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辽阔草原有诗香
2018年12月26日 10:27 来源:文艺报 作者:斯日古楞 字号
关键词:女人;草原;诗歌;诗人;蒋雨含

内容摘要:获得第十二届索龙嘎文学奖诗歌类奖项计有5人。三位蒙古文诗歌奖的作品尤其突出,索·额尔登的《大丝路》、照·哈斯乌拉的《别力古台》、那·斯木台德的《内蒙古女儿》本届汉文诗歌奖,被两位女诗人领取。在内蒙古,活跃着一大群女诗人,尽管她们的诗歌风格不同,但质量水平都很优秀。远心和蒋雨含能获此殊荣,也是众望所归。

关键词:女人;草原;诗歌;诗人;蒋雨含

作者简介:

  获得第十二届索龙嘎文学奖诗歌类奖项计有5人。三位蒙古文诗歌奖的作品尤其突出,索·额尔登的《大丝路》、照·哈斯乌拉的《别力古台》、那·斯木台德的《内蒙古女儿》,主题宏大鲜明,既体现了对传统诗歌的传承,是史诗般英雄主义的抒写,又是在当下社会形态中的创新与发展。

  本届汉文诗歌奖,被两位女诗人领取。在内蒙古,活跃着一大群女诗人,尽管她们的诗歌风格不同,但质量水平都很优秀。远心和蒋雨含能获此殊荣,也是众望所归。

  远心的《女人和她的马》标志着她诗歌创作的新高度、新里程。她以自己特有的草原情节,巩固了自己的诗歌领地。尽管草原上的诗人们几乎无一例外地都会在作品中表现女性,表现骏马,但是,远心的“女人”与“马”,又一定是不同于他人的女人和马。

  在《乌吉斯古楞》的开篇:“没有花,女人和她的马/马和颈鬃/布在展架,我试图挂上你的名字”。直接切入点出草原女人与花的关联。没有花,难道这个乌吉斯古楞就不是花?反过来说,这又映衬了这女人一定是花,是娇是美。女人不在现场,不在也无妨,那么“我试图挂上你的名字”。立意之高,有现实感又不失神秘。诗性一下子被抓住,并提升起来,引发你的联想,“渴望亲密,从这里,闯入/闯入者被阳光照射/躲避高层大楼的阴影”。这是写诗中的女人,还是写诗外的自己,是赞扬的超脱,还是想从生活的细碎中突围。这是对诗歌精神的实践,不言自明。这不太像女性诗人的言情,有大志更有大悟。接下来,读细节上的小小灵动,“云霞浸透过伊敏河水/小鸟从袍子里飞出/瞬间,时间的切面,稍纵即逝”。请注意这小鸟的飞出,如此的玲珑,仅仅在这飞出的一下子,让该动的事物都动了起来,波澜不惊,岁月就这么沧桑着,诗魔幻了一下,心有那么一点儿纠结。因而“魂定/听见了翅膀的声音/划过浩荡苍穹”。从女人,马,进而羽化进而飞翔,是写草原女人和马,还是暗喻什么?或许就是写诗人自己——所有的生命,都渴望自由,天地之间,这才是最大的写实。抒怀到了这个份儿,就是真情告白。

  远心不愧为文学博士,诗语深邃、干练,有张力,直抵要义,不拖泥带水,在诗中多有体现。如“停顿在你永远不会转角之所/我把自己变成平面,折叠/牵一匹马,挤进两堵墙的交界/抱着第三只眼睛睡去”(《抱着第三只眼睛睡去》);如“一只脚丈量大地/另一只脚陷入回忆和怀疑,快乐重构”(《草原部落》);如“弯弓射鹰的梦中草原/劲风贴地/草杆摇颤/嘶哑苍凉的马头琴音/醉酒师傅苍茫中对话苍天”(《弯弓在弦》)。真亦假来假亦真,琴、酒、人、马交融混合在一个氛围中,让你觉得就是刚刚才从这其中走出来。你又会一惊酒醒,哦,刚才那是萨满在向我们昭示了什么吗?还有,“在冬天草原,荒凉的戈壁之海,跳上萨满的银盘”(《背光的雪山》),“你化成了冰,冰孵化了卵,卵在蓝星星之围”(《那一刻》)。看《隐约隐约》:“……我安静下来/等待,一切发生/阴山内部的水路/湮灭一切/从未有过的/隐约隐约”。远心把虚幻反转为实在,诗就有了不即不离若即若离的效果。这是对当下新诗写作的探索,却需要扎实的功底。

  蒋雨含的诗,多以爱情、亲情、乡情的方式发声,字里行间透露出成熟女性经历人生,体验生活的思考,这种思考有哲理的元素打底,又是唯美的。蒋雨含在少年时代就发表诗歌,从事媒体工作让她的诗很注重语言的朴素严谨,不大起大落,却总给你一种言之有理的爽快。她的为人也一如她的诗歌有阳光有热度有内涵。她对创作的体会也非常之磊落——对诗人最好的支持就是认真阅读他的诗。获奖作品《金黄色的疼痛》韵味悠长,带着浓郁金香飘逸。“我疯狂地迷恋着/森林的味道/清新以及微苦/让我幻见/温暖包容着夜色/渴望永久的拥抱//然而,我在每一条/通向小木屋的路上迷路/始终不能扺达//有时候,我就想/我的内心/是不敢扺达的,不敢。”对于离开故乡多年的蒋雨含而言,呼伦贝尔草原、兴安岭、扎兰屯,都是心中永远的眷恋。诗洒脱自然又深刻,绵绵细雨沁人心脾。静默中的诗人“还有什么比这更伤心/——宁愿/一点一滴的翠绿/都碎在秋日的辰光里/血液淌着金黄色的疼痛//——宁愿/相信你一直在/森林深处的灯光里/等着我。”

  这诗让你身临其境,不得不一口气读下去,稍有停顿,怕是要迷路。这诗,让你不敢放下,怕流动的时光带走沉思。这笔触真挚,饱含真情。有时都想流泪,而这种泪又是幸福的。所以把诗冠以“金黄色的疼痛”,而这种疼痛是多么值得收藏。所以蒋雨含在另一首诗《秋的更深处》承接着她不能了却的疼痛,虽然“我从秋的源头走来/初寒迅速穿透我/顿时艳如山上的叶子”,“索性,静下来/听它看它/能笑的时候笑/能哭的时候哭。”如此的平静和坦然,诗人她当然会被“白森森的往事/再一次打动”,这是一种难以割舍的爱,因此诗人必定进入一个新的境界——“一年一度/我总是在这一时刻复活”,这是一种自觉,且少了那份悲戚。读蒋雨含的诗,最好不要夹杂在诗歌理论中分析,就当是看一个人的生活日记好了,如果有音乐旋律轻轻飘过,会让你入定,让你忘我。虽然疼痛,但不会那么沉重,更不会让你沉沦。而是释怀,是回想,是留恋,是诗情画意般的美轮美奂。诗,能让你读到这些,就一定是好诗。

  内蒙古索龙嘎奖诗歌奖之所以能在每一届都推出高水平的作品,应该源于它的诗歌基础。在获奖者的下面,金字塔般集结着一大批好的作品。仅从本届54件参评作品看,在全国大型刊物发表的有12个,包括《人民日报》《诗刊》《星星》《绿风》等,在名省级刊物发表的有11个,而在自治区《草原》文学月刊发表的更是多达12个。这些诗人成为内蒙古草原新诗创作的中坚力量,且还将保持相当长时间的生命力。我们有理由期望他们走得更远。

作者简介

姓名:斯日古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