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在柔和中见风骨——读崔荣德的诗
2017年10月11日 07:00 来源:文艺报 作者:石英 字号

内容摘要:苗族诗人崔荣德的生活条件是比较清寒的,但他在诗歌创作上要尽力写好。艺术上的求新求变,一定要和时代精神、生命精髓更好地结合起来。

关键词:风骨;诗歌;诗人;雪花;诗集

作者简介:

  古人说:“诗穷而后工”。为文为诗者,因为“穷”,就发自内心地想表达他的思想和感受,这样的作品,是通过心的淘滤,就比较能够达到真正的“工”。所谓“工”,是真正的质量和水平。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这句话,所谓“穷”,穷尽也,不是随意地“玩”,这是一种社会职责,应该认认真真地写,努力地做好,达到苦心孤诣而不是马马虎虎。要对得起自己笔下的文字,要在自己能力所及处做到极致。苗族诗人崔荣德的生活条件是比较清寒的,但他在诗歌创作上要尽力写好。从他的诗集《低处的树说》来看,虽不能说无可挑剔,但相对而言,他是尽心尽力了,因而也达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工”。

  诗人虽是清贫的,但我从其诗集的总体思想中找不出那种哀哀戚戚、自怨自艾,也迥乎于某些“打工诗人”总以“弱势群体”自命而疏于固化骨质,他是有志气的,如《风吹草低》中所写的,“风吹草低/大地上/全是我们的身影”。“我们”作为普通人,都是根植于大地、最具活力的生命本体。而作为“我们”中的一分子,诗人自己和每一个有志气人的自信,是不应被无视的。诗人无疑是从最广泛的意义上张扬了正气和积极的人生态度。他写了这样的诗句:“去村里走走/不必担心山路是否平坦/只要心里正直/就能走出平坦的大道”。他是一个坚持走正路的诗人。

  通读《低处的树说》,我感觉崔荣德的诗歌风格是在柔和中见风骨,既不乏阳刚的内质,但也充满美的柔情,是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产物。如《割麦姑娘》:“啊 割麦姑娘/就在你开镰的那一刹那/我也变成一片/金烂烂的麦地/你如何收割”。这样的想象和意象,至少说明了三点:一是浪漫主义色彩,二是爱的本质,三是诗境的创造。

  最近又读了他的新著《逆光行走》,我的总体感觉是,他这一时期进入了一个诗思的旺季,想得较多,写得也不少,总的来说,这是值得称贺的现象。

  崔荣德的诗歌创作仍在与时俱进,在原来质扑而有思考的基础上进一步有所发展、有所丰富,而且也更加自信,增加了一些新的东西,生活的眼界在不断开阔,诗歌的题材也有很大的开拓,表现手法不仅不呆板、不陈旧,还注入了一些现代的因素。他如今已是从山沟里冲腾而出的诗人,翅尖上飞洒出来的露珠正在润泽更大范围的土地。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