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中北欧文学
尼采巴赛尔时期的荷马研究
2015年09月23日 21:12 来源:《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20152期 作者:韩王韦 字号

内容摘要:文章通过分析尼采在这一时期的相关手稿和作品,认为尼采试图在古希腊竞赛氛围的基础之上,思考荷马与赫西俄德的关系。据古希腊无名氏的《荷马与赫西俄德之间的竞赛》一文中的记载,在荷马与赫西俄德之间,曾经有过一场关乎诗艺的公开竞赛。于是,尼采试图通过细致的形式分析来考察这场竞赛,并最终推断出,《荷马与赫西俄德之间的竞赛》一文,极有可能源自古希腊的诡辩学家——阿尔西达马斯(Alkidamas)的修辞学教学残篇。②无名氏:《荷马与赫西俄德之间的竞赛》(Der Agon zwischen Homer und Hesiod),吴雅凌译为《荷马与赫西俄德之间的辩论》,《康德与启蒙——纪念康德逝世二百周年》,“经典与解释”丛书,刘小枫,陈少明主编,北京:华夏出版社, 2004年,第297页。

关键词:赫西俄德;竞赛;马与;悲剧;狄奥尼索斯;希腊人;史诗;英雄;阿波罗;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尼采在巴赛尔大学时期的荷马研究,主要集中在1869年至1873年期间。文章通过分析尼采在这一时期的相关手稿和作品,认为尼采试图在古希腊竞赛氛围的基础之上,思考荷马与赫西俄德的关系。同时,尼采又试图通过重估荷马问题,通过梳理荷马世界的出现与消亡,来把握古希腊文化的发展方向。

  关 键 词:尼采/荷马/荷马问题/荷马世界

  作者简介:韩王韦,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博士研究生

 

  一、荷马与赫西俄德对立?

  在尼采1869年冬至1870年春的手稿里,有这么一句话:“赫西俄德之于荷马,就如同苏格拉底之于悲剧。”①众所周知,在《悲剧的诞生》一书中,尼采将苏格拉底视为是古希腊悲剧的终结者,是古希腊文化堕落的标志与象征。如果说,尼采在其早期手稿里,将苏格拉底与悲剧对立起来,还可以理解,但出于什么理由他会把赫西俄德与荷马对立起来呢?在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先追溯一下,那个广为流传的赫西俄德与荷马竞赛的传说。据古希腊无名氏的《荷马与赫西俄德之间的竞赛》一文中的记载,在荷马与赫西俄德之间,曾经有过一场关乎诗艺的公开竞赛。竞赛一开始,赫西俄德就向荷马发问:

  荷马,美雷斯之子,你拥有神赐予你的智慧,

  请快点告诉我,对于人类,什么是最好的?

  荷马回答:

  完全就不要出生,这是最好的;

  一旦出生,越快踏进哈得斯的冥界大门越好。②

  随后,赫西俄德吟诵了《工作与时日》里的部分诗句,而荷马则吟诵了《伊利亚特》里的部分诗句。最终,荷马凭借其高超的技艺和对宏大战争场面的掌控,征服了在场的希腊人。然而,国王却出人意料地将桂冠判给了赫西俄德,原因是,与歌颂英雄和战争的荷马相比,赫西俄德歌颂农作与和平,并试图用诗句教化民众,对城邦来说更为有益。

  无名氏的这篇古文,尼采当然是非常熟悉的。因为他在莱比锡大学求学时,就曾经校勘过这篇文章。到了1869年秋,他还曾集中思考过“荷马作为竞赛者”③这样的主题,同时,他还计划在1870年做一场关于荷马与赫西俄德竞赛的报告。④1870年,尼采针对荷马与赫西俄德的竞赛,还写了一篇考据文章:《关于荷马与赫西俄德的佛罗伦萨论文,他们的谱系与他们的竞赛》第一部分以及第二部分,1872年又为这篇论文续写了第三至第五部分。在这篇考据论文中,尼采认为,以前的文法学家们过多地纠结于荷马与赫西俄德之间的竞赛到底真实还是不真实,而对于这场竞赛的形式,却从来没有进行过深入的分析研究。于是,尼采试图通过细致的形式分析来考察这场竞赛,并最终推断出,《荷马与赫西俄德之间的竞赛》一文,极有可能源自古希腊的诡辩学家——阿尔西达马斯(Alkidamas)的修辞学教学残篇。⑤

