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小说品读
尹学芸:手语
2017年08月09日 14:53 来源:《长江文艺》 作者:尹学芸 字号

内容摘要:导读:只因为大嫂死之前对我做的一个“手语”,开启了我对这个女人一生经历的探索:与陈智浩的青梅竹马和离婚、改嫁给我的大伯哥,以至于自己的死,再后来大伯哥的死,她的儿子未知的人生,往事与隐秘一件件被揭开,一件件一起,汇出人生的无限纠葛和苍凉。

关键词:手语;陈浩;松林;先生;占卜

作者简介:

  导读:

  只因为大嫂死之前对我做的一个“手语”,开启了我对这个女人一生经历的探索:与陈智浩的青梅竹马和离婚、改嫁给我的大伯哥,以至于自己的死,再后来大伯哥的死,她的儿子未知的人生,往事与隐秘一件件被揭开,一件件一起,汇出人生的无限纠葛和苍凉。

  1

  这条街可真长,四千多户的大村庄,就像被一根扁担串着,从西一直串到东。我在街上走了一个来回,才发现小学校藏匿在一条胡同里,拐过一个弯才看见大门口。一户人家的房子高大,甚至遮住了升起的那面国旗。操场边上搭着青藤架,上面开了许多花,窝瓜花,瓠子花,葫芦花。校园不像花园,倒像是菜园。门房问我找谁,我说找张校长。张校长问我找谁,我说找陈浩智。张校长是个实在人,说我这就去给他调课,你先在我办公室等等。我坐在沙发上等的时候,发现门前葫芦架上的白花开到屋里来了,葫芦藤试探地爬进纱窗,纱窗开了一道缝,给藤秧留下了好奇的空间。我走过去看了看,花托底下已经孕育了一粒珠胎,那里要诞生一个孩子了。

  环顾这间屋子,我自言自语:陈浩智要在这里办公就好了。

  张校长知道我为什么来。为了找陈浩智这个人,我半年前就开始东打听西打听。那时春草已经过世多半年了。我的手,被她捏住的地方似乎还有余温。我要说,那点余温一直留在我手上一点都不为过。我只要想起春草,手背就是热的。那是她的手敷在了我的手上。然后才是慢慢地凉,松开。大拇指缓缓翘起,然后才是整只手,一点一点地从我的手背上滑落,像极了电影中的慢镜头。她是坐着去世的,因为喘不上气,大伯哥一直抱着她。周围围着一圈人,她的儿女,姐妹,以及别的家人。可她却把手伸向我。这时候她已经说不出话了,可她分明是想说些什么的。气一口接一口地往上喘,却不见往下吞咽。嘴唇乌紫,眼睛像图钉一样在人群中盯牢我。所有的人中,我应该是与她关系最远的,我们是妯娌。所以当她叉开的五指伸向空中,周围的人都试图接住那只手,她却惶急地躲闪。当我意识到她眼神里的内容,把手伸过去,她已经耗尽了所有的气力,除了匆匆一握,再不能做别的。我很惶恐,不知道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想表达什么。她的手从我的手背滑落时,在我中指的指尖上略做停留,形成了挤压。这一刻,我感受到了那只手似乎在手语。

  就因为“手语”两个字,许多日子里我食不甘味。既困惑,又惆怅。想弄明白手语的内容,也想弄明白她为什么要跟我用手语。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