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哲思睿语
与时间的对话
2017年01月13日 10:01 来源:文艺报 林伟光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在时间长河这头遥望那头,人有时立成了风景。这是一种姿态,审视历史的姿态,乃司马迁所说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者也。这是古今思想的对话,也是东西方文化的对话。

关键词:画像砖;哲学;艺术家;对话;艺术

作者简介:

  在时间长河这头遥望那头,人有时立成了风景。这是一种姿态,审视历史的姿态,乃司马迁所说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者也。

  时间连接过去与未来,但稍纵即逝,转瞬之间,已是千几百年。此时的我看彼时的我,已是不同;何况是两千年前的往事。这就是历史,写在纸上的烟云,渺如烟海。

  可是,我们总想通过种种途径,穿越岁月的重障迷雾,去与古人对话,感受那一份风云雷电。

  这些拓印在纸上的图画,它们是一张张纸片吗?但到底不是一张张轻飘飘或寻常意义的纸片,它们是从两千年前的汉砖上拓印下来的图画,是写在石头上的书,两千年前生动的历史。于是,拿在手上就显得沉甸甸的,很有些分量——历史从来就是厚重的。

  往事越千年,何况更遥远的年代。而如今谢佳华却借助它们,穿越岁月的凄风苦雨,与两千年前古人对话。此刻,时间已经不再是障碍,淡却了沧桑的况味,还原出一种活生生的泼辣。

  在这帧《刑徒砖》上,就是几句刻在石头上的话:“无任颍川许髡钳尹生永初六年正月十六日死在此下。”这是一块墓志铭,它记录一种事实。但简单的话语,越过两千多年的时光,却直击当下人们的心魂。其间,有多少令人浮想联翩的故事等待我们的解读?

  遥想那些年月,生命的活泼泼,却忽然终结于此,而随着失去的不仅仅是肉体的温度,还有春闺里那依闾盼归的人儿无限的希望,以及死者对人生万千的牵挂和对死亡的不甘。

  或者,正是他充满着不甘,才终于以另外的一种方式,突破了时空的界限,沉凝地展示于两千年后的今朝,让一个书法家因此感动,并赋予他崭新的艺术生命。

  这是一种对话,与时间与历史的对话,破开冰冷的外壳,沉入底里,抚摸着生命的温情,是灵魂间的碰撞与交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