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中北欧文学
对卡夫卡长篇小说《城堡》的空间叙事分析
2015年09月23日 11:25 来源:《外国文学》2015年第20152期 作者:李明明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作为文学现代派的代表作家之一,卡夫卡小说中的空间构筑成为叙事的重要架构:对立的空间结构和看与被看的空间设置,显示出权力的空间图谱。对于发展小说与空间形式小说的关系,美国比较文学研究者米切尔森(David Michelson)认为,二者“代表了结构上的两个极端:空间形式极度轻视时间,教育小说(它是所有以因果关系为基础的‘传统’小说的范例)则充分重视时间”。相关文章:阿波罗与狄奥尼索斯的关系再思考张辉外国文学…2015年第08期《鸽子项链》与中世纪西班牙世俗文学宗笑飞外国文学…2015年第08期论中世纪阿拉伯苏菲文学的“私语”文体邹兰芳外国文学…2015年第08期艾丽斯·默多克与后现代叙事语境马惠琴外国文学。

关键词:小说;城堡;卡夫卡;权力;叙事;空间形式;私人;空间结构;外国文学;主人公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作为文学现代派的代表作家之一,卡夫卡小说中的空间构筑成为叙事的重要架构:对立的空间结构和看与被看的空间设置,显示出权力的空间图谱;行政空间向私人空间的渗入盘剥,导致个体生存空间只能通过否定式的乌托邦得到重构,或是在梦的空间中僭越现实。本文尝试以空间理论为背景,以卡夫卡的长篇小说《城堡》作为分析对象,探讨其中的空间叙事,以期呈现出卡夫卡文学作品中独特的空间美学。

  关 键 词:卡夫卡/《城堡》/空间/权力/看与被看/梦

  作者简介:李明明,清华大学外文系  

 

  “卡夫卡的所有作品中交织着有关建筑的想象和论述,长篇、短篇、日记、甚至书信,莫不如此。”(Neumann,Kafka-Lektüren:482)德国卡夫卡(Franz Kafka)研究专家诺伊曼(Gerhard Neumann)注意到了其文学世界中的“建筑艺术”(Baukunst):“对于卡夫卡而言,‘建筑’似乎是一种策略,用以建构无序的人生,为作为有机生命的主体在这一文化建构中寻得一席之地。”(Kafka-Lektüren:483)在卡夫卡的作品里,所谓的“建筑艺术”集中体现在对室内空间的文学叙述和可视呈现上:卧室成为命运的逆转场,办公室化身官僚机器的运转地,主人公迷失在迷宫般的走廊,或是在地下暗堡和牢笼的幽闭空间中自说自话。一窗一门一墙,都能架构出一个叙事的空间。

  几乎在卡夫卡的《城堡》(Das )发表的同期,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打破了传统物理学理解的恒定时空观,(Einstein:94-101)胡塞尔(Edmund Husserl)以“哥白尼转向的哥白尼转向”(153)所概括的关于空间的现象学,将物理学意义上的三维空间转换为建立在个体经验之上的空间性(Rumlichkeit),它不再为空间定位提供牢靠的保障,而是依赖于以身体和感知为媒介的主体经验。一种牛顿式的坚固空间概念被相对时空观念和主体经验的介入动摇了。

  这种空间理解的变化与工业化、城市化以及媒介、技术的发展紧密相关。在文学现代派兴起的初期,卡夫卡作品中的审美空间建构处于现代化进程的历史语境之中,以蒸汽机车、汽车为标志的现代交通工具带来新的时空穿越体验。新的媒介催生新的感知方式:电影和影院架设出新的感知空间,制造新的视觉刺激,以图像主导的视觉生成秩序对文字想象秩序构成挑战。与之紧密关联的是马赫(Ernst Mach)的感官心理学,他把存在理解为非恒定的感官印象的繁杂组合,“世界完全是由我们的感觉构成”。(Mach:10)如同颜色、声音一样,时间、空间在他看来也是感觉。如果说马赫从“外部”对形而上学进行颠覆,那么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对心理无意识的揭示一方面给主体性的狂妄带来了沉重打击,另一方面为文学中内视空间的发掘做出铺垫——发生在19、20世纪之交的认识和实践变革,促成了小说艺术之根本的叙事方式的诸多变化,空间叙事无疑是其中之一。

  从20世纪早期文学现代派的发端来看,卡夫卡作品中的空间性特征并非个例。面对《追忆逝水年华》和《尤利西斯》之类的冲击之作,以情节、人物、因果等时间序列为主导的传统研究模式不免捉襟见肘,理尽词穷。打破这一研究僵局的首推美国比较文学研究者弗兰克(Josef Frank),他于1945年发表的《现代小说中的空间形式》(“Spatial Form in Modern Literature”)一文为新的小说范型确立了“空间”研究转向:“现代文学热衷于将历史为主导的时间世界变形为神话构造的零度时间。这些超越时间与历史的神话……在空间形式中找到了恰当的美学表现方式。”(64)弗兰克研究了以普鲁斯特、乔伊斯和巴恩斯(Djuna Barnes)为代表的现代派作家,发现了他们小说中的空间策略,即以来回切断、共时呈现、空间并置、前后参照、碎片化为特征的空间形式,目的在于呈现由感觉、回忆、想象综合而成的意识空间的混合无序和自如收放。尤其是在普鲁斯特小说研究方面,一直以来的重点都集中在时间流上,但弗兰克发现,他其实赋予了时间以空间性的特质。为了体验时间的流逝,普鲁斯特采取的方法是将过去与现在的不同瞬间同时凝结在所谓的“纯粹时间”那一刻。按照弗兰克的理解,这种“纯粹时间”并非时间,而是“在某一时刻的感知,也就是说,空间”。(27)这表明普鲁斯特是在用空间形式的叙述方式寻找超越时间的手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