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想的、写的和没写的——关于长篇新作《第三世界》
2017年10月11日 06:56 来源:文艺报 作者:英布草心(彝族) 字号

内容摘要:这就对了,世界就这么美妙,譬如小说《第三世界》中的一件件事情、一个个人物,各自独立,又相互关联。

关键词:第三世界;新作;彝族;民族;灯草

作者简介:

  这些年,由于互联网与手机的出现,微信、微博、QQ等各种信息传播渠道增多,我们身边刚发生的事,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传播到世界各地。在这样的时代,你的所思所想会随着信息的扑面而来而起伏不定,一不小心会顺着信息的河流走,直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因此,每个人都容易在认识自我的道路上迷失自己。

  在我十六七岁时,有一次大伯到县城来买一种叫灯草绒的布料,喊我当翻译,当时我就站在卖布料的老板面前,却说不出“灯草绒”这三个汉字。大伯一脸失望,说,读了十多年的书,连“灯草绒”都不知道。可是,等我熟悉了汉语,别人问我,汉语所说的“阿咪子”“擦尔瓦”,在彝语里是什么意思,我又不知道了。一直以来,我都把“阿咪子”“擦尔瓦”当作汉语,在彝语里找不到这样的词汇。

  我说这些,其实是想说语言与语言之间、信息与信息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随时会发生一些善良的误解。比如,彝族人喜欢的三种颜色是红、黄、黑,但不是说彝族所有的色彩元素都是红黄黑,在毕摩祭祀场上,反而只有白色才可以代表神灵、先祖、人间正道等。再比如,彝族是一个诗的民族、酒的民族、火的民族、害羞的民族等,其实抓取的都是一个点,而不是整个群体的共有性。首先说“诗的民族”,放眼整个中国或全世界各个民族,又有多少个民族不是诗的民族呢?再说“酒的民族”、“火的民族”、“害羞的民族”等,其实说的是一种文化、一种礼俗,不是任何时候任何场面都饮酒作乐、火舞人间、羞羞答答的。一个民族最佳的存在状态应该是真实面对自我。写《第三世界》前,我一心想的也是一点点真实地面对自己。最近一部叫《冈仁波齐》的藏语电影在热映,也刚好回答了“真实面对自我”的价值。一个群体的真实存在是对自然和生命最原始、最质朴的尊重。在《第三世界》里,我想让一个族群部落在自己的世界里做一些稀松平常的事,也就是从归真到归真。

  想是这样想,我又写了什么呢?

  世居大小凉山的彝族各部落在历史长河里一路走来一路思考。在小说《第三世界》里,我精心设计了一个彝族土王的故事,但不是为了讲这个故事,而是想把故事之外的一些东西表达出来,比如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为了什么、做了什么等。这漫长的表达过程,实际上是一路用故事引领故事的过程,最后达到了什么目的、什么结论、什么高度等,不是我所能掌控的。当一本书已经面世,其实一切权力都交给读者了。另外,为了更好地表现这一切,我采用了魔幻现实主义的写作手法,在纪实手法无法体现的时候,就用魔幻手法去体现。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