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小说品读
爱欲与惶惑
2016年06月06日 07:03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季 进 字号

内容摘要:结尾处宁海路上的樱桃树不仅曲终奏雅,点缀了原本虚无空洞的宁海路,而且也作为一种意象讲述了一段邂逅,追忆了一次情思,叙说纷乱芜杂而又渺无踪迹的爱恋絮语,同时见证过往的慌乱、当下的踟蹰与将来的不可名状。

关键词:爱欲;海路;小说;人物;绑架

作者简介:

  罗望子中篇小说《邂逅之美》,《人民文学》2016年第3期

  爱欲与惶惑

  世间相遇,总是毫无征兆。邂逅之事,多是意绪起伏难平,惊悸未定,尔后几许怅然,几分欢喜,盘旋其中。小说《邂逅之美》的开端以宁海路作为引子,但名为强调,实为架空。作为人物活动的空间,在此处被虚化,其所喻示的恰是人物的虚无感、漂泊感以及在现实世界中的无所倚靠。

  宁海路是K和苏杨邂逅相遇的起点,随后便隐匿了踪迹。小说最后,宁海路再次出现,“第二天,他没有要接待方陪同和接送,也没有参观当地的名胜古迹,甚至连这个城市有没有一条宁海路也没顾得上查点查点。”空间上的无处归依,人物凌乱的思绪和语词,夹杂着其间的暧昧和欲念令场面一度失控,人物的虚无和恐惧在小说接近尾声时被一个凭空而降的“绑架者”进一步强化。绑架的出现在小说中显得颇为蹊跷,与其说绑架者剥夺自由、威胁生命,不如说是受困于欲望与想象的拟人化呈现。

  小说以K与苏杨的邂逅为开端,除去几句寒暄,更多的便是姑娘的茫然:工作上的糟心经历令她身心受累,前男友带来的创伤更使她黯然神伤。苏杨难以摆脱过往的心如槁枯,也无法避离当下的惊心动魄。至于K,与苏杨的邂逅让他的欲念无端地被撩拨起来,紧随而至的是扰人心性的絮语和调情,一度令他迷失自我。他既陷溺于两人的邂逅,也茫然于暧昧不明的关系之中,难以自拔。絮絮叨叨、欲言又止、欲迎还拒的情丝纠缠,体现出人物内心的琐屑和精神的凌乱。

  绑架的地点完全偏离了既有的时空设定,来到一个莫名偏远的山沟里,作者抛开了小说和人物原本依存的空间,放弃了其无法直面的空间之困,转而去开启对于时间的思虑:“在我看来,我们的生活是永远的过去式。和前男友在一起的日子,可以算是遥远的过去。如我们现在坐在一起,面对面肩并肩的交谈,则是可见的过去。而未来是尚未确定的过去的一种形式。因为没有确定,才感觉到了新鲜。至于我在山中被绑架的日子,则是新近的过去,隐秘的过去。现在,我只不过是从新近的过去,走入了可见的过去而已。”恐惧和困惑令邂逅由起初的惊艳变为一场惊险,再次印证了他们在面对过去与当下时的惶恐。

  小说中还有一个重要的意象——火车,这里同样是时间和空间移动的最佳表征,也是时空转换的重要载体。火车的终点成为了K对苏杨怀念的起始。小说最后,万念归寂的K又想起了宁海路,还有宁海路上的樱桃树,“樱桃树不仅意味着一条路和一个来去无痕的女人,还是从新近的过去破空而出的存在感,是他能够紧紧攥住这个世界的惟一现实,所以对此,K极为期待”。结尾处宁海路上的樱桃树不仅曲终奏雅,点缀了原本虚无空洞的宁海路,而且也作为一种意象讲述了一段邂逅,追忆了一次情思,叙说纷乱芜杂而又渺无踪迹的爱恋絮语,同时见证过往的慌乱、当下的踟蹰与将来的不可名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