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如何创造中华民族新史诗
2017年10月11日 06:42 来源:文艺报 作者:李云雷 字号

内容摘要:创造中华民族新史诗,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文艺工作者的期待,也是作家艺术家在精神与艺术上的内在追求。

关键词:史诗;中华民族;中国人;生活;作品

作者简介:

  创造中华民族新史诗,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文艺工作者的期待,也是作家艺术家在精神与艺术上的内在追求。所谓“中华民族新史诗”,我们可以从四个层面来理解:一是“史诗”,这里的史诗不是指特定体裁,而是指包容了巨大历史内容而又具有诗性的作品;二是“民族史诗”,是指体现了一个民族的历史、精神、美学的史诗性作品;三是“中华民族史诗”,是指凝聚了中国人共同经验、情感、记忆的民族史诗,在其中可以看到我们这个民族的特性、命运与希望,在这个意义上,从《史记》到《红楼梦》,再到鲁迅的小说,都是中华民族的“史诗”;四是“中华民族新史诗”,是指中国人在改革开放时代所创造新的历史及其在文学中的呈现,可以从整体上凝聚当代中国人的生活、情感与精神,让我们从中看到时代,看到中国,看到我们自己。

  在当代中国文学界,可以称为“中华民族新史诗”的作品较为匮乏。之所以如此,在我看来,与1980年代以来形成的两种倾向相关。一是忽视中国经验,注重“西方理论”。新时期以来不少作家模仿西方文学尤其是现代派文学,我们并不反对借鉴西方文学,但学习是为了更好地创造,为了表达中国人的经验与情感,而不是以西方的标准规范中国文学,但是在一些作品中,我们看到更多的是现代派的形式与技巧,以及抽象的对“人性”、“死亡”、“欲望”等问题的探讨,很少看到中国人的生存经验与内心世界,作品中即使写到中国人,也并不像生活中的中国人,而是按照某种理论抽象出来的符号,因而失去了生动性与鲜活性。二是消解“宏大叙事”,热衷“个人故事”。创作者越来越关注“自我”及其“日常生活”,缺乏更宽广的历史眼光与社会意识。这也有一个演变的过程,在新时期之初,作为对此前公式化概念化创作的一种反拨,强调“自我”与“日常生活”有其历史的合理性,但是如果走到另一个极端,认为只有描写“自我”或“日常生活”才是好的文学,而关注他人、关注世界、关注社会议题,便不会有好的作品,这就陷入了偏颇与谬误。所谓“宏大叙事”的消解,作为理论探讨有其脉络与价值,但实际上这一命题消解的只是特定的“宏大叙事”,也让作为主体的人更加碎片化,需要我们从理论上做出反思。现在不少创作者囿于“自我”、“小叙事”的藩篱,极大限制了个人视野的拓展与艺术才华的发挥。这一点在青年作家身上表现的尤为明显,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很少有青年作家可以驾驭宏大的题材,相对于“50后”、“60后”作家,他们的气象、格局与境界偏于狭小,这也是青年作家亟待解决的问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