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小说品读
《花自飘零》(节选)
2014年04月09日 10:26 来源:《 人民日报 》2014年04月09日 作者:李迪 字号

内容摘要:长篇小说《花自飘零》李迪著作家出版社出版说是昌平,一点儿都不平,全是山。我插队的裕陵,埋的皇上叫朱祁镇。后来,孝瑞下药毒死了齐氏,皇上抱着她哭了三天三夜,传旨以齐贵妃名义厚葬,说以后自己驾崩了,就把齐贵妃移来合葬。柿子熟了的时候,漫山遍野,红叶子黄柿子,美得像做梦。朱大妈说,要搁早年间,这红柿子可轮不着你吃。朱大妈笑了,早年间,武则天没当皇上的时候,是天上的女神仙,专管地上的花草树木,跟公社绿化办主任一样。后来,武则天下凡当了皇上,乡亲们为了报答她,每年收柿子了,就把树顶上的红柿子摘下来,送进宫贡给她吃!柿子丰收了,社员赶着马车拉到城里去卖。车上的柿子拿苫布苫着,小山似的,我们就躺在柿子山上睡觉。

关键词:花自飘零;李迪;皇上;大妈;王八;农民;石碑;齐氏;队长;火烧;知青

作者简介:

长篇小说《花自飘零》李迪著 作家出版社出版

  说是昌平,一点儿都不平,全是山。山里有十三个皇陵。我插队的裕陵,埋的皇上叫朱祁镇。他一生信奸臣杀忠良,临终遗诏废活人殉葬。当地人说,这是他唯一的功德。

  一进裕陵大队,吓了一跳,干活的农民个个光着大膀子。女的抱着孩子咔咔咔地喂奶。男生低头不敢看,我们女生也不敢看。哎哟,怎么跟野人一样啊!

  当了农民,第一天干活儿就耪白薯秧。我蹲在地里,没耪几下腿就麻了。干脆跪在地上,一边往前爬,一边耪。我累得汗珠子滚眼里,哪儿还分得清草和秧?咔咔咔,把秧全耪掉了。队长就嚷嚷,你是怎么干的?把秧子都给我耪了,草还留着呢!我说,我干不了。队长说,你是来劳动改造的,干不了也得干!我说我没犯罪,凭什么劳动改造?说着就要哭。队长乐了,叫劳动锻炼,中不?你照镜子看看,有你这样锻炼的吗?

  那会儿,我怕晒黑了,不但戴全了草帽手套,还系了一条围巾。我说,我腿长,实在蹲不住。队长说,得啦,那你放猪去吧,中不?我说,好啊,放猪不用蹲着!

  旁边有个农民听见了,大嘴一咧唱起来:

  哎呀嘿,刀子嘴呀嗬豆腐心,咱队长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儿,我的舅娘亲——

  我还认为他唱的是流氓小调哪。

  队长说,怜香惜玉,怜香惜玉,她是莲花镶着稀罕玉!

  农民又唱起来:

  哎呀嘿,莲花镶着稀罕玉,嫩豆腐掉进灰堆里,吹也不得呀嗬,打也打不得,我的舅娘亲——

  第二天,我就去放猪了。队长给我配了个小姑娘,是当地农民的孩子,比我小一岁,叫秀秀。杏核眼儿弯月眉,细鼻子小嘴儿,一说话俩酒窝儿。我俩一人举着一根鞭子,赶着猪群出了庄。浩浩荡荡!

  当地管放猪叫放青,从裕陵放青到长陵,要好几个小时。走在青山绿树间,我美坏了。活儿也干了,景儿也看了。心里一高兴,唱起电影《青松岭》插曲。人家本来唱的是赶大车,我给改了——

  长鞭哎那个一甩哎,嘎嘎地响哎,一队大猪出了庄哎,

  要问大猪哪里去哎,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嗨哎嘿哟——

  唱完了,觉得有点儿反动。到处看看,没外人,哈哈哈!我乐,秀秀也乐,说你唱的放猪歌真好听,教我一个!我就教她。山里回音也跟着唱。猪是忠实听众。它们越听越高兴,撒着欢儿跑。

  路两边守着一溜石人石马,个个拉着脸儿,没工夫听我们唱歌。每个皇陵前都有一座龟驮碑,碑上刻满表扬皇上的字。我俩路过石碑,就仰起脸儿读碑文。不认识的字就跳过去,什么破字啊!当然,我比秀秀认得多,一得意就出了怪声。秀秀说别气我啊,我问你石碑这么重,怎么驮到王八身上的?我说,老吊吊的呗!秀秀笑得坐地上了,哈哈哈!我赶紧说,不对,那会儿还没老吊呢。秀秀说,头一个想起王八驮石碑的,是明成祖朱棣。他爸死了,他想立个碑。石碑又高又重驮不上去,朱棣急得睡不着。鲁班爷看他孝心好,就托梦给他,说王八不见碑。朱棣醒了就想,王八不见碑,这话啥意思?想了三天三夜,想明白了。他叫工匠先把王八用土埋起来,埋成一座大土山,再把石碑顺山坡往上拉,一直拉到顶,比准了立起来,又把土一点点儿挖走。土没了,石碑就落下来,正好骑在王八身上!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