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小说品读
山东毛驴
2016年11月21日 09:57 来源:文艺报 周朝军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周朝军:“90后”作家,山东临沂人,作品散见于《北京文学》《钟山》《文学界》《延河》《山东文学》《作品》《时代文学》等刊,著有长篇小说《九月火车》。

关键词:毛驴;山东;先生;榆钱;毛驴小黑

作者简介:

  周朝军:“90后”作家,山东临沂人,作品散见于《北京文学》《钟山》《文学界》《延河》《山东文学》《作品》《时代文学》等刊,著有长篇小说《九月火车》。

  1

  公元1776年,古历丙申猴年。是为越南景兴三十年,日本安永五年,大清乾隆四十一年。这年夏天,乾隆帝六甲在身的宠妃汪氏,一时胎漏出血,遍访名医均回春乏力。吹灯拔蜡之际,粗通医理的户部侍郎斗胆献出东阿阿胶一块。汪氏服下阿胶后竟血止病愈,不久便诞下一名女婴,即是后来下嫁和珅之子丰绅殷德的皇十女和孝固伦公主。弘历晚年得女,龙颜大悦,亲题“贡胶”二字,并优质德州种驴一万头,赐予山东东阿阿胶第十七代传人秦仲轩。

  239年后的公元2015年1月30日,在山东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非物质文化遗产阿胶制作技艺传承人秦玉峰冲冠一怒为毛驴,他说,“毛驴这一物种在中国已经濒临灭绝,我提议,让毛驴同牛羊等一样享有大型家畜扶持政策,纳入草畜范围。”

  再往后一年,也就是公元2016年。按古历,这一年也是丙申猴年。这一年的大年初八,我的爷爷刘老七家养了18年的毛驴小黑,随着一孔老磨盘的光荣退役,终于迎来了它卸磨杀驴的驴生闭幕式。从此,在柳溪镇,毛驴和恐龙一样,成为了一种概念性存在。

  2

  小黑死前的那声哀鸣,让我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悲凉。不单为小黑,也为整个驴世家。相比于牛羊马等家畜,毛驴是冤屈的。当我们说起牛,我们说孺子牛;当我们谈到羊,我们说三羊开泰;当我们提起马,我们说龙马精神。

  然而,当“驴”字出现在我们口中的时候却立马大煞风景,我们说好心当做驴肝肺;我们说驴唇不对马嘴;我们说黔驴技穷;我们说卸磨杀驴;当我们对某人某事不待见的时候,我们甚至会说“你个驴日的……”

  我为整个驴世家感到不公!

  为给小黑和整个驴世家伸冤昭雪,我喝下驴血,抖擞驴胆,誓为千古毛驴树碑立传:王仲宣以驴鸣医腹痛,朱子明携驴画谒徽宗,前有袁郎单驴救主,后有徐叟驴阵退敌……放眼五湖四海,说不完的汗驴功劳,道不尽的神驴往事,今日我且将这一腔驴血抛洒,道一出悲壮的人驴义事。

  3

  在中国,关中驴、德州驴、广灵驴、泌阳驴、新疆驴堪称驴界良心。而在这五大种驴中,德州驴又一枝独秀。单纯从体态上来划分,德州驴又包含“三粉驴”和“乌头驴”两大品种。德州驴耐粗饲、抗病强,深受驴农喜爱。我爷爷刘老七养的毛驴小黑就是一头千年难遇的三粉德州毛驴,驴高162厘米,驴长186厘米,驴围223厘米,堪称一代驴王。

  俗话说牲口好不好,单往槽里找。得益于我爷爷刘老七家那大如山楂的杂交黄豆,三粉德州驴王小黑才得以如此出类拔萃。说起这杂交黄豆,就躲不开那位红唇烈焰的墨西哥舞娘。而说起这墨西哥舞娘,我又想起了贾先生。

  4

  我爷爷刘老七家门前有条街,街边有棵榆钱树,树下有位外乡人,人人唤作贾先生。榆钱树下的贾先生,逢二、七日谈天走棋,逢三、八日治病打卦。

  贾先生,民国二年来到柳溪镇,住在镇西浮屠寺,手长袍短,脸瘦须白,双目炯炯有神。因对佛家经义有些参悟,常与寺中方丈坐而论佛,斋戒多年,虽未受戒,也算得半个和尚。贾先生为人大方,时常与寺里僧众些好处,故与寺中方丈交厚。方丈剃度八十余载,气象不俗,二人交情可谓清茶一杯,无甚芥蒂。

  说来也奇,柳溪一镇,乡邻三万,竟历来无人知晓贾先生的年纪。有好事者张三跑到寺间问,“我说您老高寿啊?该有八十了吧?”“您好眼力。”贾先生笑一笑。李四蹲在榆钱树下,伸出十个指头,“您老有这个数了吧?”“您好眼力。”贾先生依旧笑一笑。张三不甘心,涎着脸又追问,“您老什么地方人啊?”贾先生还是笑一笑。终究没有人知道贾先生的年龄和来历。

  时光流转,贾先生依然是那个贾先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