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像儿童那样思考和歌唱
2019年06月20日 10:41 来源:文艺报 作者:丁 琪 字号
关键词:创作;诗人;妹妹;陈曦;儿童诗

内容摘要:近现代以来,儿童诗在传承古典儿童诗的思想精髓和内在韵律基础上演变成现代分行的白话诗,并且在儿童观念上发生了转折性变化。考察陈曦的儿童诗创作,我们会发现它面临着一个普遍的创作困惑,即如何在社会、文化和儿童生态发生转型的新时代

关键词:创作;诗人;妹妹;陈曦;儿童诗

作者简介:

  近现代以来,儿童诗在传承古典儿童诗的思想精髓和内在韵律基础上演变成现代分行的白话诗,并且在儿童观念上发生了转折性变化。承认儿童的独立人格和儿童期思想价值,尊重儿童的兴趣爱好和心理需要,而不是把儿童看成是缩小的成人,这是中国儿童诗由古典向现代发展的观念分水岭,这种现代儿童观也成为贯穿现当代儿童诗创作的核心精神。如今儿童的生活环境、心理结构以及文化消费习惯都在发生变化,儿童诗在吸引力、影响力以及传播力等各方面都面临着比以往更大的挑战,但是仍然有一些优秀的诗人坚守这种古老的艺术形式,顶住现代科技信息技术对纯粹文字艺术的挤压,对抗纷繁世事对纯净心灵世界的侵扰,不断返回到人类的童年,像儿童一样思考和歌唱,给他们创造了一个与商场、百货大楼或者游戏机里不一样的儿童乐园。陈曦就是这样一位执著探索儿童诗歌艺术的年轻诗人,他从童年开始创作,直到步入成年始终没有间断,儿童诗已经内化为他生命的纹理和精神轨迹,他的创作在今天更加具有典型意义。

  考察陈曦的儿童诗创作,我们会发现它面临着一个普遍的创作困惑,即如何在社会、文化和儿童生态发生转型的新时代,让这种古老的艺术形式持续焕发生机,真正走进儿童的生命并实现“蒙以养正”的美育教化效果。也正是这样一个时代性普遍难题激发了诗人的创造力,我们看到陈曦的儿童诗创作中出现了非常可贵的、富有探索性的一些尝试。

  诗人擅长通过文字营造出一个声音、画面、气味相融合的奇幻世界,以此来调动儿童的视觉、听觉、味觉、嗅觉等所有感官,系统而全方位地参与到想象世界中来,这对创作者的艺术构思能力和文字表现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在当下高科技电子产品普及,影像媒介(包括电影、电视、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游戏机等等)成为大众也包括儿童基本的文化消费渠道的环境下,以文字为媒介的诗歌如何扬长避短、在与其他影像媒介的竞争中获得一席之地,并充分展现出汉字文化的魅力,对作家来说是个不小的难题。我们看到诗人陈曦在这方面是有自觉意识和实际行动的,他以各种方式在建构一个动感的、形象的、儿童乐于接受的奇妙世界。比如《唱一首你爱的歌》:“听叶落的旋律/听大海的潮声/听昨夜梦里的耳语/我编织一切美妙的声音//云雀衔来幽谷的回响/锦鲤传递泉水的叮咚/我借助雨丝为曲谱/请来蝌蚪/做我游来游去的音符//直到,我听见你轻盈的脚步/才把基调缓缓敲定/清清嗓子/准备唱这首你爱的歌”,这首诗中诗人连用了三个“听”字,唤起人的听觉感知,然后再巧妙地借助云雀在幽谷中歌唱、锦鲤在泉水中嬉戏以及雨丝中蝌蚪游来游去的清新画面,营造了大自然的生机盎然和天籁之音混融的童话世界,以抒发“自然之美和天籁就是人间最美的音乐”的主题思想。诗人在整体构思、意象组合、表现技巧和语言运用等各个层面上,都在积极探索既符合儿童认知科学、又尊重艺术生命的诗歌形态,创作出了堪称典范的一些诗歌作品。

