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有匪君子
2017年12月18日 06:52 来源:文艺报 作者:邵丽 字号

内容摘要:之前有感而发,以小文记录了几位“70后”女性作家。他们在文学之路上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精进,必将创造出更加盛大辉煌的文学景观。

关键词:文学;作家;君子;作品;脚跟

作者简介:

  之前有感而发,以小文记录了几位“70后”女性作家。朋友们读后,持异议者甚多,意思无外乎是,我有意忽视了那另外的半边天。抑或是,我们的作家队伍像某些体育项目那样“阴盛阳衰”。有人愿作此解,也未尝不可,但与真实却相去甚远。不过这真是要真说起来,也实属不易。如果说,一众宛若清扬的“70后”女作家撑起了文学柔性的天空,那么,同为“70后”的那批男性作家,也以他们各自的文学才华,打拼出一个硬朗的世界。如今,他们已经成为我们文学现场最为活跃的一批作家,在一定意义上,他们今后的作为,应该成为今天中国文学最可期待的未来。所以,如何书写他们,于我终归是一件盛大且庄重的事情。

  还是要从“70后”这样的代际划分说起。20年前,当这个概念被叫响之际,或许大家并没有清晰地意识,这一代作家终有一日将挑起大梁——尽管,这几乎算是必然的规律。但文学的赓续,有时又有着特殊性,于是才有“文起八代之衰”这样的断代接力。当年的始作俑者推出这个概念,我暗自猜想,他们更多的诉求也许是放在对于文学新力量的助推上,至于这股力量去往哪里,也是少有估计的。他们的着眼点,或许是在“冲击”,甚或是对既有的文学现状构成某种“建设性的破坏”。如今,经过20年的创作实践,这代被冠以“70后”之名的青年作家日益茁壮,在不知不觉中,从昔日的“破坏性”力量,成长为中国文坛的“建设性”力量。以我有限的视野来观察,这代作家就像文坛的“中产阶级”,他们从数量到质量,都为我们文坛结构的“纺锤型”做出了贡献。谁都知道,在社会学家眼里,稳定的社会结构就是两头小、中间大的纺锤型。而这代作家,不管是在被忽视里还是被重视里,都自顾自地拔地而起,不期然间已绿荫如盖,撑起了这道饱满的弧线。这也从另一个角度佐证了20年来中国文学的成功,我们在顶端有着收获了包括诺奖在内的一系列国际重要奖项的作家,中间有这些蓄势待发的作家,是不是我们也可以欣慰地说,中国在走向世界的中央,中国文学也在走向世界的中央。

  徐则臣,他被称为“70后作家的光荣”。对于作家的代际之分,他也的确有着比同代作家更为深入的思考。不同于他的许多同龄人,徐则臣并不抗拒这种“整体性的命名”,相反,他承认这样划分的合理性,勤于在“整体性”中来观察自己的位置,想象、判断和投身一个时代的文学走向。这必然赋予了他一种更为宽阔的文学眼光,使得他能够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展开自己的文学抱负。同时,他又清醒地警惕着,强调这是“我”在写,而不是一群人在写。在“我”与“一群人”之间,他做着有益的辩证,认领了“一群人”的使命,继而从中反倒坚定了自己的立场;他站稳了“我”的脚跟,然后又最大程度地努力让自己具备“一群人”的共同性,于是,这个“我”的力量,就有了“一群人”的宽广。不错,“站稳脚跟”这四个字,就是我对徐则臣最直观的感受。他的个人气质也与这四个字高度匹配,一张“站稳了脚跟”的脸膛,一副“站稳了脚跟”的身板。每每与他见面,我都会忘记这个比我小了不少的兄弟的真实年龄。他毋庸置疑的满腹才华,但持重诚恳,丝毫不见一个才华横溢者司空见惯的那种锋芒,这令他的身上少有那种“才子气”,却多了不少更为阔大的气象。他似乎从未稚嫩过,以至于你都要忘了他的年龄。他“站稳了脚跟”地坐在那里,“站稳了脚跟”地发言,无端地,就令你感到放心,感到言之有理。如今,随着文学对外交流的日益深入,徐则臣已经代表着他这代作家走向了国际。在我看来,这真是一个上佳的人选,因为,他那种“站稳了脚跟”的气质,在我的想象中,就有着一种“中国味儿”,堪可向世界展示他那古老国家年轻的现在和未来。我也相信,随着世界性的视野不断扩展,徐则臣所“光荣”着的,将不仅仅是我们的“70后”,他会在更大的格局中,思考文学时代性的命题。

  张楚,“70后”的标记也许在他的身上最为突出。但这份突出可能并不经由他的专门强调,他是整个人都活出了一个“70后”的范式。说他没有专门强调自己的代际身份,是因为在文学观念上,张楚似乎从来就未曾“专门强调”过什么,换句话说,他没有理论的冲动。这一点细究起来,令人饶有兴味。毫无疑问,他是这代作家中绕不过去的一个,但与他那些“绕不过去”的伙伴相比,张楚是一个鲜见地不做强烈文学表态的人。你看看他写的那些创作谈,抑或听听他的那些会场发言,几乎通篇都像是文学的抒情,而少有理论的果断与强悍。他对文学的介入方式,与他做人的方式浑然一体。他不思辨而乐于抒情。这种气质使得张楚的作品更具有斐然的“文气”,我是说,他更像一个天然以感性的眼光看待世界的作家,天然的就是一个“文青”式的作家。在我的这个判断中,“文青”是一种更高、更本质的作家禀赋——他们天生就是当作家的料,几乎可以不经过后天的理论宰制。他们就是《诗经》中最早吟诵出诗句的那批先民,他们的所知与所感就是本初的文学。他们是文学“青”时的歌咏者,在起点处和文学相连。这种风格使得张楚和自己生命的来路最大程度地保持着一致。你尽可将他笔下的那些人物想象成就是他生活中的人物,你尽可一望而知地将他直接划入“70后”的阵营——他的着装、体态、表情,乃至记忆,处处都是一个“70后”应是的样子。还有人说,张楚最“70后”的动作,就是酒酣耳热之后一展歌喉,必定唱那首《想和你去吹吹风》。据说,这首歌张楚在不同场合唱了无数次。这是张学友1997年的作品,那一年,张楚23岁,正是年华葱茏时。他就这么唱着唱着,把“70后”的身份唱成了自己的标记。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张楚的风格,他念旧、用情、爱人、爱生活,永远像一个热情的少年,向世界热忱地释放着他的善意,也倾诉着他的忧伤。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