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李瑛,交给我诗骨的人
2019年04月03日 10:35 来源:文艺报 作者:峭 岩 字号
关键词:诗歌;叶子;阵地;骄傲;李瑛

内容摘要:李瑛的诗风清丽婉约、峭拔俊逸,是军旅诗独树的一面旗帜。他走了,留给我什么呢?简而言之,是一把诗歌的骨头,又是一团生命的火焰。我是在李瑛的影响下成长的。他的诗最早是我军挎包里的藏本,是我精神的食粮,今天依然是我案头的最爱。我最初的诗歌之路是他扶持的

关键词:诗歌;叶子;阵地;骄傲;李瑛

作者简介:

  李瑛的诗风清丽婉约、峭拔俊逸,是军旅诗独树的一面旗帜。他走了,留给我什么呢?简而言之,是一把诗歌的骨头,又是一团生命的火焰。

  我是在李瑛的影响下成长的。他的诗最早是我军挎包里的藏本,是我精神的食粮,今天依然是我案头的最爱。我最初的诗歌之路是他扶持的,我的诗中有他的影子和声音。与李瑛的第一次见面记忆犹新,那是50多年前,我还是一个年轻军官的时候,刚刚步人诗坛。那时的李瑛在我心目中早已是大名人,不敢主动接近,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是,一天晚上下班后,李瑛竟走进我的宿舍,主动来看我。他坐在我对面,亲切地问我,生活习惯不?吃得饱不?最近又写什么新诗了?他特意嘱咐我:诗是生活的产物,任何时代、任何时间,诗永远离不开火热的充满生气的生活。他还叮嘱我有机会多下连队,和战士交朋友,滚一身泥土;勤奋学习,向身边的同志学习。那晚我俩谈了很久,不觉间,他诗的气质、他为人亲和的态度、他的精神品质,都悄悄传递到我的心灵深处,自觉不自觉地规范着我,让我几十年不忘。

  很多人都知道,李瑛从来不睡午觉,也不抽烟、不喝酒、不养宠物,他把所有的空余时间都用在读书、思考、写诗上。“他总是在子夜出发,为我们送来沾满露水的晨歌;他总是提早到达哨所,为我们预报春天的消息。”李瑛所带给我的这一充满诗意的印象非一朝一夕所得,其中凝聚着他多年的精神坚守和对诗美孜孜不倦的追求。首先,李瑛引领了一个时代的诗歌精神。在错综复杂的社会背景下,甚至是在经济大潮的背景下,他都一直坚信诗的力量,坚守诗的阵地,不失时机地点燃诗的火焰,照亮我们的眼睛,引领我们奋勇前行。

  李瑛把人生比作一片叶子,但他这片叶子也不是永远绿色的,也曾受到风吹雨打。政治上受到过批判和委屈,他个人情感也受到过重创。爱妻多年前病故,年刚62岁的爱女李小雨又突然离世,让他的人生跌入低谷。但他并不沉迷,而是奋起。擦干眼泪,又义无反顾回到诗歌阵地,这片叶子更加坚毅和葱郁。

  李瑛的诗,是火光,是军号,是警悟,是引领,这是一般诗人做不到的。因为这需要思想的成熟再成熟,诗艺的淬炼再淬炼。没有对理想的坚韧不拔、对诗歌的忠贞不渝,是无法取得如此成就的。历数他的足迹,摆放着一粒粒诗歌的种子,从最早的《枪》《野战诗集》,到《在燃烧的战场》《红花满山》《枣林村集》《战士万岁》《我骄傲,我是一棵树》,再到长诗《一月的哀思》《我的中国》等等,以66部长短诗之巨,垒筑了一道诗的长廊。

  有人说,“诗是血液的蒸汽,是醒过来的人的真声音”,”诗始于感觉,终于智慧”。那么,李瑛的诗就是范本。他的视觉,他的架构,他的语言、语境都凸显出别一样的气象。

  他写祖国:“离我心脏最近的/是你/守护着山河的尊严/水的歌唱的/是你/照耀在一切星辰之上的/是你/呵/我的祖国”。他写战争与牺牲:“我是乘飞机来的/捧一捧泪珠/一捧血浆/再远的路我也要去/这里只属于我自己/我要去寻找一座坟/埋着我青年时的战友——中国的脊梁”。他写改革开放:“中国/尘封千百年的/钉着巨大铜钉的红漆大门/打开来/让涛声、浪影、清新的大气/和大洋上蓝色的海风/一齐涌进……一只受伤的月亮/沉下黄河/一轮喋血的朝阳/就从长城上升起”(《我的生命》)。他写生命:“必须站在生命之上/向上攀登/然后向下俯视/生命不应只是/从摇篮到墓地的自然距离/应是从远古至今/生命是一种责任和使命”。还有,他写自己:“我是一棵树”,“生命,是一片叶子”,“比一滴水更年轻”,等等。他传达的是一种饱含哲理意味,深藏历史脉动,又充满人文精神的高境界感悟。因此,具有极大的穿透力和感召力。

  我们说到诗的感召力量,有一件事真实而感人。在边境作战中,一位叫刘勇的战土,上前线之前读到李瑛一首题为《关于生命》的长诗。诗很长,他把这首诗作为警句抄在笔记本上:“是呵,一个人/就应该有这样的胸怀:抱九派豪气/荡五岳雄风/唤雷电流火/洒碧血长虹……”就是这样,刘勇把这首诗带到战场上,不时翻读激励自己,像钢钉一样铆在阵地上,捍卫了祖国的尊严。战后他荣立一等功,并火线入党。这不是虚构的故事,这是活生生的真人真事。我们只听说过诗的教化作用,是熏陶、是潜移默化,如此现实的、直接的作用,还不多见。是诗人坚守多年的人格魅力和精神品格,赢得了读者的崇敬与信赖。

  李瑛有此造化,是他多年如一日孜孜以求的结果,更与他长久历练的文化品格、正确的历史观有很大关系。他不断地调整心理结构,拓展文化视野,使自己追上新时代的发展轨迹,以满足当下读者的审美要求,所以,李瑛的内心世界是年轻的,他的诗是充满活力和时代感的。

  据我多年的接触和学习,我概括李瑛心中有“四个有”:有地、有天、有人、有火。

  有地:脚踏实地地主动进攻式地投人生活,脚上有泥土,心中有地气;有天:理想高于天,向往正义和光明,向往人生的美好,从不含糊;有人:写给谁?为士兵而歌唱,为生活而抒写,为历史的正义的人群而歌唱;有火:一如既往的激情、一如既往的诗意情怀、一如既往的诗意追求。

  所有这些,使李瑛立于不败之地,立于不老之地。

  李瑛在诗歌阵地坚守了70年,70年的奋发与勤勉,为我们开掘了一条诗的河流,浩浩荡荡,深广高远,斑斓旖旎。最后,交给我们的是一把诗歌的骨头,是一团生命的火焰。

  李瑛的存在,是军旅诗歌的骄傲,是中国诗人的骄傲,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骄傲!由他树立的一座诗碑,应是永远照耀我们的星辰。

作者简介

姓名:峭 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