  诗人能够坚持儿童本位意识,以儿童思维来思考、认识和理解世界,抒发童趣和童心。由于儿童诗在创作者和接受者之间存在着年龄、心理、认知等方面的错位,儿童诗成人化也是儿童诗创作中存在的问题。陈曦的儿童诗一个突出特征是能够坚持儿童本位意识,他的诗歌《嘿,做只麻雀,真好》《做一朵小花吧》《请让我想你》《让我为你留下一朵花》等,无论写给哪个年龄段的儿童,创作者始终能够以儿童为本位来思考和理解世界,避免了成人本位的观念灌输和过度教化的痕迹。作为儿童诗人,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不能让成人观念凌驾在儿童之上,儿童都是天生的探索者和思想家,儿童用天真、质朴的视角观察整个世界,不裹挟半点功利色彩和实用主义,往往能看到事物的本真。成人眼中的牛是耕田的动物,肉可以食用,皮可以制革;儿童眼中的牛是朋友,能发出哞哞的叫声,是吃草的庞然大物。同样是牛,在儿童和成人的眼中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意象世界。儿童诗歌就是要自由地张扬儿童的价值,因为这种价值是每个成年人都曾有过而又无法重新获得的,它是儿童纯真生命对世界最美好的诠释,代表着人性的至真至善至美。

  陈曦的儿童诗在坚守儿童本位的同时仍然保持了诗歌的个人风格。儿童诗是儿童思维与诗歌艺术的有机结合,作者不能把自己完全等同于儿童,在抒发儿童的情感、心理、情绪的时候要融合进成人的阅历和积淀,要让儿童神采飞扬的奇幻世界经过时光的过滤呈现出深邃和诗意。这意味着儿童诗既要坚守儿童化的艺术面貌,还要表现出个人的超越和提升。陈曦的《妹妹》《致·你》都体现了他在创作儿童诗时以自己的独特认知进入儿童视界,并凝练出诗意以影响儿童的复杂过程。《妹妹》:“妹妹不爱诗/只喜欢花裙子/妹妹也根本不懂画/总在我的画册上信手涂鸦/妹妹也不太会唱歌/把每个音符都哼成咿咿呀呀//妹妹却又最爱诗/她坐在阳台上听雨/妹妹也真的最懂画/雪地里跑出/她自己的海角天涯/妹妹比谁都懂歌/变着音域把呓语轻呵//妹妹就是妹妹/她不认识总统/也不怕死神/高兴了就笑/难过了,一句话也不说//她说爱就是爱”。诗人以反转的书写方式来写妹妹的天真可爱情态,从一般的成人视角来看,妹妹既不懂诗也不懂画,更不会唱歌,但是从孩子的视角来看,妹妹是天生的诗人、画家和音乐小天才,最后说“妹妹就是妹妹”,她的所有表现意味着人回归生命原初状态是多么可爱而又可贵。这完全是一个成年人追忆童真表现出的独特、个人化认知,带有很强的人生哲理性。每一个成年人写的儿童诗都应该带有个人经验色彩,这种个性不仅包括个人童年经历的差异,还包括对诗歌艺术追求的多元化选择,它最终化成诗人的个性化创作风格。

  陈曦儿童诗的艺术探索应对的时代难题也许只是一个表面问题,真正的问题恐怕还是美育中一直存在的一个生命如何去唤醒另外一个生命的古老难题。苏格拉底在很小的时候曾经问他作为石头雕刻师的父亲“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好的雕刻师”,他的父亲说,比如这只狮子吧,我并不是在雕刻这只石狮子,我只是在唤醒它,狮子本来沉睡在石块中,我只是将它从石头监牢中解救出来而已。这种教育箴言直到现在对我们都具有启发意义,每一个孩子都有丰富的心灵与巨大的潜能,教育所要做的就是去唤醒他的良知和潜能,激发孩子自我生命觉知和创造力,儿童诗作为重要的美育形式也应该如此。 

作者简介

姓名:丁 琪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