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中北欧文学
洪堡的希腊理想及其诗学的语言文化立场
2015年09月10日 14:40 来源:《浙江学刊》2014年第20146期 作者:李咏吟 字号

内容摘要:通过对希腊诗歌与散文语言的考察,洪堡看到,“语言产生自人类本性的深底”,无论在单个的词里面,还是在连贯的言语中,语言都是一种精神行为,是一种真正的精神创造活动。洪堡对希腊诗歌语言与散文语言的理解,充分显示了语言与思想、语言与自由、语言与文明之间的内在联系,确立了理解文学生命情感与思想表达的价值,最终形成基于希腊理想的语言论诗学与文明论诗学的独特构造。洪堡基于希腊语言与思想的诗学考察,显示了独特的思想力量,他不仅展示了希腊精神理想对语言与思想的精神作用过程,而且特别关注语言与思想的相互作用,诗歌语言与散文语言的思想个性。

关键词:诗歌;散文;希腊;力量;民族;心灵;文学;人类精神;语言与;表达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洪堡对希腊思想与文化有着独特的理解,他把诗教、人格修养与文明理想等问题联系在一起,强调希腊精神的现代性与诗意化,将希腊精神与人的自由生活融通为一。通过对希腊诗歌与散文语言的考察,洪堡看到,“语言产生自人类本性的深底”,无论在单个的词里面,还是在连贯的言语中,语言都是一种精神行为,是一种真正的精神创造活动。洪堡对希腊诗歌语言与散文语言的理解,充分显示了语言与思想、语言与自由、语言与文明之间的内在联系,确立了理解文学生命情感与思想表达的价值,最终形成基于希腊理想的语言论诗学与文明论诗学的独特构造。

  关 键 词:洪堡/希腊理想/诗学/文化语言

  作者简介:李咏吟(1963- ),男,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一、希腊文明想象与洪堡的古典诗学原则

  与许多德国思想家一样,洪堡对希腊文明充满了向往。据有关传记叙述,洪堡从小就开始学希腊语和拉丁语,他最喜欢读荷马史诗以及其他古希腊经典作品,例如,修昔底德与悲喜剧作品。他翻译过品达的颂诗和埃斯库罗斯的悲剧,临终前,还在背诵希腊语的六韵步诗。1802—1808年间出使罗马时,是洪堡对古典文化最有心得体会的时期。他说:“希腊人对我们来说,不仅是需要从历史的角度去认识的民族,而且是理想。”①从古希腊文明中,洪堡找到了人性完美的六个标准,即“充分的自由性”、“适度的规律性”、“生动的想象力”、“高超的思辨力”、“独特的个性”和“完整的民族性”,他对希腊人性最高的评价,则是“和谐性”。洪堡相信,古希腊人在个人、家庭和集体生活方面,享有充分的自由,在所有活动的领域都表现出非凡的才能。“希腊人,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一如诸神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没有任何现代之物,堪与古典时代相提并论”,因为现代必定缺乏古典文化的气息,“这种气息,乃独一无二的精神,它并非只属于某一作品的创造者,而是为整个民族和时代所有”。②在对希腊文明的认知与分析中,洪堡极其强调审美力的作用。他认为,审美力是人类不可或缺的力量,没有它,任何精神文化都会黯然失色;没有它,科学研究即使尚能保持敏锐的洞察力和深刻的思想,也会失去精微、优雅和有效性。③在《论古典文化研究》中,洪堡认为,“艺术家的唯一目的是美(Schonheit)”。美即对某个对象所生的愉悦之情,这种愉悦,是一般的必然的纯粹的,“与概念无关”④。

