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北乔《临潭的潭》:拾物自富与孤独静思
2018年08月27日 05:30 来源:文艺报 作者:姜 超 字号
关键词:故乡;诗歌;山水;心灵;高原

内容摘要:从京城到临潭挂职的北乔,多年前就已在文学艺术领域多次跨界,凡散文、小说、评论等文学艺术形式均有建树。一年前海德格尔说:“因为孤独具有独特的力量,它不是把我们化整为零,而是促使整个生存条约变得接近万物的本性。”身在荒野的诗人才有激赏原始风景的资本,临潭独特的地理位置赋予了北乔身在荒野、心居孤独的气息。

关键词:故乡;诗歌;山水;心灵;高原

作者简介:

  从京城到临潭挂职的北乔,多年前就已在文学艺术领域多次跨界,凡散文、小说、评论等文学艺术形式均有建树。一年前,北乔突然拿起诗笔来,这次跨界决计没有“影响的焦虑”,也不曾思考“我说”与“他说”的复杂纠缠关系,在一年时间出版厚达340多页的优秀诗集。北乔的诗性篇章将自然的赏赐和馈赠收纳于心,促使那些景色走入“境界”。如他本人所说:“我深信,是高原为我提供了写诗的内在动力和外在叙述语言。高原,才是最伟大的诗人。”他描绘的临潭有别样的景色,总有意想不到的精彩令人快意与惊奇。

  海德格尔说:“因为孤独具有独特的力量,它不是把我们化整为零,而是促使整个生存条约变得接近万物的本性。”身在荒野的诗人才有激赏原始风景的资本,临潭独特的地理位置赋予了北乔身在荒野、心居孤独的气息。“高原在哪?高原在我们的身体里。所不同的是,身体不一定告诉我们高原的存在,但灵魂会不时地提醒,我在高原。”事实上,北乔难得有更多的机会亲探王安石推崇的“奇伟、瑰怪、非常之观”,不过他内心总有观其险远之殊愿。他描写的大自然不曾污染或未被破坏、处于粗粝的原初状态。诗歌中的描述对象较少小腔小调,一种西部苍茫辽阔感跃然纸上。北乔自觉选择做一个静思者,而且是自我放逐的孤独者。他躲闪着都市的慌乱,沿着雄性美的风景奔走。此种对原始野力的赞咏,具有壮丽的色彩,其暗含的崇高美,是对真生命的呼唤。

  北乔诗歌里的心灵经验累积,总是要借助于身体的感知才能贴近心灵的自由。北乔驱策内在的“意”和外在的“境”高度融合,引领诗意达到“意境深远”的要求。如《聆听青稞拔节的声音》一诗,北乔仿佛入定,让物与物融通,荡涤心灵中的尘埃,故而有诗句——“天地间不再有声音,只有心跳/在高原上翻滚/打开一本有关生命与灵魂的书”。北乔融入山水的诗性努力,对于他深入探寻自我与自然、世界的联系,这不仅能获得乐趣,同时也能收获智慧。北乔很少一个人单独远足面对山水或者在游玩的状态下走近山水,常常是集体参与下的心理活动,置身山水,但无美景之闲,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实施旅游规划或是搞某种经济作物种植,而在更深夜静或独处时,他却要竭力挣脱束缚,让心灵自由畅游山水,回到大自然的本真;从白天的工作角色中抽身而出,回到纯粹的自我。

  值得注意的是,北乔始终注重构设诗歌的画面感,并且诗作中的意象多为动态的,常追求超常规的艺术搭配。如“微风弹奏露珠”,这样的诗句俯拾即是。或如诗句“菊花目送大雁飞进宣纸/一滴墨洇开,恍惚桃花的深情/声音向寺院聚集/回到经书的字里行间”,北乔在诗歌创作中较多采用绘画之法,在生活的表象之上,对常见情感予以理智控制。他的一些诗侧重心理感受的片段展示,将内心的幽微裁剪入诗,着墨虽少,但读者想象的空间愈广阔,意味愈发隽永。靠凝视切近永恒,是将艺术当作最高的精神追求。北乔应当抓住人在景物中穿行的精神状态,进一步扩大诗歌的精神空间。要想让语言的鱼成为 “透网金鳞”,北乔还应强化语言的缜密能力,尽量追索俭省疏朗的留白余韵。

  不过,美的寻觅者肩起的,是一座座更加沉重的桥梁。“宿命里,废墟不是它的故乡/一张地图,像历史一样/尘土,是惟一的涂改者”,于北乔和故乡来说,现代化带来的恐怕不只是正面的。北乔总是在他乡中选择“还乡”。在时间表现上,借用怀旧来挽留对过去事物的美好记忆。从乡愁的主体来看,随着年龄的增长,此种原乡情结会越来越强烈。在空间上,则生成为“恋地情结”,唯故乡才是最美丽的。在北乔的时空的对比中,往昔和故乡被浪漫化、审美化,散发出温馨而诗意的光芒,而当下现实(城市)则显得面目狰狞、丑陋不堪。北乔不止是追忆过去的好时光,还以强烈的乡村共同记忆涂抹掉其他经验,此种意在对抗“现代”的“误识”体现为对传统价值观的顽韧持守。诗作《举起高原这杯酒》可见北乔的心迹——“我举起高原这杯酒/饮下炊烟的呼唤/轻轻搂着乡愁,睡出儿时模样/家乡的庄稼来到高原来到群山/浩浩荡荡”。也许,每一个具有时代良知的寻梦者的心,总是伴随面对“荒原”的叹息与倦怠者的苦吟吧。“他不愿醒来,梦里有平和的呼吸/父亲的吆喝,母亲的唠叨/有舒服的疼痛”,北乔根植于困苦劳作的诗性书写,其意既不在展示“痛苦的生活”,同样也不切近“甜蜜的生活”,而隐秘在其后的代际血亲的温馨才是核心所在。他的诗作老老实实,不兜圈子。希望北乔的未来诗作更加及物,用诗歌的道义确证历史的变迁。

  北乔诗歌没有先锋的奇巧之术,甚至有点老派。他的选择或坚守,他所推崇的精神的真实,有时比经验的真实更有意义!在大时代飞速前进的节奏中,北乔捕捉到了不易察觉的“慢”和“轻”,见证了急于发展的大时代留下的苍凉阴影。他深知单纯地对现实本身的控诉,就像汹涌的拳头击在棉花团上。一个内心有守持的人才可能安稳于现实,而不是带着敌意看待世界。不管怎样,北乔一直葆有坚贞的爱,他的创作坚持贵人伦、重亲情,在大时代中并不彷徨,坚定地举起爱的大纛和美的马灯,为心灵探询者指引着家园的方向。

作者简介

姓名:姜 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