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让当代诗歌回归诗歌本源
2016年01月14日 10:56 来源:文学报 作者:丘树宏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当代诗歌怎样回到诗歌本源,包含了两方面的问题,一个是关于诗歌的主题和内容,也就是诗歌表现的对象问题。

关键词:诗歌;本源;中华传统;自由诗;体裁

作者简介:

  中国当代诗歌怎样回到诗歌本源,包含了两方面的问题,一个是关于诗歌的主题和内容,也就是诗歌表现的对象问题;第二个是诗歌的表现形式,即诗歌的体裁。说到底,也就是当代诗歌内在和外在两个方面怎样回到诗歌本源的问题。

  2013年我在《文学报》也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 《中国新诗何时走出乱象》。我个人觉得当前的诗歌界比较乱,在所有的文学体裁里,写诗的人很多,读诗的人也很多,相对于其他文学体裁来说,诗歌的活动丰富多彩,同时也比较乱。新诗百年了,我们还没有找到真正既符合中国汉语言、汉文字特点,又能够吸收西方诗歌的优点的诗歌文本。我认为,中国的当代新诗,首先要守住和弘扬自身的诗歌文本传统,包括其中的内容和形式。当然,随着时空和时代的变化,诗歌还必须学习借鉴中国之外的诗歌的优点。但就在当下,问题的主要方面,还是如何回归中华传统诗歌的本源问题。

  当然,当代新诗怎样回到诗歌本源的问题,首先要明确一个重要的前提,这就是我们首先要本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原则来思考和分析。我们并不是说,诗歌要有一种不变的主题、不变的内容、不变的体裁和格式。现在是一个开放多元的时代,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我们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方方面面都已经走向开放和多元。文学,包括诗歌,也肯定要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肯定也是开放和多元的,主题、内容、格式都应该是开放和多元。这是文学和诗歌的生命所在,如果不是这样它就没有生命。

  我们讲诗歌应该同时具备两个元素。一个首先是中华传统,中国诗歌传统的优秀的独特的元素应该保留,这才是中国的,否则就不是我们的。我是我,而不是其他国家、其他民族的,是中华民族的。而另一方面,它又不是封闭不变的,特别是现在开放时代,它要走向市场、走向全人类,这样的话,它同时也应该吸收其他国家、其他民族、其他语言的诗歌优秀的东西,包括主题和形式。

  正因为处于这种阶段,我们现在处于一种乱象状态似乎也不奇怪。我们整个社会正处于转型时期,人们的社会价值观等等各方面都相对比较乱,旧的打破了,新的还没有建立起来,我们的诗歌也同样处于这种状态。其实说到底,诗歌的问题也是社会的问题,问题的根源还是在社会。但我们不能简单将原因和责任推给社会就算了。如果没有引导、检讨和前瞻的话,任由“乱象”下去,诗歌就没有出路。今天,我们确实要思考怎样能够逐步找到一种既有中华传统诗歌的优秀元素,又吸收西方现代诗优秀元素,而成为中国现阶段以及后阶段一种崭新的诗歌文本。

  诗歌本源问题,就格式、形式来说,我们是诗的国度,是诗歌古国,我们诗歌的起源和发展早于很多国家。讲到诗歌,首先要讲到传统的《诗经》、唐诗、宋词在世界诗歌史上的地位十分高,再往下是戏剧的影响力也很大,其实中国戏剧的诗歌成分也非常浓厚。这些诗歌的优良传统我们必须继承不能变。我们是方块字,汉字对诗歌有特殊的好处,具有十分独特的优势。汉语同样如此。为什么中国的诗歌出现最早,而且比其他文学体裁发展得最充分、最辉煌?汉字和汉语言比较适合诗歌这种体裁是个重要的因素。中国古代诗歌尤其是格律诗的重要不足,是自由度不够。我们为什么有唐诗宋词那么整齐优秀的东西?那正因为汉文化、汉字结构所决定的,但它也带来了自由度的不够。到“五四”的时候我们有一种追求,追求科学、民主,追求文学的解放,在诗歌方面也打破原来的传统,开始引进和学习西方的自由诗。学习西方是对的,学自由诗的东西也是对的,是对中国古诗不足的重要补充。自由诗的优点在自由,但我们现在的缺点是太自由了。从内容到格式到各方面,天马行空,无边无际,毫无标准,毫无约束,这不行。

  其实,从一定意义上讲,自由诗要写得好,要写得比古体诗还要美,在无限自由的情况下写得隽永,别人记得住、能流传的诗歌,有时候可能比格律诗还难。诗可以分为诗和歌,诗要有韵律,需要节奏,适当的短,不要太长,不要太散,不要太自由。而诗歌则要讲究押韵、对偶等。这些是诗歌这种体裁的基本要求、基本元素,也就是我们中华传统诗歌的本原所在。西方的自由诗,其实也有这些要求的。但是,我们现在许多的诗人和诗歌,已经漠视抛弃了这些东西,“非诗化”非常的严重。

  诗歌应该是有层面的,有文人圈子的纯诗歌,这类诗歌,艺术上的要求会高一些。但同时,诗歌最重要的是要面对社会,这就有一个诗歌的大众化、通俗化问题,其中甚至还包括诗歌的口语化。然而,通俗化、口语化决不能低俗化、口水化。

  关于当代诗歌回到诗歌本源的问题,首先,我们的诗歌机构、文学机构和管理机构应该有所为,我们的报刊应该有所作为,我们的教育系统应该有所作为,我们的诗人应该有所作为,各方面都要有所担当,要对社会有导引和教化的作用。因此,我们呼吁从中国作家协会开始到省作家协会,包括负责文化和文学管理的有关机构应该好好思考文学的走向、诗歌的走向,真正起到一种导引作用。这种导引作用并不是约束,不是绳索,是健康性、引导性的东西,各级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应该有担当的责任感、使命感才行。

  随着国家的强大,中华文化目前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已与以往不同。古代中华文化曾经非常辉煌,当时在欧洲的影响非常厉害,我们要重新回到,或者说走向这个盛世时代。为什么我们长期以来文化影响力不大?最主要的是国力走向薄弱,国家地位下降,国家地位下降文化传播力、影响力都不行。我们的文化很优秀,非常好,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华文化影响力将越来越大,包括诗歌。问题是我们自己怎么样继承我们的传统,以及吸收国外诗歌的先进文明,来改革自己、完善自己、强化自己,从而回归中华传统诗歌本源,真正建立适合自己的中国当代诗歌文本。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