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有若无 实若虚
2017年07月21日 11:02 来源:文艺报 作者:李伟长 字号

内容摘要:黄昱宁的小说情结,是对虚构的迷恋向往,是对打乱素材重新放置的兴趣,即使在她写评论的时候,我们依然可以感觉到这一点。

关键词:聂隐娘;黄昱宁;使馆楼;呼叫转移;幸福触手可及;纽约客;海外关系;小说家

作者简介:

  黄昱宁的小说情结,是对虚构的迷恋向往,是对打乱素材重新放置的兴趣,即使在她写评论的时候,我们依然可以感觉到这一点。虚构的魅力,并不在于凌虚蹈空,而是从已有的真实素材、记忆或者道听途说中开采提炼,去虚构出一组清晰的镜头,创造出新的文本,也就完成了文学赋形。对小说家而言,叙述就是精神的造物。

  吃透原作是黄昱宁谈论电影的基本原则。关于电影《聂隐娘》,她就直言不讳,批评侯孝贤导演只顾做旧如旧,没有花时间去吃透原著,把聂隐娘拍成了抽象化的王佳芝。

  当你开始期待一个人的看法时,说明已经形成了对她的信任。信任不是一两天养成的,而是根植于她长期的从业经验和批评业绩。对评论者的信任,由一篇篇评论文章形成。对译者的信任,由一本本译作形成。有了信任,就会以她的观念来度量自己。倘若与她的观感相同,便感到英雄所见略同。若有不同,则不免疑惑自己。

  黄昱宁有多重身份。作为资深的外国文学编辑,编了为数众多的好书;作为颇具号召力的评论家,推介过不少书,刷过许多良心电影,也对不少缺心眼的电影大动肝火。此外,她还是视野开阔的翻译家,伊恩·麦克尤恩的不少作品都译自她的手,最近她翻译了扎迪·史密斯的新作《使馆楼》。还有,黄昱宁在写小说,并且发表了《呼叫转移》《幸福触手可及》等中短篇小说。苗炜有个说法,说黄昱宁是最近崛起的“微胖”小说家新星。如今写作者的身上,多数都叠合着多重身份,黄昱宁也不例外。作为一个案例,黄昱宁的成功在于处理好了多重身份彼此拉扯的压力。作家小白这样描述黄昱宁的身份变化:先做外国文学编辑,精读了很多好小说。接着做翻译,把读过的好小说用中文重写了一遍。然后写评论,把好小说的价值细细解剖、提炼出来。一个有趣的问题由此产生,当黄昱宁都储备好了,她还可以去干什么?写小说。小白打了个比方,“就像她把写小说看作当CEO,在正式担任之前,先要到各部门挂职实习”。

  就算是挂职,还未全身心踏进虚构的河流,讲故事的才华还是藏不住,不想方设法把事情讲得有头有尾,讲得有声有色,就手痒难耐,就像段子手上了饭桌,哪能做得到一声不响。在《假作真时》里,我便读到了一个迷恋虚构叙事的黄昱宁,一个叙述与评论同体的写作者。小说与随笔的界限,或言虚构与非虚构的界限,在黄昱宁的笔下变得模糊。作为赋形意义的虚构,被黄昱宁有意地置放于文本中。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