  洪堡看到,“诗作成功与否”,取决于诗人的想象力是否得到适当发挥,艺术是遵照规律创造性地运用想象力的技能,或借助想象力对自然进行描述。“诗人的任务”,既要控制想象力又要创造性地发挥想象力,“和谐是其至上原则”。自由的想象与规律的约束,如能和谐,诗歌便达到美的境界。他认为,在诗歌上,没有人能超越古希腊人的成就。现代诗人之所以伟大,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遵循了古典时代的创作精神和原则。为此,在《论人类精神》中,洪堡谈到,“创造是精神活动的本质所在,人类精神更多地体现为规律,而精神个性则更多地体现为自由”。由于自由性是创造活动的首要前提,因此,创造主要是精神个性所为。洪堡的座右铭是:“首先塑造自身,然后作用于人,塑造自身也即自我教养。”“一切教养,都发源于心灵内部”,外部活动可以诱发教养,但不可能为其提供动力。洪堡的诗学与美学思想,与他的教育思想和教育理想密切相关。这种把审美与人格,教育与审美,审美与文明,审美与政治等结合起来的论述方式,体现了洪堡对自由人格精神与健全人格精神培养的诗性追求。

  洪堡把诗教、人格修养与国家等问题联系在一起,强调希腊精神的现代性与诗意化,他把希腊精神与自由的本质融通为一。洪堡认为,“人的真正的目的,是把他的力量最充分地和最均匀地培养为整体”。为进行这种培养,“自由是首要的不可或缺的条件”。⑤这种力量和这种丰富多彩的差异,统一于独特性中,这就是力量和教育的独特性。人的整个伟大,最终以此为基础,单一的人,必须永远为之拼搏,“想对之发挥作用的人,不许忽视它”⑥。人共同生存的最高理想,是每个人都只从它自身并且为他自己而发育成长。物质的和道德的本质,会引导这些人相互贴近。⑦这就是洪堡对审美自由价值的真正认识。洪堡指出,“自由是必要的条件”,“没有自由,即使是最富有感情的事情,也不可能产生这种有益的作用”。不是人自己选择的东西,人在其中只会处于受限制和被领导的地位,这种东西,并不能内化为他的本质。他并不是真正用人性的力量,而是用机械的技巧来做这种事情。⑧国家关心公民的正面福利是有害的,因为这种关心,必然是针对情况错综复杂的大众,关心措施就要适应其中的每个人,它们只能具有明显缺陷,因而,“损害着一些个人”⑨。从国家意义上看诗学与美学,就必须给予民族的各个部分,甚至给整个民族本身以通过缔结契约建立结合关系的“自由”。民族的机构和国家的机构之间,仍旧存在着不容否认的重要差别。前者拥有间接的暴力,后者则拥有直接的暴力。在前者那里,在缔结分开和修正公民之间的结合关系时,“有更多的自由”⑩。人愈是为了自己而发挥作用,他就愈能够培养自己。在人的联合体中,“他很容易变成工具”(11)。“在自由的人当中,一切行业都取得更好的进步”,“一切艺术都开出了更美的花朵,一切科学,都拓展着更加广阔的天地”(12)。“心灵渴望着直观完美,心灵的火星在完美中闪烁,心灵在完美中,预感到在自身之外存在远为高度的完美。”这种直观变为羡慕,如果人设想自己要同那个事物的本质有某种关系,就会变为爱,“从爱产生出对变为类似事物的渴望,产生出对与之联合在一起的渴望”(13)。当感性美的理念产生并被高雅化之时,人们就把拟人化的感性的美提高到神明的宝座上,这样,就产生了宗教,人们可以把它称之为“艺术的宗教”。当人们由感性生活提高到纯粹的精神,由美提高到善和真时,整个知识和道德的完美内涵,都是祈祷的对象,“宗教就成为哲学的财产”(14)。

  洪堡指出,“自由增强人的力量”,正如它总是带来越来越强大的力量一样,也总是“带来某种自由理想”。强迫行为窒息人的力量,并且,导致一切自利的愿望以及对软弱玩弄一切阴谋诡计。强迫行为,也许阻止着某些违法行为,但是,它本身却剽窃着合法行为的美。自由,也许会引发某些违法行为,但是,“它本身却给恶习更不高尚的形象”(15)。洪堡为什么要讨论国家的作用呢?这正显示了洪堡诗学与美学的优越性。如果没有政治学的认知,他不可能真正把握美学的精神,在强调美学价值时,他确证了自由生活的重要性。因此,从政治的高度来看人生,从自由教育的角度来看待公民生活的意义,这就是诗学与美学通往自由的可能道路。正是这种清醒的政治学认知,洪堡才能对希腊文学和语言思想间的关系形成了真正的审美认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