓楼广场西端的人行道上也扔满了垃圾杂物。看来,这里是义务理发的一个摊点了,一团团剃下的头发也不打扫,满地都是……

  咣当,咣当,多处撞击:群众高兴/一地垃圾;脏棉絮/半盒半盒的米饭;义务理发/一团团剃下的头发……看电视节目,发现更多的撞击:全景:人行道的废纸、脏布块……/ 特写:墙上学雷锋的标语;近景:地上遗弃的快餐盒/远景:正在收摊的学雷锋队伍……①爱森斯坦说,撞击是多种多样的——“公分母就是冲突”。镜头二元冲突,大跨度跳跃和反差,给观众深刻印象。放到今天反“形式主义”,这节目都不过时。

  信息爆炸时代,尤其强调“打”苍蝇而不是“指”:“那儿有个苍蝇……”多慵懒无力,小姐绣花式的。舆论监督,仅仅传递信息,常被其他信息淹没。美国《明尼阿波利斯星坛报》报道:《桥太老了吗?桥墩间诸多桥段修补延误》,然后每年都有报道。6年后,大桥在交通高峰时倒塌,坠入密西西比河,13人丧生,还有更多的人伤势严重。大桥该修早就有报道,一而再再而三地报道,全城人都不放在心上。为什么?作者分析,网上信息太多了:炸弹恐慌、性侵犯、杀人、抢劫银行……“炸弹威胁和银行抢劫总有稳定的点击量”,桥梁的警告有多大影响?作者说:“记者这次尽到了职责”,是“大众忽视重要信息。”②不、不!“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典守者不得辞其责!”——连和珅都知道。

  记者当然渎职!你是新闻叙事者,你对大桥的报道,要同“所有”其他信息竞争。你怎能只“‘指’苍蝇”?如果“打”呢?爱森斯坦阐述撞击蒙太奇的经典案例:坟墓+穿丧服哭泣的女人。观众:寡妇——这是蒙太奇。有过路人同情安慰:上天是慈悲的,除了丈夫,一定会有另一个男人使你幸福。“是啊,”她哭着回答:“是有这样一个人,可是你瞧,这就是他的坟墓……”她哀悼她的情夫——这就是撞击蒙太奇!这案例来自小说,爱森斯坦要说明:撞击蒙太奇是“通用”叙事手法。他甚至在汉字结构中发现蒙太奇:“门”+“耳”=“闻”、“心”+“刀”=“忍”。他说:“仓颉的方法正是这条道路上的先驱。”③仓颉的灵感不灭,试用于报纸:文!采访诸多信源交叉印证大桥的病状;图!孤星鬼月下,桥墩处处伤口狰狞;文!相似大桥垮塌的惨烈和幸存者说;图!锈了的灯号说着不吉利的坏话……今天你能做H5,让用户角色代入,或开车、或步行……走到中间大桥断裂,在断裂的瞬间、身体坠落时发出生命的“最后一声”。对!H5就叫《最后一声!》,你看会有多少人参与体验,你看它能不能同远在天边的炸弹威胁和银行抢劫竞争?!

  对手戏:采访与评论。说起蒙太奇,那就再引进风行于电影,但仍是通用叙事手法的:对手戏。其含义,是两个或多个角色处于纠葛和冲突之中。报道用对手戏有较大限制,素材没有,你不能虚构。但有两个环节限制较小:采访与评论。采访,记者可作对手一方。《焦点访谈》播出的《“罚”要依法》,披露309国道山西长治路段交警乱罚款:

  (交警)刘代江:20。

  (暗访)记者:给10块算了?什么钱这是?这是什么钱?

  刘代江:来来来,下来我告诉你。下来我告诉你……

  记者:照顾一下吧。

  刘代江:再来20……40!

  ……

  运煤汽车司机C:算了,再说就揍你了。给他40算了,你不要再掏钱了,给他40算了。

  采访,教科书都强调合作,其实只对了一半;采访的另一半是竞争;竞合是采访的心脏。常说采访“突破”,突破什么?突破生活的表层,缺乏竞争休想。具体到舆论监督,前提就蕴含竞争,正好引入对手戏。以上采访,乍看是求情,实际是代表观众追问:什么钱这是?这是什么钱?使我想起采访的“华莱士手段”:把令人消除敌意的奉承与突如其来的攻击相结合。示弱+反转,竞合的心脏“嘭、嘭”直跳,只有一半,心电图会变直线的。华莱士被称为“采访之王”,大概因他不听教科书吧。他说:“新闻就是戏剧”,“每个有趣的故事都围绕一个价值冲突建构。”④采访,涉及价值冲突的有五方:采访对象、记者、受众、记者任职的媒体、采访对象代表的组织。⑤五方,还有细分与合并,那就成了N方。N方之间,正好构建对手戏。只说记者,时而代表受众;时而代表媒体(央视与县级台必有不同的采访,地市台、省级台也不同。再考虑“本媒体”的受众,电视与广播不同,广电与报刊不同,采访对手戏百花齐放、推陈出新)。记者时而追问采访对象(对象多而杂,相互又有对手戏。司机一句“再说就揍你了”,把剧情推向高潮)。记者还能追问采访对象代表的组织(科层制组织,相互又有对手戏)。

