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小说品读
姚 庄
2014年04月02日 12:25 来源:《文艺报》 作者:倪 康 字号

内容摘要:倪康去繁就简,文笔凝练,描述一个远景的时代,丑或美都纤毫毕现,活鲜鲜的人性暴露出来。插图作者是定居香港的李维,他用一种流行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绘画方式,一笔笔细致地描画。

关键词:山芋;公社;官职;李维;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

  内容简介

  倪康去繁就简,文笔凝练,描述一个远景的时代,丑或美都纤毫毕现,活鲜鲜的人性暴露出来。插图作者是定居香港的李维,他用一种流行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绘画方式,一笔笔细致地描画。命运将倪康在“姚庄”打了一个圈,成就了他的《姚庄杂忆》,而李维历经坎坷去了香港,他们两个人迄今没有见过面,却珠联璧合,联手创作出了这本值得一读的小说集。

  县城过来的沙石路走了80里,转角向北去,就是公社的街,路东依次为生猪收购站、公社大院、供销社、饭铺等等,路西是粮站、小学、修理厂、邮局等等。接下去是街上人家,两边都是高低不平的草房,门前卖豆腐、卖笆斗、卖筐……再往前走,有一眼井,井台高出地面不少,井口有数条凹槽,传说是罗成、程咬金打水饮马捋的绳印子。走过湿漉漉的井台,过一座小桥,看见远处的公社中学被杨树包围着。

  1970年早春,太阳明晃晃,赶集人从各条小路过来,像洪水涌到街上。街上从南到北,人挤人,人吵人,比上海南京路热闹。人群里夹杂着穿城市服装的人,口音混杂,南京话比较多,他们拎着鸡、或鱼、或猪肉、或粉丝,有的人蹲在菜摊子前面,挑过来挑过去,也有坐在饭铺里面,埋头喝淀粉鸡蛋糊,苦咸,但是好吃。这些人有一个共同名称:下放户。

  下放户有三类人:

  一类是下放干部。他们响应毛主席“广大干部下放劳动”的号召,志愿扎根农村干革命,实际上并不是,没有人是志愿的。他们也不是什么干部,他们是中小学教师、医生、会计、采购员、办公室职员等等,之所以下放,或是本人有历史问题、或是家庭出身不好、或因配偶问题拖累下来,子女随迁,成为他们心头痛。这些人分散在各个大队,赶集在街上碰面,聚集在邮局门口,脑袋相抵,脖颈梗斜,说话吐沫乱飞。他们很焦虑,下来前告诉过他们,带薪3个月,然后取消工资,转为农业户口,3个月后的大限之日看着就要到来了。

  一类是城镇居民。他们是木匠、瓦匠、配钥匙的、补锅的、箍桶的、破布烂棉花拿来卖的、拖板车的,街道小厂的,丈夫畏罪自杀的、父亲逃往台湾的,还有其他乱七八糟,不能尽述。他们不晓得为何下来,说法是“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实际上他们没有吃闲饭,他们忙得很,一早出去苦钱,天黑才能回家。他们一无权夺,二无反造,外面闹翻天,跟他们没有干系。忽然在某个场合,被人摁住了,几张大脸凑上来,给他们戴红花,然后就把他们弄到这里来。大脸们丢下他们,回去了。他们愣在这里,胡乱望着天,欲哭无泪,工作没有了,工资没有了,原来吃饭的家伙比如锯子啊、瓦刀啊、挑高箩的箩筐啊,统统没有用处,他们拿起镰刀、锄头,下地做活,收工回家,跟农民一样,喝山芋糊。

  还有一类是地富反坏右分子,开除公职,押送下来。这是他们该受的,怪不得人,你是国民党残渣余孽,你是特务,你是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一句话,你们是穷凶极恶的敌人。他们的脸色是灰的,目光像小鸡,赶集的人群中通常看不到他们,在街上转悠的,是他们的妻子儿女,活该倒霉,跟着下来当农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