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高在境界 深在情感 ——简论高深的诗
2018年07月06日 10:17 来源:文艺报 作者:康伟 字号
关键词:诗人;诗歌;艾青;境界;情感

内容摘要:要理解回族作家高深的诗,他关于诗的几首诗《诗歌》《一个诗人的自白》《致诗人》《艾青:苦难和爱造就的诗人》《我的诗》是绕不开的重要诗歌文本和思想文本。高深诗歌的密码在其中显露无遗。

关键词:诗人;诗歌;艾青;境界;情感

作者简介:

  要理解回族作家高深的诗,他关于诗的几首诗《诗歌》《一个诗人的自白》《致诗人》《艾青:苦难和爱造就的诗人》《我的诗》是绕不开的重要诗歌文本和思想文本。高深诗歌的密码在其中显露无遗。

  对高深来说,究竟什么是诗?在《诗歌》一诗中,高深写到:“诗歌是自由的儿子人民的儿子是精神财富/是人类的呼吸命运的呐喊民族的战鼓/她从诗人的目光里渗入诗人的灵魂深处/又从诗人的伤口溢出长成历史的插图”。这就让我们理解了高深为何虽然因诗而历经磨难、饱受创伤,但却从未停止呐喊,理解了他的诗篇为何成为“人类的呼吸、命运的呐喊、民族的战鼓”的一部分,为何成为“历史的插图”的一部分。从目光所见到灵魂所思,高深的诗既是对时代的映照,更是对时代的追问。他的一生是追求自由出发的一生,也是因为追求自由而付出沉重代价的一生,更是虽付出沉重代价依然初心不改、依然追求自由的一生。从这样的角度来看,便能发现高深诗歌的“高”与“深”。

  高深的诗,“高”在境界。高深在《牛之歌》一诗中写到:“你拖着沉重又深沉的犁铧/拖着装满希望和喜悦的大车/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脚印/将自己的足迹纳入时代的审度”。高深正是一个“将自己的足迹纳入时代的审度”中的自觉的诗人,由此决定了其诗歌的境界、高度。如他在《诗歌》一诗中所说,他的诗“不是从大人物口袋里掏出的嘱咐/也不是真主上帝老天爷赐给的祝福”,“不是美元马克卢布可以购买的珍珠/也不是黑市上倒买倒卖的白面或烟土”,“不是聪明机智才华栽培出来的花圃/也不是红墨水蓝墨水炮制的丽词艳赋”。这一系列“不是”决定了高深的“是”,他的诗是扎根大时代的一棵树,“树干上长着许多眼睛”(《一个诗人的自白》),这“许多眼睛”目光如炬,观察着时代、审视着时代、追问着时代。于是,就有了《民主》一诗中“人们渴望你落户,有了你才有丰富的布帛菽粟/少一点就可能毁掉一个民族”的对民主的呼唤;就有了《历史教人分清了……》一诗中“生活本来是昼夜分明/人们为什么混淆了敌友?/终于从一场噩梦中醒来/历史教人分清了爱恨和恩仇”的对“文革”的反思;就有了《访孙中山故居感怀》一诗中“难道是我们遇到了历史的洄游/难道命运又返回久别的故乡/难道民族又提出了严肃的课题/——是醒还是睡,是存还是亡”的对民族命运的思索;就有了《总以为》一诗中“扫雪老人在寒风里擦汗水/汗水在羊肚子毛巾上结冰/局长们正在召开第三个电话会议/扫雪老人却没赶上晚间新闻”的对官僚主义的嘲讽;就有了《缩影》一诗中“最真诚最芬芳的鲜花/灿灿烂烂地开放/最虔诚最执著的信仰/明明亮亮地闪光/装点这时代/也装点自己的晚岁”的对时代的祝福。

  高深是时代的歌手,但又并不是时代的“应声虫”。他以诗人的赤子之心,“敢向平静的湖水投一粒石子/常以坦率击破胆怯的沉闷”(《巨竹脚下的嫩笋》),虽然这“一粒石子”击起的巨浪差一点儿将他淹没。他追逐着光明,“可是阴影/也始终伴随着光/无力摆脱 无法摆脱”,所以他用自己的诗来涤荡阴影、拨亮光明。在《天坛砚》一诗中,他写下这样的诗句:“不肯做一块记满功德的石碑/碑文欺骗后人是一种犯罪”。高深在时代的洪流中,并未丧失自我的主体性和独立性,他的诗并未欺骗时代、欺骗自己,也没有欺骗后人,是一种高境界,殊为难能可贵。

  高深的诗,“深”在情感。《毛诗序》说:“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情”是诗歌的重要依据。高深的诗中有可感可触可信的深厚情感。

  一是对人的深情。“人”是诗歌的一个重要依据。高深对此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再没有第二位这样的诗人了/谁能把诗写到人的心尖上”。高深在《艾青,苦难和爱造就的诗人》一诗中,将艾青定位为“伟大的诗人”。在高深看来,艾青之所以伟大,就在于艾青不仅以诗观照人、解放人,更是“把诗写到人的心尖上”。我们不能说高深所有的诗都“写到人的心尖上”,但他对此的认识是十分深刻的,并且沿着这个大道走出了自己的路径。这条路径是通向“人”的。他笔下也有自己的“大堰河”,如“衰老了像岸边的一棵老柳树”,“像黄昏中坠落的疲倦的夕阳”,“终于伴着黄河的涛声走了”的筏子工(《筏子工的深情》);如“他觉得很自由自由得苦闷”,“生活跟他开过一次玩笑他却过于认真”的牧羊人(《一个牧羊人的爱情》);如“像忧郁的河流让老牧人掉泪”的唱花儿的女人(《唱花儿的女人》);如“每一天都是在月光一样的缄默中度过”的老羊工(《给一位老羊工》);如从“绿色的劳动”和“甘甜的劳动”中走来的葡萄女(《葡萄女》);如“在耻辱中向荒漠宣战,在鄙视中改造山河”的无名拓荒者(《未列入名册的拓荒者》)……高深不仅用诗为普通人立传,而且从他们身上汲取精神的力量,从而与人民结为命运共同体。1958年,高深因诗被划为右派,下放到一家工厂铸工车间劳动,结识了一位年迈的大炉工人,这位工人给了他终身难忘的教诲,他把这位工人视为自己的榜样,并写下《火花飞溅的思想》一诗送给这位工人。高深在诗中写到:“在人生的中途我找到了榜样/把命运和铁块一齐加进炉膛/从此我的心经受了炉火的考验/逆运中铸成了火花飞溅的思想”。这铁一样的诗句,具有撼人心魄的力量。“诗人之所以流芳百代/是他把人民看得很重”,高深在《诗人不能做外科医生》一诗中所彰显的人民情怀,是他所有的作品中都一以贯之的精神线索,也是他诗歌美学观的立论基础。

作者简介

姓名:康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