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虎变:辞典的准备》后记
2019年02月28日 17:20 来源:文艺报 作者: 字号
关键词:生活;写作;卷尺;词语;作家

内容摘要:这些辞条的选择性罗列,并没有策略上的考虑,它使我们看到了词语交互发明的真相。直接从词语本身开始,仿佛单打独斗辞典写作是一种慢写作。它不仅仅是对生活的概括,也是对写作本身的概括。它并不直接从生活中得到援助。它企图完全避开生活内容

关键词:生活;写作;卷尺;词语;作家

作者简介:

  这些辞条的选择性罗列,并没有策略上的考虑,它使我们看到了词语交互发明的真相。直接从词语本身开始,仿佛单打独斗,彼此加深了解才可能真正尊重对方。握笔之际与敲击键盘之时,灵感都会降临。辞典写作并非一个新概念,《周易》与《说文》是我心中两部完美的辞典。

  辞典写作是一种慢写作。它不仅仅是对生活的概括,也是对写作本身的概括。它并不直接从生活中得到援助。它企图完全避开生活内容,让生活归于一场梦。这种慢并非刻意的选择,慢仍然使写作本身变得突然,生活并没有与任何人擦肩而过。一部辞典,就像封闭而精密的钢卷尺,它可以测定我们的生活,甚至保证某种与之同步的精确,但是不要打开它,不要单独看待那些辞条,意外崩放的钢尺,一旦脱离寄身之所,再也不能收放自如、完美地表达自己了。

  作家心中都有一部辞典,不同的词语构筑不同的人生。

  从A到Z,类似于从乾到未济,一切并未结束,它才刚刚开始。循环之后,空空如也。绕梁三日不是音乐的全部,一部辞典并非无限,辞典写作的意义涉及如何评价意义本身。词语,从发声到扩散,牵扯进来很多东西很多人。词语,冲出黑暗的躯体,在光明的空气中扩散。词语,给出存在核心的证据,它必将使一个世界变得多端有序。当然,我无法清晰地指明影响我写作的人或作品。写作,必然是传统所谓“集解”或“疏不破注”,此注即人本身、物本身。此疏遂获得暂时之栖居,与语言共振。鱼龙寂寞,或疑海大,总之,个人写作的界限我已探到,我不会成为作家。这是否让人喜悦?

  不用成为作家,成为身份之驱动者,可以无憾。

  写出来、写不写,都不重要。那些词语与本体同在,太多的人类时序中,它们都拒绝出场,以免喧宾夺主。而传世作品中的词语,要么助纣为虐,要么反客为主,总之,它的运行与突破都是一次次利用与反利用,一次次无法自责的反目。从A到Z,必须有一个了断。我相信引咎回归的神话,毕竟词语的归宿由我们安排。词语,从字母到汉字,我不用取舍,我知难而退,实践着一个写作者最初的承诺,三思而后写。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