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苏小和:任晓雯小说的可能性
2017年08月17日 10:43 来源:《人民文学》 作者:苏小和 字号

内容摘要:批评小说是一项危险的工作,因为太多的批评家都只在意小说的思想指向或者观念的意义,但是入了行的小说家却深深知道,小说首先是一门技术,一种手艺。

关键词:小说;苏小和;小说家;写作;内心

作者简介:

  批评小说是一项危险的工作,因为太多的批评家都只在意小说的思想指向或者观念的意义,但是入了行的小说家却深深知道,小说首先是一门技术,一种手艺。而且这样的技术与手艺,还必须具有小说家的私人性,也就是说,好的小说家首先必须在技术上标新立异,必须走出所有经典的技术窠臼,不管那些经典小说的技术如何迷人。

  所以在阅读任晓雯的中短篇小说集的时候,我首先摆出来的姿态,就是推开那些扑面而来的主题或者意义,推开人物漂浮在文字里的性格与命运,努力去发现小说家站在哪里。这听上去甚至像一个古老的哲学问题,我在哪里。但这样的问题很重要,因为每个人都是这个细节的某个局部,某个细节,每个人都以自己为出发点大量世界。如果我们首先假设这个世界是一种整全的智慧,那么小说家写出来的人和事件,以及与人和事件有关的世界,就是一个细节性的碎片。中国古典主义的美学形式,在于曲径通幽,而另外一种古典的艺术方式,则是强调一种窄门意识。由此,小说家对这个世界,对他或她看到的世界的碎片,就天然具有一种醒目的主观主义方法论征象。语言是一种主观形式,事实上小说家眼里的世界,也是一种主观形式。因此我前所未有地避开小说呈现出来的思想或者观念,不是认为这些小说里的观念不重要,事实上它们太重要了,只是我选择了回避,选择了一种技术主义和主观主义的路径,因为我相信,当任晓雯的小说出现在我面前,一切的理念都已经隐含在小说的形式里,这是一个辐射面非常开阔的理念,别人看到的是光荣,我看到的是罪恶,别人感受到的是幽暗,我却能发现爱。没有谁对,没有谁错。那么,就避开观念,去体验技术吧。因为任何意义上的技术,或许都是可以量化的,是可以分析的。

  关于任晓雯的小说,首先给我冲击的,是她年轻的作品《阳间》。说年轻,是因为她写这篇作品的时候,才二十二岁。这的确让我惊讶,小说的结构,有一种后现代的均衡感,而在想象力的维度上,却又沿袭了中国传统小说的荒诞。至于语言的节制能力,具有古典小说意味的缓慢的叙事方式,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作者的年龄,我相信读者都会认为,这是一篇有叙事经验的小说。唯一不足的,是小说里隐含的观念,某种形而上的因果报应,道德意义上的审判,一切都在作者的想象中完成。这是中国传统小说老旧的意义,无力建构一个道德理想国,因此靠人的写作的力量,靠小说家一个人的道德谴责,来营造乌托邦之乡。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