  新闻生产全过程:策、采、写、编、播、发。近年来,大家多关注“编”——中央厨房,或“发”——多媒体发布、滚动发布……发来发去发叹息:“记者太少,事实不够用了!”说穿了就是采访缺乏突破。编和发的人越来越多,采的人越来越少,这很危险。新闻叙事,凭什么与小说、电影的虚构叙事竞争?虚构叙事,是讲“生活可能怎么样”;非虚构叙事,是讲“生活是怎么样的”。新闻行业的合法性,来源于客观性和公共性,两者都要靠采访夯实地基。夯实引入对手戏,既有助于突破表层,也增加悬念、延宕过程,让新闻更好看。悬念关注结果,给受众看过程,悬念揪心,过程黏人。因此,华莱士才有底气同斯皮尔伯格竞争,《焦点访谈》才有能力同“红高粱家族”竞争,为新闻这个行业,留下足以捍卫它的伟大的证据。

  采访在五方——不,准确说在N方——之间上演对手戏。评论呢?据说“信息过剩”,要办“观点纸”;话音未落,已经“观点过剩”。一则新闻出来,评论一哄而上,已有不少反思:宣泄过度、隔山打牛、思路雷同等。关键是,你评论的事实没有“稀缺性”、没有“门槛”;网上找料,谁都会,评论思路就那么多,不落入俗套才怪。评来评去凭栏望:“观点太多,事实不够用了!”但是,你评论“本媒体”采访的独家事实呢?那不仅是“门槛”、是“稀缺”,简直是“垄断”!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再引入对手戏,在广阔时空构建对手戏,你的评论,决不会“观点过剩”,你要“观点制胜”!再看《“罚”要依法》:

  演播室背景大屏幕:(山西309国道宣传牌:“有困难找交警”“视人民如父母”)

  主持人:……在山西省309国道的路边竖着一个大大的宣传牌。这个宣传牌的一边写着“有困难找交警”,另外一边写着“视人民如父母”,我们现在这个身后的大屏幕放的就是这个画面。

  那么,我们看到的今天节目中这几个交警的所作所为,难道是按这个宗旨行事的吗?

  我们现在都清楚地记得济南交警、漳州110报警台、还有南昌的好民警邱娥国,他们正是因为遵照了“视人民如父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所以他们的所作所为赢得了全国人民的赞誉。我们也知道,全国广大公安干警也是因为遵照这样的宗旨努力地工作着,所以才有了今天人民热爱警察、信任警察。

  我们相信今天节目中的这几个交通民警是极个别的,同时我们也相信他们这些所作所为,不但是公路沿线这些司机所无法接受的,也是全国人民不认可的,更是广大公安干警所无法容忍的。

  这是节目的尾声,由评论推向高潮。高潮何来?来自横向铺宽的对手戏:这几个交警/宣传牌;这几个交警/济南交警……来自纵向延长的对手戏:这几个交警/公安干警宗旨;这几个交警/广大公安干警。一连串对手戏,好戏连台!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的矛盾,是960万平方公里舞台上的对手戏;筛选进入报道,让其在特定时空撞击;尤其在采访和评论环节咣当咣当撞击:采访突破、评论制胜!

  实践的检验。这个节目是央视批评基层交警,按流行的舆论监督理论,肯定算不上“打老虎”。新闻研究,常见类似指责:“打苍蝇”的新闻多,“打老虎”少;针对基层单位、基层干部的批评多,批评高级领导机关或干部少……业界往往也倾向“打老虎”好。为什么?仅从新闻业务考虑,打老虎容易引起轰动。题材本身,有多处撞击蒙太奇,有一连串的对手戏,像“水门事件”的那个“深喉”。但打老虎有个大缺陷:很难持续。听美国同行作证:“水门事件”之后,新闻成为美国大学最受欢迎的专业,媒体以历史上少有的狂热制作新闻调查节目。咣当一声,被撞了一下腰:“现在我们知道,那段日子的热情带有误导性。以水门事件为象征,由此引发的新闻揭丑运动在平静的日子里渐渐停止。”祸不单行,人们对报纸广播的关注在下降,报纸读者陆续减少。⑥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平静日子没有那么多老虎可打;主打老虎忽略了受众的日常生活。史笔无私要郑重记录,当年别说“打苍蝇”,连“打老鼠”都被嘲讽,时任华西都市报总编辑席文举正面肯定并积极践行“抓生活、打苍蝇”——打市民生活的苍蝇;多地都市报奉为方法论,打得风生水起气象万千,打得报纸发行节节飙升——打苍蝇经受了实践的检验。

  打老虎的题材优势:对手戏、撞击蒙太奇等,只是通用叙事技能,甚至通于小说、电影。提炼出来为我所用,打苍蝇照样活色生香,连朱镕基总理都记住那“20/40”,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重复警察的话予以怒斥。我们多研究“打”的叙事吧,别纠缠“老虎”或“苍蝇”的题材。假设有10条批评报道,100分是满分。日常生活报道,打老虎最多占一条,它得90分、或95分;打苍蝇的九条,40或50分;你这舆论监督总体不及格。反之,打苍蝇的,都60分以上,尽管没有95分的轰动效应,但总体及格。更重要的,这总体及格密切了与受众的关系,它是合格的亲密新闻,既有规模效益,又可持续发展。

作者简介

姓名:张立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时晓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