  除了在文本的形式上对荷马与赫西俄德的竞赛进行考据以外,尼采还受到他巴赛尔大学同事——布克哈特的影响,在1872年,完成了《荷马的竞赛》一文。在这篇文章中,他试图通过竞赛来理解古希腊文化,并进而来理解荷马在古希腊文化中的意义。在文章的一开始,尼采就反驳了将人性从自然中区分出来的陈旧观点。在他的眼中,人性与自然是不可分割的,人性本来就应该是自然的。依循着自然人性的视角,尼采发现了希腊人身上一种与生俱来的“残酷的特征,一种老虎般的毁灭欲”⑥。接着,尼采开始追问,荷马那明朗而又柔和的面纱背后,掩盖了什么?究竟什么才可以称得上是古希腊文化的本源?为了解答这一问题,尼采引用赫西俄德《工作与时日》的唱词,解说道,这个世界上有两位不和女神,一位能鼓动大家相互争执,引发战争;另一位则会激励大家相互忌妒,主导竞赛。第一位不和女神是恶的,因为她时常会挑起纠纷,带领着人们走向战争,走向毁灭;而第二位不和女神却是善的,因为她时常会激发人们展开竞赛,引导他们得体而又正当地追求荣誉和财富。⑦因此,尼采认为,好忌妒的希腊人并不会认为自己的忌妒心是一种缺陷,相反,他们将之视为是遵从一位善意的不和女神的引导。基于这样的认识,尼采进一步断言,崇尚竞赛并且善于忌妒的希腊人,本着公平竞赛的精神,制定出了陶片放逐法(der Ostrakismos)。陶片放逐法是雅典政治家克里斯提尼(Cleisthenes)创立的一条法规,依据这条法规,雅典公民可以放逐任何一位威胁到城邦民主制的政治人物。不过,在尼采看来,这条法规的原初本质是对单一的杰出天才的防范。因为希腊人相信,在自然的秩序中,往往存在着多位天才,而不是一位独一无二的杰出天才。为了防范某个杰出天才的独裁,希腊人觉得,有必要制造出第二个天才来。⑧让天才们在竞赛中相互忌妒,相互激发,让智术师与智术师相遇,“让艺术家去憎恨艺术家”⑨。所以,对希腊人来说,有必要有一场荷马与赫西俄德的诗艺竞赛,无论它在历史上存在或者不存在。

  由此可见,尼采思考的重心,并不在于考订荷马与赫西俄德之间的竞赛是否真实。也不在于纠结,荷马赢得了希腊人的心,却没有赢来诗人的桂冠这样的比赛结果。相反,他思考的重心在于,为什么希腊人需要这么一场竞赛?而竞赛对于希腊文化来说,又到底意味着什么?

  理清了尼采思考的重心,就明白了,为什么尼采要把荷马与赫西俄德对立起来,并且将这组对立与苏格拉底和悲剧的对立并置于一起。因为,就像赫西俄德的出现,终结了荷马的英雄史诗传统一样;苏格拉底的横空出世,也终结了那奠基于阿波罗与狄奥尼索斯二元冲动之上的古希腊悲剧艺术。同时,赫西俄德与苏格拉底的出现,还意味着,在古希腊城邦里,道德劝诫开始成为社会的主流,而竞赛文化则开始走向衰败,走向没落。当然,赫西俄德与荷马之间的关系,比尼采早期所设想的,要更为复杂。因为赫西俄德有可能出现于荷马之前,因此也有可能代表着一种比荷马更为原始的文化。这或许是尼采后来在《悲剧的诞生》一书中,淡化荷马与赫西俄德的对立,转而强调苏格拉底与悲剧文化相对立的原因之一。

  当然,就此时的尼采而言,要想深入地理解古希腊文化,首先需要面对的难题就是,如何认识荷马以及荷马作品的意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